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缅甸民主化开倒车

缅甸人民上街高举示威手势,抗议缅甸军方拘禁翁山淑枝等人。(法新社)

字体大小:

缅甸军方在2月1日宣布接管政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一年。缅甸总统温敏,国务资政翁山淑枝及执政党全国民主联盟多名领袖被扣押。国家权力转移到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手中,代表军人的原副总统敏瑞则任临时总统。

跟十多年前军人统治时期不同的是,今天缅甸人民的精神面貌大不相同,公民组织也更加活跃和大胆,这是过去几年的民主化进程所带来的改变。在如此社会背景下,不管是假宪法之名,还是以去年11月民主选举严重舞弊为借口,军人政变很难获得缅甸人民的支持,很可能引发更多的社会动荡。

我国外交部的即刻反应谨慎,希望“各方力行克制,保持对话,以达致积极与和平的结果。”新加坡多年来一直是缅甸的最大投资国,我国相信通过投资和经济发展可促进缅甸的改变。

国际社会普遍力促缅甸军方释放民盟领袖和其他高官,美国的第一反应是警告会施行经济制裁和减少对缅甸的援助,但人道援助和对罗兴亚族群的援助会继续。这对缅甸军人政权暂时没有重大影响,但美缅双边贸易受冲击不可避免。

缅甸目前疫情严峻,若加上西方国家的集体经济制裁,最终受害最大的也将是缅甸人民。

跟西方的严厉谴责相比,中国态度相对平和,评论时留有余地,它呼吁缅甸各方“在宪法和法律下妥善处理分歧”。中国在缅甸有几个“一带一路”倡议下的合作项目,外长王毅还在去年大选之后访缅,重启包括若开邦区内的皎漂港经济特区和仰光新城等项目。

缅甸局势恶化下去,难免成为美中博弈的角力场,历史的经验显示,美国和西方的制裁只会迫使缅甸向中国靠拢取暖。

在亚细安成员国当中,菲律宾、柬埔寨和泰国认为缅甸军人政变是它的“内部事务”,不会置评或干预。

因此,亚细安要尽快达致共同立场,并不容易,这是这个区域组织的“协商和一致”决策原则使然,缅甸军人领袖也许事先已预想得到。

但亚细安若是坐视局势的发展,无法给国际社会和缅甸军人政府发出明确积极信息,信誉难免受损。

缅甸在1997年7月成为亚细安一员之前,曾经在这个区域组织里当了两年的观察国。亚细安坚决不跟随西方的音乐起舞,而对缅甸的军人政权进行“积极的接触”。2008年,军人政府修改宪法,确保军人和文官分享政权,2011年,缅甸当年的军人领袖丹瑞把权力移交给由退休将领组成的半文官政府。所以,亚细安对缅甸民主化进程多少起了诱导作用。

2015年缅甸大选,翁山淑枝领导的民盟大胜上台执政,是缅甸民主化进程的一大发展,但2015年修改的宪法,允许军方在国家发生可能导致联邦解体、民族团结遭到破坏的紧急情况下接管政权,这为今天的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夺权提供“法律依据”。

在缅甸军人政府看来,紧急情况下接管政权并不算是政变,无论如何,军人领袖的夺权,顿使民主化开倒车,改变不了国际对任何形式政变的反对立场。

缅甸接下来的政治形势不容乐观,缅甸的军人统治历史长达半个世纪,对一切的掌控根深蒂固。在为期一年的紧急状态下,军人政府可以进行更多的布局,削弱民主派实力。但人民特别是年轻的一代,要当家做主的意念强烈,两股力量的对撞难以避免,加上大国力量的干扰,缅甸要恢复平静并不容易。

亚细安现在面对的直接挑战是,防止它与缅甸的理念分歧扩大,因此,其他九个成员国若缺乏共识,也许只能靠几个国家的外交力量协助缓解缅甸目前的局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