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泰国政治动荡难平静

示威者重申要巴育下台、修改宪法及改革王室这三大诉求,但巴育政府将竭尽所能阻扰任何关于改革君主立宪制的辩论。(法新社)

字体大小:

泰国国会2月16日开始就反对派对首相巴育和九名内阁成员提出的不信任动议展开辩论,由于巴育政府在国会拥有足够议席,经过四天辩论后,上周六在第二次不信任动议表决中,国会以272票反对对206票支持,以及三票弃权下,巴育政府和一年前一样安然过关。

示威领袖阿达邦说:“失望,但意料之中。”反对派再次提出不信任动议,理由是巴育政府处理国家经济不当、未妥善供应冠病疫苗、侵害人权和贪腐。在不信任动议表决后,示威者聚集在国会外以和平方式抗议,并誓言不会放弃街头抗争的运动。

巴育在2014年带领军方发动政变,推翻前首相达信胞妹、时任首相英叻领导的民选政府,开始独掌大权,军方过后修改宪法,完全掌控上议院全数250席,确保非亲军方政党在下议院取得较少议席,以制衡民选的下议院。

去年下半年,泰国首都曼谷出现持续数月的示威,要求政治改革。本月中,在沉静两个月后,曼谷街头再次出现反政府示威活动,大批示威者聚集在民主纪念碑,敲打锅盆呼吁改革宪法,要政府废除冒犯君主条款。过去三个月,泰国有近60名活跃份子在冒犯君主罪名下遭起诉。

巴育2019年6月担任首相再度执政后,至今第二次面对不信任动议。去年反对派提交的不信任提案进行辩论,经过四天辩论后,在2月28日投票后,巴育和五名内阁部长以272信任、49不信任的压倒性优势轻松过关。

当时的不信任提案辩论集中几个重点,包括贪污指控、萎靡不振的经济、2019冠状病毒疾病的应对措施等。泰国民众随后在多处暴发的示威抗议活动,并没有演变成大规模反政府行动,但泰国宪法法院下令解散由塔纳通领导的第三大政党未来前进党后,壮大了执政联盟的声势。

尽管泰国的疫情情况相对轻微,但为控制病毒蔓延而实施的局部封锁措施严重打击了经济,泰国高度依赖旅游业,去年只迎来670万人次的国际游客,远低于2019年的近4000万名,当地的服务、娱乐、零售、饮食和酒店接待等领域全线溃败。

过去一年来,政治动荡和冠病疫情等因素严重压制泰国经济增长,泰国官方刚宣布,去年经济萎缩了6.1%,是20多年来的最糟糕表现,今年泰国经济预计将取得2.5%至3.5%的增长,显著低于此前预测的3.5%至4.5%增长率。

泰国政府已多次出台刺激国内消费的援助配套,帮助饱受疫情冲击而陷入困境的企业和国民,如果巴育政府仍无法提振经济,政治控制权将面对更大的挑战。此次不信任动议辩论前,几周来抗争者回到街头,经济问题是促使他们走上街头的主因。

示威者也重申要巴育下台、修改宪法及改革王室这三大诉求,但巴育政府将竭尽所能阻扰任何关于改革君主立宪制的辩论。

示威者对巴育更严重的指责是,他利用泰王来阻挡各方对政府的批评,泰王哇集拉隆功已成为反政府运动的焦点之一。而支持王室和巴育政府的政党及组织,近来也号召民众上街游行,呼吁拥护泰王、支持政府及反对外国势力介入,这进一步加深泰国社会的分化情况。

尽管巴育去年10月15日曾解除紧急法令,主动向示威者示好,但由于他坚持不下台,一再动用“冒犯君主罪”作为对付抗争运动领袖的手段,这将不断激化示威者的愤怒。

在当前泰国的政治格局下,巴育政府不会对示威者的诉求作任何退让,因此泰国很难达成任何实质政治改革。去年8月泰国各地暴发的示威集会,主力是学生和年轻人,许多将是2023年大选的首投族,占了4500万合格选民中的四分之一,他们成了未来大选胜负的关键选票。

对再次挺过不信任动议的巴育而言,另一场政治角力已经开始,巴育是否能像2019年3月的大选,再次在“量身定制”的宪法下,取得对他非常有利的大选结果,组织稳定的联合政府,将决定泰国政局未来的走向。而年轻一代的政治热情和抗争意识已经点燃,除非巴育政府在抗疫与振兴经济上拿出成绩,否则泰国更难实现稳定局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