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全球抗疫第一切忌自满松懈

自3月中旬以来,印度每日新增冠病病例30多万,并出现了几种新的变种病毒,对全球构成了严重威胁。(法新社)
自3月中旬以来,印度每日新增冠病病例30多万,并出现了几种新的变种病毒,对全球构成了严重威胁。(法新社)

字体大小:

彭博社刚发表本月全球冠病抗疫排行榜,新加坡名列榜首,超越新西兰、澳大利亚和台湾等国家和地区,这一项国际荣誉对新加坡的抗疫成就是一项高度肯定,对国人是极大鼓舞。

抗疫年多以来,我国疫情从惊涛骇浪到今天大体稳定,一路走来殊不容易,社会和经济也开始进入疫后恢复的常态。金融管理局昨天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第一季国内生产总值已经几乎恢复到冠病疫情前的水平,环比增长2%,近期经济展望也因为外部需求增强而加强。

我国已开始迎来更多国际大会,并与更多国家商讨“航空泡泡”的安排。越来越多欧洲国家对我国单方面开放边境,最新的例子是丹麦和希腊。

国际旅游的逐渐有限度开放,可能让更多新加坡人“蠢蠢欲动”,想要飞出国门玩一把。

表面上,我国疫情已受到很好的控制,但国际形势却是危机四伏。个人方面,若非为了商务或是探亲,实在不必急着出国玩乐购物。

其中印度的疫情尤其令人震惊。自3月中旬以来,犹如疾风骤雨,每日新增病例30多万并屡创新高,更可怕的是,印度出现了几种新的变种病毒,对全球构成了严重威胁。

世界各国纷纷对印度关闭边境,不少印度国民为避开我国的入境限制,而在网上寻求协助取道第三方国家如马尔代夫、尼泊尔或斯里兰卡入境我国。虽然,我们要防堵的是处于高风险级别的印度“国境”,不是“国籍”,但消息仍引起不少国人的警惕。

在印度疫情不断加剧之际,我国每天的输入病例有不少源自印度和一些南亚国家,这本已引起国人的忧虑,不少人对政府没有采取果断态度及时阻断感到不解与不满。

今年初,印度还积极推行“疫苗外交”,向一些疫情紧张的国家输出印度研发生产的疫苗。印度是个13亿人口大国,当其国内还未大规模展开全民接种疫苗的时候,却“行有余力”向外输出疫苗,显示它对控制疫情具高度自信。

印度卫生部长哈什瓦尔丹在3月初甚至宣布,印度疫情已进入“最后收官之战”,并称赞印度总理莫迪为“国际合作的模范”。

印度当局的乐观情绪是基于印度每日确诊病例从去年9月的每日9万3000例高峰跌至2月中的1万1000例。印度近日新一波疫情灾难性暴发,导因包括各地大型宗教庆典如恒河百万人集体沐浴仪式,以及政党竞选活动(包括总理莫迪的群众大会)的举行,但深究原因都是盲目的自满和轻忽心理所致。

印度没有吸取美国和欧洲国家抗疫时紧时松,疫情稍有放缓便迫不及待地放松管制,而引发反弹的教训。

另一个例子是菲律宾,它的疫情近日迅速反弹,累计病例从1月中的50万起到100万起以上,历时不到100天的时间。死亡病例仅次于印度尼西亚,为东南亚第二高。

“全球抗疫第一”的荣誉确实值得我们兴奋,但情势发展已很清楚,抗疫将是一场持久战,印度的惨痛现实摆在世人眼前,我们切忌自满而放松警惕,尤其是当我们逐渐开启边境,步步为营恢复旅游与会展活动的时候,我们的防疫工作变得更加复杂,万一城门失守,让变异的病毒在社区传播开来,对我国的抗疫士气将是一记沉重打击。

说到底,继续在生活中贯彻各种安全措施,还是防疫的根本;另外尽快接种疫苗,实现群体免疫才能提供最大的保障。然而新加坡政策研究所上个月的调查发现,我国仍有53%的民众对疫苗的副作用和安全性感到担忧。

跟60岁以上的年长者相比,年轻受访者对疫苗安全性的担忧更甚。这跟年轻人普遍从网上接触到有关疫苗的真真假假甚至负面的信息有关。

因此,我们还必须不断进行宣导工作,加强各阶层人民对接种疫苗的信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