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美国重返《巴黎协定》之路料不平坦

美国总统拜登宣誓就职后数小时就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签署一系列行政令,以扭转前任特朗普的多项争议性政策,为兑现对选民的竞选承诺迈出第一步。(路透社)
美国总统拜登宣誓就职后数小时就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签署一系列行政令,以扭转前任特朗普的多项争议性政策,为兑现对选民的竞选承诺迈出第一步。(路透社)

字体大小:

美国总统拜登上周三宣誓就职后一口气签署15项行政命令、一项备忘录及一项指令,包括让美国重新加入《巴黎协定》和世界卫生组织、暂停建造美墨围墙,解除针对13个回教和非洲国家的旅行禁令等。

要推翻特朗普过去四年在抗疫、气候、移民和其他方面的政策,78岁高龄的拜登需要几个月甚至更长时间,让国际社会重建对美国的信心,他主要挑战其实是领导美国战胜疫情,挽救经济及把分裂的美国人团结起来。 

应对气候暖化也是拜登的施政重点之一,拜登之前已宣布未来十年投入1.7万亿美元推动绿色新政,承诺通过限制化石燃料的使用和大规模投资清洁能源,使美国在2050年之前达到净零排放,以配合全球大规模减排行动。

2015年由超过200个国家缔结旨在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巴黎协定》,承诺在2030年之前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量,并将全球暖化的幅度较工业化前水平控制在少于2摄氏度的水平。

特朗普未从政前曾于2012年在推特上说,全球变暖是中国人制造的骗局,他当选后,虽然曾改口称气候变化非“骗局”,却停止奥巴马的清洁能源计划,废除多项环境保护法规,以便最大限度地开发化石燃料,引起外界对美国气候变化政策转向的担忧。特朗普更在2017年决定让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去年11月4日美国正式退出,是迄今唯一退出的缔约方。

美国是全球第二大碳排放国,仅次于中国,拜登政府在美国重新加入《巴黎协定》后一个重要任务,是制定在2030年要达成的减排目标,并出台更强有力的全国气候行动计划。

不过,已有共和党参议员要求拜登提呈重新加入《巴黎协定》的计划,让参议院先行“评估和考虑”,尽管重返巴黎气候协定无须参议院批准,但凸显共和与民主两党在气候变化政策上的巨大分歧,拜登必须争取跨党派支持绿色新政,还要确保气候政策不会在他卸任后轻易被推翻。

拜登去年竞选时提出创设一个新政府部门“低碳高级研究计划局”(ARPA-C),整合行政、司法等多部门力量推进能源政策,对能源创新提供资金支持。但共和党参议员担心拜登政府为美国设定不切实际的目标,认为重新加入《巴黎协定》将导致能源成本上升,这也是拜登政策议程可能遭到抵制原因之一。

此外,由于美国国内的政治分歧、化石燃料企业的反对以及国际伙伴对美国政策转变的担心,重返巴黎气候协定之路并不平坦。民主党一向主张推动应对气候变化政策,支持清洁能源推动的经济增长,但拜登能否克服国内政治动荡值得关注。

气候变化已在全球范围内造成规模空前的威胁及破坏,受气候变化影响,全球极端气候灾害频发,美国去年面对多场气候灾害,是数量最多的一年。由于炎热干燥天气,加利福尼亚州变成气候灾害的原爆点,加州去年发生历史上最严重的林火,烧毁面积庞大的树林,并对数百万美国人的生活造成威胁。

欧洲委员会于2020年9月提议欧盟2030年温室气体减排目标,要比1990年减少至少55%,此前的减排目标是40%,并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欧盟将在今年6月前制定详细立法提案的进程。欧盟这个勃勃雄心的绿色政策,必须获得美国的参与和支持,才可应对时代的挑战,并以此成为美欧修复双边关系的契机。

根据相关规定,重新加入《巴黎协定》至少需要30天,这意味美国最快将在2月19日再次成为该协定的缔约国。

拜登之前多次表示美国应该在对抗全球气候变化过程中担任领导者,但要完全逆转特朗普政府应对气候危机的方式并不容易,拜登希望清洁能源能在主要能源种类上占据主导优势,以实现“新能源独立”,但美国能源政策的转变,将对美国内政外交、对华政策及与中东产油国的关系产生深远影响。

拜登即将公布应对气候变化的计划,预计包括要求中国采取严格的减排计划,继续执行贸易协定的能源采购条款。未来华盛顿以何种方式参与相关国际气候合作,是否能为美国应对气候变化掀开新的一页,有待进一步观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