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美从阿富汗撤军留下真空待填

美国情报人员认为,美国结束越战后越南迅速赤化的历史将在阿富汗重演——塔利班将重夺政权。(法新社)
美国情报人员认为,美国结束越战后越南迅速赤化的历史将在阿富汗重演——塔利班将重夺政权。(法新社)

字体大小:

2021年4月16日

美国总统拜登4月14日宣布,将在9月11日的九一一事件20周年之前,将美军全部撤出阿富汗,以结束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战争。紧接着北约宣布,从5月1日起的“几个月内”从阿富汗撤出全部约1万人的部队。这意味着阿富汗将更不稳定,同时出现地缘政治真空,吸引区域大国染指。

美国在2001年的九一一事件后对阿富汗发动战争,推翻了塔利班政权,扶持亲西方的政府,但阿富汗一直未能恢复和平与稳定,塔利班对政府军和驻阿联军的袭击没有停止过。奥巴马在竞选总统时承诺从阿富汗和伊拉克撤军,尽管在2011年剿杀奥萨马,但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崛起迫使奥巴马延后撤军计划。特朗普政府也说要从中东撤军,去年2月与塔利班签署停火协议,承诺在今年5月前完成撤军。塔利班则承诺不允许其成员以及包括卡伊达组织在内的其他成员,利用阿富汗国土威胁美国及其盟友的安全。

在特朗普结束任期之前,美国在阿富汗的驻军只剩约2500人,如今拜登敲定撤军最后期限,将让美国从反恐战争的泥淖中脱身。现今美国所面对的挑战,已与20年前大不相同。今天,它必须克服内部的经济萎靡不振、社会裂痕不断扩大和冠病疫情反复,以及应对外部的中国崛起。事实上,从奥巴马以来的美国三任总统都认为,与其继续将资源投入中东,不如精准地投放到国内和遏制外部对手。

拜登就任总统以来,已明确他任期的重中之重,包括已经公布数以万亿美元计的经济振兴计划和基础设施重建计划;其中,为支持基建,美国还须增税。对民主党人来说,发起战争从来就不是刺激经济的首选工具,所以拜登政府的财政预算必然要调整战争支出,以支持经济刺激和基建。美国还想联合盟友推出足以同“一带一路”竞争的西方版国际基建计划,这些都需要资源。过去20年,美国在阿富汗战争和支持阿富汗政府方面,投入超过2万亿美元,足以支付拜登的基建计划。从某个角度来说,美国在中东反恐战争的泥足深陷,忽略了国内的社会需要,也给了中国崛起和扩大势力范围的机遇。如今决定结束阿富汗战争,只是重新定向的努力之一。

北约和美国撤军后,阿富汗政府很可能不是塔利班的对手。美国情报人员认为,美国结束越战后越南迅速赤化的历史将在阿富汗重演——塔利班将重夺政权。阿富汗总统加尼在2019年大选的胜出充满争议(投票率仅18.7%,加尼仅以50.6%得票率胜出),民意基础极其脆弱。加尼不愿向塔利班妥协,塔利班不愿对政府军停火,也不愿参与任何国际谈判和接受选举方案,只待美军撤走便夺权。

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后,从伊拉克撤军也指日可待,中东因此将留下极大的战略真空,给区域大国开展战略竞争的机遇。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早前曾致信阿富汗政府,建议联合国组织俄罗斯、中国、巴基斯坦、伊朗、印度等国推进阿富汗和平进程。然而,由于美国与伊朗敌对,视中国为地缘政治竞争对手,因此美国不可能完全放弃这个传统地缘政治势力范围,仍会联手其他国家,保持对伊朗和中国在阿富汗乃至中东的战略利益的压制。

迫使美国从阿富汗撤军,重建其保守伊斯兰政体,是塔利班20年来“圣战”的最重要目标;如今拜登的宣布,虽然比特朗普承诺的日期稍有推迟,对塔利班来说是最终的胜利。然而,这是不是阿富汗及其人民的胜利,是一个很大的问号。阿富汗地处东方和西方的交汇点,占据重要的地缘战略位置,自古以来是大国博弈场,一直被各方势力和内战所支配。塔利班一度实行极度保守的神权统治,如今卷土重来,所有与西方和“喀布尔政权”有关联者和势力相信都会被清算,整个社会将再次倒退,而且始终摆脱不了大国博弈对它的拉扯。阿富汗国运始终多舛,民族和个体的自决亦遥遥无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