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航空泡泡谨慎跨出第一步

双边的航空泡泡协定是在疫情肆虐下的权宜之计,也不无风险。(法新社)
双边的航空泡泡协定是在疫情肆虐下的权宜之计,也不无风险。(法新社)

字体大小:

2021年4月28日

新加坡与香港的航空泡泡计划,原订在去年11月22日启动,以让两地的旅客到达目的地后无须进行隔离。然而,由于当时香港的疫情恶化,航空泡泡计划化为泡影。随着两地的疫情受到控制,新加坡与香港特区政府前天同步宣布,航空泡泡计划将在5月26日重启。不过,航空泡泡计划是否能顺利开启,仍然要看接下来一个月两地的疫情情况。

从两地政府达致的协议内容来看,虽然大家都有尽早开放边境的强烈意愿,但是双方都如履薄冰,慎防病毒的输入与传播。实际上,重启航空泡泡的安排增添了多项更严谨的公共卫生条件。一旦任何一方的疫情出现反弹,航空泡泡计划更容易喊停,也更难恢复。

在原有的航空泡泡计划下,旅客在起飞前必须连续14天没有到过其他国家或地区。但由于新变种病毒蔓延以及部分病毒感染者的潜伏期可能超过14天,因此新的协议规定,这14天不包括旅客因早前外游而须在新港两地进行强制检疫的隔离期。

另一方面,在暂停或重启机制方面,新增的要求是,两地在航空泡泡喊停后两周内的无关联社区病例,必须连续三天不能超过三起以及最后一天的七天平均无关联社区病例不超过五起,才能恢复航空泡泡计划。

旷日持久的冠病疫情重创全球经济,而航空与旅游业近乎停摆。尽管有了疫苗的问世与接种,但是全球多国实施严厉的检疫以及隔离要求,抑制了人们飞行的意愿,也拖缓了航空业的复苏。新加坡与香港都是外向型的经济,也是航空枢纽与金融中心,因此全球的人流限制措施对这两个地方的冲击尤为严重。

尽管病毒还在肆虐全球,但我们不能长期关闭边境,坐以待毙。我们的航空公司以及旅游相关行业也不能长期烧钱,等待疫情过去。不过,在疫情变幻无常的情况下,贸贸然地开放边境将导致疫情的反扑。

航空泡泡计划便是在这两难的处境中,试图寻找平衡点。但疫情的变化难以捉摸,因此航空泡泡计划将在跌跌撞撞的情况下推行。上星期一,澳大利亚与新西兰在一片欢腾声中启动航空泡泡,但五天后西澳出现确诊病例而实行封锁措施后,新西兰紧急喊停与西澳的航空泡泡计划。

冠病疫情目前仍然存在许多未知的因素,而疫苗供不应求以及分配不均,导致全球疫情此起彼伏。此外,疫苗的有效期以及疫苗接种者是否会传染病毒给他人,目前尚未有定论。另一方面,疫苗对多个变种病毒的抵御能力,也是众说纷纭。因此,尽管航空泡泡设计了多层的保护网,但是我们还是有必要保持警惕,以防止病毒的交叉感染。

航空泡泡计划是否能加强人们对飞行以及旅游的信心,有赖于病毒防范措施的各个环节的配合。旅客必须如实申报健康记录、关卡必须严格把关、航空公司必须确保机内的消毒与安全措施到位。任何环节的人为疏忽,都可能导致病毒感染群的出现,从而使航空泡泡计划搁浅。

其次,航空泡泡的协议,必须建基于两地病毒传播的风险评估以及公共卫生措施的有效性。在开放边境方面,疫情的科学评估必须摆在第一位。虽然有不少国家或地区在经济的压力下,单方面冒险开放边境,并期望他国做出相应的回应,但航空泡泡一旦政治化,将会使疫情失控。

双边的航空泡泡协定是在疫情肆虐下的权宜之计,也不无风险。我们希望疫情尽早过去,使航空泡泡失去存在的依据。然而,从全球疫情的发展来看,我们恐怕还须要与病毒共存一段时间。

在这期间,双边或多边的航空泡泡计划,可让我们在严格管控病毒传播的情况下,开放边境以促进人员的往来以及经济的发展。但由于疫情难以捉摸,我们必须步步为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