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劝阻青少年吸烟须做更多工作

过去三年来,我国将禁止青少年买烟吸烟的年龄逐年调高,目的是不让他们轻易取得烟草制品,并养成吸烟习惯。(档案照)

字体大小:

从2021年1月1日起,购买、使用、持有烟草制品的最低法定年龄,已从20岁提高到21岁。过去三年来,我国将禁止青少年买烟吸烟的年龄逐年调高,目的是不让他们轻易取得烟草制品,并养成吸烟习惯。

未成年者如被发现使用、购买或藏有烟草制品,最高罚300元,若帮未成年者购买香烟,初犯者罚款最高2500元,重犯者罚款最高5000元;一般公众若为21岁以下者供应香烟,一旦定罪,初犯者罚款最高500元,重犯者罚款最高1000元。

而零售商卖香烟给21岁以下青少年,初犯者罚款最高5000元和暂停执照,重犯者罚款最高1万元和吊销执照。官方数据显示,自2015年至去年中,已有102家零售商的香烟执照被吊销,另有16家的执照永久撤销。

国会在2017年11月通过烟草(广告与销售控制)(修正)法案,将合法购买香烟和吸烟的最低年龄逐步提高,从2019年起从18岁上调至19岁,2020年起上调到20岁,到了2021年起再调高至21岁,以限制青少年接触香烟的渠道,防止他们很早就染上烟瘾。

鉴于吸烟对健康的危害大,许多国家其实已提高买烟的年龄。美国在通过立法后,已在2019年12月20日将买烟最低年龄从18岁提高至20岁,泰国在2017年将买烟年龄从18岁提高至20岁,日本人年满20岁才能抽烟或买烟。

多数国家如马来西亚、菲律宾、中国和澳大利亚等,都立法禁止18岁以下抽烟。菲律宾和马来西亚还尝试提高吸烟者最低年龄,但均面对大型烟草公司的游说和施压而不了了之。英国跨党派议员团体曾在2019年建议,禁止21岁以下吸烟者购买香烟,并对大型烟草公司征税,以防止青少年养成吸烟习惯,但至今仍未见到成果。

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Framework Convention on Tobacco Control,简称FCTC)在2005年2月27日正式生效后,在公约上签字的160个国家展开各种控烟活动和推行政策,十多年来,包括提高合法买烟年龄,扩大公共场所禁烟范围,禁止所有形式的烟草广告,禁止烟草公司赞助如体育赛事等公共活动,规定烟草公司在香烟盒上展示吸烟有害健康之类的警语,以及触目惊心的器官受损的真实图片。

我国从1970年开始先禁止在电影院和巴士上抽烟,1971年禁止烟草公司打广告,随后几年逐步在冷气办公室、校园、夜店、住宅区公共范围等场所禁烟,甚至在2017年8月1日起禁止零售商在柜台公开展示香烟。

政府多年来这些控烟的努力,已使我国人口中吸烟比率从1992年的18.3%,在2018年降至12%,2019年再降至10.6%,目标是在2020年将吸烟比率降低至10%以下。 

卫生部去年2月4日对国会议员的提问作出书面答复时透露,中学生、工教院生及理工院生的吸烟率,已从2011年至2013年的8%,下降至2014年至2016年的4%。

调查显示,在2017年吸烟者开始每天抽烟的平均年龄是在18岁。青少年一旦开始抽烟,很容易上瘾,长大难脱瘾,他们通常在同辈的压力和影响下,或在社交圈子学会吸烟,本地调查也显示,58%年轻吸烟者当中父母有一人是烟客,青少年从小在家庭或同学同辈中看到别人吸烟,容易染上吸烟恶习。

年轻人觉得手拿一支香烟样子很酷,对于上瘾后漫漫人生长路的健康和金钱“成本”还暂时无感。一旦无法合法购买香烟,至少能减少受诱惑或有机会开始学吸烟。政府以三年的时间逐步将吸烟的法定年龄提高,现在应该研究如何进一步减少烟民数目,包括考虑一些人所提出在公共场所应全面禁烟的建议。

现在要劝阻青少年吸烟,须要做更多的工作,或许全国禁烟计划应改变公共教育的做法,例如从医药角度解释抽烟对健康的伤害,为何越早抽烟越难脱瘾等,同时增加在青少年熟悉的社交媒体上进行宣导工作。

实施更严的烟草管制措施,逐步扩大禁烟范围,是否能更有效地劝阻年轻人不要触碰香烟,并鼓励吸烟者戒烟,还有待进一步的观察和数据的证明,但没有行动,就不会知道成果,针对青少年的控烟工作还得坚定执行下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