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以巴冲突升级恐演变成全面战争

以军前天空袭加沙地带一座办公楼,楼内有几家国际媒体,包括美联社和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的办公室。以军在空袭前一小时曾发出警告,事发时楼内的人员已经疏散。(法新社)
以军前天空袭加沙地带一座办公楼,楼内有几家国际媒体,包括美联社和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的办公室。以军在空袭前一小时曾发出警告,事发时楼内的人员已经疏散。(法新社)

字体大小:

过去一周,以色列与巴勒斯坦激进组织哈马斯的敌对行动持续升级,双方连续多天相互空袭,哈马斯向以色列最大城市特拉维夫发射了超过200枚火箭弹,摧毁一条石油输送管,以色列中部城市罗德进入紧急状态。

持续交火多日后,以色列进行多轮惩罚性空袭行动,摧毁哈马斯150多个目标及一座14层高军事建筑物,并在15日将加沙地带美联社和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等国际媒体所在的大楼夷为平地。以军对加沙地带军事行动第七天,造成至少148名巴勒斯坦人死亡,包括41名孩童,530多人受伤,以色列人则至少10人遇难。

这是以巴自2014年以来最严重的冲突,紧张局势加剧,以色列已召集9000名军人,准备对加沙地带进行地面攻击,双方之间的全面战争一触即发。

联合国警告不断加剧的暴力冲突,正升级为全面战争,联合国安理会三天来两次就以巴战乱召开紧急会议,但在美国的反对下,上周五的会议开不成,中国16日在安理会主持以巴冲突公开辩论会,不过各方能否发出一致声音令人存疑。

以巴冲突不只是犹太人与巴勒斯坦人之间的历史积怨而已,还混杂着宗教、民族主义、种族和地缘政治因素,不能期望外交努力能发挥作用。

以色列1948年建国,巴勒斯坦人被迫移居他处后,持续数十年以巴不时爆发冲突,而犹太屯垦者多年来试图接管巴勒斯坦人的住宅,让以巴之间的旧恨加上新仇。

东耶路撒冷地区内的阿克萨清真寺(al-Aqsa Mosque)是伊斯兰的第三大圣地,也是以色列犹太教的第二圣殿所在地,连续几周的街头冲突成为这次冲突的导火线。暴力事件发生,时值巴勒斯坦穆斯林在庆祝伊斯兰斋戒月,使得以巴动荡关系中的几个压力点都汇集一处并迅速引爆。

以色列自今年4月以来开始限制巴勒斯坦人进入耶路撒冷部分地区,并试图将一些巴勒斯坦人赶出家园,巴勒斯坦人认为,犹太定居者这样做是要把他们赶出耶路撒冷,这成为以巴冲突迅速升级的另一原因。

以色列在1967年的“六日战争”期间占领东耶路撒冷后加以兼并,并单方面宣布整个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而巴勒斯坦要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建立巴勒斯坦国,自此双方矛盾日益加深。

苏丹、摩洛哥、阿联酋及巴林去年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进一步削弱了巴勒斯坦建国大计,但随着以巴冲突再次卷土重来,且变本加厉,四个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的阿拉伯国家也发声谴责以色列的致命行动。

以色列本土上的阿拉伯人近年对以色列人的不满,近日也在聚居地闹事,助长以巴冲突的规模,阿拉伯人和犹太人之间的裂痕,更使以巴之间的冲突看不到缓解迹象,以军在开斋节持续炮轰加沙地带,也冒犯了穆斯林庆祝这个神圣日子。

以色列总理、右翼政党利库德集团领导人内坦亚胡,在最近的选举中再次无法组阁,内坦亚胡以对巴勒斯坦人升级局势以及对加沙地带发动战争,试图转移对他涉嫌贪污、欺诈和失信指控的视线,并减少组建政府危机对他政治前途的影响,还可能利用这段时间举行第五次选举。以色列两年内已举行四次议会选举。

但在伊斯兰国家和全球舆论注视下,内坦亚胡在加沙地带的军事行动,所冒的风险比哈马斯更大,也无法避免军事行动伤害当地平民;哈马斯则利用这次冲突的机会,把自己描绘为不仅是巴勒斯坦人,也是以色列阿拉伯人的保护者。

在旧恨新仇,以及以色列国内政治危机的作用下,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不可能在联合国相关决议、国际法和双边协定的基础上解决冲突,国际社会也难提出解决以巴冲突的两国方案。以色列当前政治形势混乱,而以巴皆无意停火,也无意保持冷静克制,情况犹如缅甸;缅甸目前是内战危机升温,而以巴当前局势却可能走向一场全面战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