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接班大计应恢复平稳进行

王瑞杰决定让位的原因难免引起诸多臆说,但可以肯定的是冠病疫情起到关键性的作用。(海峡时报档案照片)
王瑞杰决定让位的原因难免引起诸多臆说,但可以肯定的是冠病疫情起到关键性的作用。(海峡时报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副总理兼经济政策统筹部长及财政部长王瑞杰决定让位,不再做第四代领导团队的领军人物,消息来得突然,正如团队所发表的声明所说,“事态的意外转变让我们的接班计划遭遇挫折”。

毫无疑问,新加坡人必然非常关注这一重大的变动,以及接下来事态会如何发展,毕竟这关系到政治接班的重要部署,和新加坡未来的发展。国人可以放心的是,李显龙总理将会继续肩负治国重任,直至团队推选出新的领军人选为止。

接下来,王瑞杰会继续担任副总理兼经济政策统筹部长,预计两周后宣布的新内阁将出现新的财政部长,则是早已商定的安排,虽然谁出任这个职位值得关注,但总体内阁成员不变,只是职务有所调动,因此不会影响大局。

王瑞杰决定让位的原因难免引起诸多臆说,但可以肯定的是冠病疫情起到关键性的作用。疫情是在他被推举为同侪之首及受委为副总理约半年后突然来袭;更出乎预料的是疫情的严重性,世界经济几乎因此陷入停顿,疫情持续至今一年有余仍看不到尽头。这一事态的曲折发展完全打乱了原有的接班计划。

在此之前,李总理曾多次表示打算在70岁前交棒,按照这个时间表,明年就是交接的关键时刻,但冠病打乱了他的计划。因此,他在去年大选后的记者会上就已强调,何时交棒取决于冠病危机的形势。

由于疫情影响委实非常深重,一些政治元老也随即相继发声,认为危机当头,交接不宜匆促。去年11月,前副总理贾古玛教授在其新书中就指出,冠病疫情带来的冲击尚未缓解,我国不应该临阵换帅,第四代领导班子接棒的时间表或许应推迟。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随后也在面簿中,以“渡河途中不可换马”的典故,提出类似看法。换言之,面对新的形势,有必要重新检视原来的计划。

这种种迹象显示,延迟接班已几成定局,也是渡过险情,稳定信心的必要。按照王瑞杰自己的推算,今年他已60岁,待疫情危机结束时,可能已接近65岁,要在这个年龄接下总理重任,跑道就太短了。这话是有道理的。所谓跑道太短,指的是他不可能有足够长的任期为新加坡作长远的谋划。与其如此,不如及时抽身,让位给一个更年富力强的同侪出任这个要职。

不过,这个决定也不可避免的使交接计划的前进步伐戛然而止,因此,团队尽快调整步伐,重新出发也显得格外重要。按道理说,历经一年出的疫情洗礼,第四代团队的能力既经受考验,成员之间也给人合作无间的印象,是一支有凝聚力的团队,因此,要另选群龙之首,应该不会太难。

当然,这须有另一个凝聚共识的过程,而这个过程会持续多久,目前看来尚难确说。作为王瑞杰副手的贸工部长陈振声表示,第四代团队应重新全盘审视交接问题,再适时集体决定下个领导人选。这或许是在暗示,副手不一定顺理成章成为下个领军。虽然说下个领军人选就在团队之中,但只要群龙无首的状态没有结束,就难免会给人一些不确定感。所以,这个过程既不宜仓促,但也不可过多的拖延。

我国仍未走出疫情阴影,继续有效抗疫是当下急务,但如何因应疫情后势必大变的世局,以及带领新加坡迈入另一个建国阶段,是更加严峻的挑战。要应付挑战,确保国家长治久安,我国确实须要有一支能力特强的年轻治国团队,而这支团队肯定也需要一个领袖群伦的队长。这一切都有赖接班大计的顺利完成,这也应是国人的共同期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