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印尼潜艇灾难的惨痛教训

印尼海军一艘潜水艇在峇厘岛北部海域演习时突然失联,四天后确认潜艇已沉入深海并断裂成三截,53名海军人员全罹难。(路透社)
印尼海军一艘潜水艇在峇厘岛北部海域演习时突然失联,四天后确认潜艇已沉入深海并断裂成三截,53名海军人员全罹难。(路透社)

字体大小:

4月21日,印度尼西亚海军一艘潜水艇在峇厘岛北部海域演习时突然失联,四天后确认潜艇已沉入深海并断裂成三截,53名海军人员全罹难。事件再次引发印尼舆论关于军备老化的讨论,以及投入更多资源确保军备现代化的呼声。

潜艇出事,很多国家不轻易对外求助,但印尼快速果断决定通过国际潜艇逃生与救援联络办公室,向国际社会求助。新加坡、马来西亚、澳大利亚、印度、美国等快速加入展开救援行动。我国海军本月21日收到印尼海军总长的支援请求,当天下午便加急派遣潜水艇支援及拯救船,以及一支医疗团队前往协助。

然而,从新加坡到峇厘岛海域超过1500公里,潜水艇支援及拯救船最快也要到23日午后才能赶到出事海域,拯救窗口非常狭窄。最后,救援船拍到潜艇在水底800多米的影像,确认潜艇已出事沉没;印尼军方也确认舰艇人员均已罹难。

如今印尼面对是否要投入资源将其打捞出海的困难抉择,因为要在800多米海底打捞船舰是非常昂贵的作业。有军事观察家指出,全球没有多少家公司具备这种打捞能力,而且即使成功打捞,也未必能还原事发经过。

这是东南亚地区首次发生潜艇出事沉没的灾难。印尼在1990年代购买德国于1977年制造的两艘潜艇,进入2010年代再先后向韩国添购六艘潜艇,其中三艘已经部署,所以目前有五艘潜艇投入使用。随着南伽拉—402号潜艇出事,另一艘舰龄相仿的查克拉号潜艇面对是否还适航的考验。

这不是印尼军方第一次出严重事故。2015年6月,印尼空军一架C-130型运输机在北苏门答腊省坠毁,142人丧命;2016年底再有一架C-130型运输机在巴布亚省坠毁。2020年6月的九天内,空军一架教练战机在廖内省坠毁,陆军一架军用直升机在中爪哇省坠毁,后者导致四名军人罹难。印尼每次发生这类事故,都会引发当地舆论对于军备老化的议论。然而,印尼面对资源分配的困难,不容易兼顾所有军种的汰旧换新需要。

佐科2014年出任总统后,即提出发展印尼为区域海事强国的愿景,要发展渔业,改善海港基础设施,加强海上防卫,更好地通过外交处理非法捕捞、海域纠纷和海盗问题。这些愿景能否实现,核心在于海军和空军的扩充与现代化。然而,印尼多年来面对极端主义等内安威胁,国防预算主要拨给陆军,以致海军和空军资源不足。

此次印尼潜艇灾难,也凸显了亚太区越来越不平静的海上角力。印尼作为区域大国,海域幅员广大,也和中国在纳土纳海域有海洋权益主张的重叠,海军面对一定的压力。据报道,南伽拉—402号潜艇原应在2020年退役,但事发时仍参加演习,说明印尼海军需要这艘老旧潜艇来维持其海洋力量,以应对本区域不断增长的地缘政治竞争。

然而,仅仅拥有和操作潜艇并不足够。此次灾难说明,拥有潜艇舰队,也须建立相应的水底搜救能力。本区域国家采购的潜艇,不少是有几十年舰龄的二手潜艇,除了要有足够的资源确保潜艇安全可靠和满足军事需要,也须确保海军有能力在发生任何意外时可及时展开救援。

新加坡很早就开始建立潜艇支援与搜救能力,多年来主办和参与多边海军潜艇救援演习。印尼和越南分别于2012年和2013年,与新加坡签署了潜水艇搜救支援与合作协议,这一次也是根据这项协议快速展开救援。越南意识到不能只靠外援,毕竟从新加坡到越南海域有一段不短的距离,所以也建立自己的潜艇搜救能力,救援船于2019年投入运作。不过,要打造这种后勤支援与拯救能力,将对印尼的防卫开销增添压力。

从这次事件也可看出,新加坡的潜艇搜救能力在本区域能发挥重要作用。随着亚太区国家的军备现代化,以及海事与船运领域的提速发展,本区域国家有必要加强军事和海事安全方面的对话、联动与合作,在必要时可互助,也可保持区域的和平与稳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