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暂时放弃疫苗专利是正确决定

印度和南非去年10月向世界贸易组织提呈建议,暂时免除有关冠病疫苗的知识产权保护,以让更多国家和药企也可以参与生产疫苗。这份提案获得非洲、拉丁美洲、南亚等较不发达国家的支持。(法新社)
印度和南非去年10月向世界贸易组织提呈建议,暂时免除有关冠病疫苗的知识产权保护,以让更多国家和药企也可以参与生产疫苗。这份提案获得非洲、拉丁美洲、南亚等较不发达国家的支持。(法新社)

字体大小:

冠病大流行肆虐至今,没有缓和的迹象。发达和富裕国家开始给人民广泛接种冠病疫苗,已看到疫情趋缓的曙光,但贫穷和较不发达国家面对疫苗供应不足问题,南亚、东南亚、拉丁美洲、非洲的许多国家的疫情有恶化趋势。接种疫苗是遏止疫情恶化的有效办法,但疫苗生产目前明显跟不上需求,国际社会须协力提高疫苗生产和实现公平分配,帮助所有国家同步阻断疫情。

要形成群体免疫,须有至少七成人口接种,以全球79亿人、每人须接种两剂疫苗计算,全球需要约110亿剂疫苗。印度和南非去年10月向世界贸易组织提呈建议,暂时免除有关冠病疫苗的知识产权保护,以让更多国家和药企也可以参与生产疫苗。这份提案获得非洲、拉丁美洲、南亚等较不发达国家的支持。

当时,以欧美为主的发达国家则反对这项建议。它们受到国际药剂业的游说压力,以及出于大国博弈的考量。国际药剂业认为,知识产权保护并非导致生产瓶颈的原因,暂时豁免知识产权保护不会增加疫苗的产量,反而会对创新研发造成长远的影响,导致药剂公司失去研发针对变种病毒株疫苗的动力,甚至导致假冒、劣质疫苗的出现。另一方面,西方药企之间向来竞争激励,要它们拿出独家研发成果互相合作,是违反本能的;欧美国家也不希望中国和俄罗斯轻易获得信使核糖核酸疫苗的专利技术。

其实,暂时免除知识产权保护,并不等同于“劫富济贫”,剥夺药剂公司的所有利润。许多各领域专家、国际组织、前政府首脑等所主张的是,国际社会应该先把自由市场信条和机制放一边,强制药剂公司分享冠病疫苗知识产权和配方,让还没成功研发出疫苗产品的各国、各大药企,也代工生产,把产能发挥到极致。待解决大流行危机后,再根据事前的一致协议,合理补偿专利持有者。

这里头,没有人要求药企做罗宾侠善济天下。因为显然筹集国际资金不是问题,所有的疫苗最终都会有人买单,股东和研发者们都会得到回报。更何况,不少药企在疫苗的研发过程中,都得到一些政府的破例资助和各种方式的支持,最典型例子就是辉瑞-BioNtech项目所获得的美国和德国政府的拨款。因此在道义上,药企要鲸吞所有的利润是说不过去的。

然而,阻碍或许不全在业界,目前的最大挑战还在于缺乏国际领导力和道德权威,带领国际社会共享冠病知识产权。特朗普主政时的美国退出国际事务,给国际领导力留下真空。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世贸等国际组织实际上并不具备整合资源和号令行动的权威,它们还是需要发达国家在背后的支持。世贸要通过南非和印度的提案,须得到全体164个成员的同意,但一些发达国家持反对立场。

一个积极的迹象是,美国的立场已有松动,总统拜登5月5日表明支持南非和印度的提案。美国贸易代表戴琪随后发表声明说:“这是一场全球健康危机,冠病大流行的特殊情况须要采取非常措施。”法国总统马克龙6日也表态支持。不过,5日结束的七国集团外长会议只承诺将与药剂公司合作扩大疫苗、治疗和诊断用品的生产,并未对上述提案表态。接下来,美国要如何说服欧盟、英国等发达国家很关键。

世卫则主张由它展开全球协调技术转移,鼓励药剂公司和专利持有者通过它,向其他企业授权生产疫苗,同时协助培训获授权企业的员工。这不失为一个长期的解决办法,因为未来极有可能出现另一种比冠病更可怕的X病毒、X疫情。利用这次冠病大疫,建立一套能应对全球大流行、面向未来的国际卫生与医药合作体系已是刻不容缓。

人类面对全球大流行时,抢救生命是第一要义;个别国家不能在保护好自己的国民后,任由资本主义和自由市场罔顾落后国家人民的生存尊严。国际社会必须排除私心、以打破常规的思维,携手解决疫苗供不应求的问题。这场世纪瘟疫尚未过去,最坏的情况可能还未到来。人类如果搞砸了,没有国家能够偏安,也没有企业能够好日子一切如常,继续做逐利的大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