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医院冠病感染群之警讯

陈笃生医院最先发现的病例是46岁菲律宾籍女护士,随后又检测出与她在同个病房工作的一名30岁男医生与18岁女性保健助理见习生,以及六名住院病人也受感染。(档案照)
陈笃生医院最先发现的病例是46岁菲律宾籍女护士,随后又检测出与她在同个病房工作的一名30岁男医生与18岁女性保健助理见习生,以及六名住院病人也受感染。(档案照)

字体大小:

社论 2021年5月1日

经过多月的相对平稳期后,我国的冠病疫情日前突然传出了两个警讯。其一,是冠病病毒在防不胜防的情况下袭击了陈笃生医院,并形成了第一个医院感染群;其二,是同时一个新的家庭感染群,使前天的社区病例一下子从近于零激增至16起,是九个多月来最多的一天。

很自然的,医院出现感染群立即成了公众的关注点,因为医院是防疫的前线,医护人员也是最早接种疫苗的群体,突然出现感染群难免令人感到意外。无论如何,这说明现有防护网还是百密一疏,有些环节可能存在须要进一步防堵的漏洞。比如说,如果查实这次的疫情是由病人带入,那就说明检测工作还不够严密,或者检测结果不是百分百可靠,需有其他防备措施,预防假阴个案乘隙而入。

陈笃生最先发现的病例是46岁菲律宾籍女护士,随后又检测出与她在同个病房工作的一名30岁男医生与18岁女性保健助理见习生,以及六名住院病人也受感染。昨天,这一感染群又增四人,包括多一名医生。

医院目前已封锁了受影响的四个病房,并全面禁止访客。这些病房的职员与病患的检测工作仍在进行。所有与确诊病例密切接触者将被隔离,包括到过这两个病房的病患、访客与职员。医院也已加强监督发烧与出现急性呼吸道感染症状的病患。为了安全起见,其他病房的所有病患与职员都会接受检测,包括没有出现症状者。其他医院包括新加坡中央医院、樟宜综合医院等也加强筛检和防护措施。

医院出现感染群所引起的一个不良反应,是增加了一些人对接种疫苗的质疑和犹豫。确诊染病的女护士已在今年1月26日和2月18日分别注射两剂疫苗,男医生则是分别于1月18日和2月8日完成两剂疫苗接种,照理两人都应该有免疫力了。

正如卫生部所强调的,接种疫苗可减少病毒所引发的严重症状,但仍有可能受感染。我国目前采用的两款冠病疫苗,有效性或防护性都超过90%,临床试验得到的结论是接种之后,有效期可长达一年以上。换言之,接种疫苗还是最有效的防疫手段。这次的医院感染不应该造成更多人对接种疫苗产生怀疑,或是因此延缓我国全民接种的进程。

医院感染群发出的警讯,提醒我们必须在抗疫的工作上继续保持高度警惕,不能有丝毫的松懈。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加紧接种疫苗的工作,因为接种疫苗才是抗疫之本。

不过,医院感染群,加上同时出现的家庭感染群(38岁移民与关卡局男职员与他的亲属,他的妻子也是一名护士)也提醒我们,不能以为接种了疫苗,就万无一失,可以放松其他防疫措施,可以尽情群聚或不断参加各种群体集会,或频繁出入人潮密集的地方如商场、咖啡店、小贩中心和餐馆等。事实上,社区里或许潜藏一些未发现的病例,若不小心,随时都有感染的可能。政府昨天宣布收紧一系列的防疫措施,因此是必要且可以理解的。

另一个值得国人关注的,是冠病疫情仍在世界各地肆虐,除了欧美等地,人口大国印度近来也暴发了可怕的疫情。更令人忧心的是病毒不断发生变异,而几乎各种主要的变异毒株都已在我国出现。这必然将加大检测的难度,甚至也可能影响现有疫苗的有效性。这些事实在在说明,抗疫和防疫将会是一场马拉松式的持久战,我们不仅不能有抗疫疲劳,还必须提高警觉性,并加大防疫的力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