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美国愈合分裂伤口对世界有利

特朗普本月6日煽动暴民攻击国会。(法新社)

字体大小:

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决议案要求副总统彭斯援引宪法第25修正案,将总统特朗普赶下台,但彭斯拒绝这么做。众议院随即进入弹劾程序,迅即以232赞成票、197反对票通过弹劾案。特朗普也由此成为美国史上第一位遭众议院两次弹劾的总统。不过,弹劾案提呈参议院后,命运如何还有待观察。

彭斯决定不援引宪法第25修正案来推翻特朗普,自有他的考量。他称第25修正案是设计来应对总统不清醒或失去行动力的情况,而不能用作惩罚总统或副总统篡位的手段。彭斯没有言明的是,推翻特朗普对他没有好处,毕竟现在已近任期尾声,而他有望在2024年代表共和党参选,倘若现在“篡位”,他可能背上负面形象。四年后这会如何影响他的参选,是他必须衡量的得失。

美国国会尤其是民主党人之所以坚决再次弹劾特朗普,主要原因是他们认为他煽动暴民攻击国会,足以构成宪法所规定的重罪;这样的罪名不能不予以重罚,否则会给后世立下没有维护美国民主价值观的不良先例。当然,他们这么做的另一个目的,是要阻止特朗普在2024年再次参选总统。

共和党人对于是否应该弹劾特朗普则立场分化。一部分认同特朗普的确犯下攻击国会的罪名,但罪不至弹劾,毕竟他还有几天就卸任;另一部分则认为应按程序来,而不是急于在这几天内将他赶下台;还有一部分认为,此时需要的是团结,弹劾只会加深分裂。最后一部分则支持民主党的做法。

由此可见,弹劾案凸显了共和党的难处及内部分裂。行政、立法和司法作为美国民主体制的三大支柱,总统煽动暴民攻击国会,无疑是特朗普任内最大的一个错误。共和党人面对未来要不要与这个错误共存的抉择——弹劾特朗普,可以将他和特朗普主义逐出共和党;倘若未能与他划清界线,则未来他将继续主导共和党走向,毕竟他在党内拥有相当的支持力量,所以不能排除共和党走向分裂的可能性。

共和党须思考未来的方向是进一步右倾,还是回归中间偏右的传统立场。若走向更右倾,对美国和世界的未来都不是好事。极右的共和党将进一步激发民主党内的极左,加深社会的分裂;同时也会更支持保护主义和反全球化的路线,不利于全球经贸。美国政治要如何恢复中道,是美国政治领袖和有识之士应该思考的问题。

二度弹劾特朗普,也存在究竟是维护美国民主体制的完整性,还是制造更大社会分裂的问题。特朗普的基本盘还是相当稳固。据《经济学人》和“舆观”的民调结果,在暴力冲击国会事件后,在特朗普的忠实支持者当中,对他的支持率仅从事件之前的93%下降到之后的83%。在暴力事件刚发生时,有45%的共和党人认为这么做是合理的,尽管这个比率如今已降至16.7%。短期而言,这对拜登新政府抚平美国社会撕裂构成很大的挑战;长期而言,2024年撑起特朗普主义大旗参选的任何候选人,仍有很大的赢面。

美国面对的另一个问题是,作为世界最重要、几十年来不遗余力向国际社会推广民主价值观的民主国家,在这次事件后,它如何向世界彰显自己对民主体制的维护,将影响它作为民主价值观旗手的道德制高点。这关乎美国的国家形象和未来的国际领导力。美国政治领袖也许应该抛开个人和政党利益,回到根本思考是什么因素让特朗普在2016年上台,否则美国的政治发展将继续钻牛角尖。

一个分裂的美国,意味着它必须花更多资源搞好内政,它对世界的承诺将会弱化,这对国际社会没有好处,尤其当前全球仍没有另一个大国能填补美国的位子。美国须赶紧愈合分裂的伤口,让社会和解,这对全世界都有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