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发掘新加坡的无限可能

当本地企业和员工具有国际竞争力时,我们便无须过度依赖外来人才与资金,而“新加坡为核心”与“新加坡人为核心”便能二合为一。(档案照)
当本地企业和员工具有国际竞争力时,我们便无须过度依赖外来人才与资金,而“新加坡为核心”与“新加坡人为核心”便能二合为一。(档案照)

字体大小:

冠病疫情在我国反弹,导致新加坡与香港的航空泡泡计划再度展延,而世界经济论坛原订8月在此举行的特别年会也因国际旅行还不安全、变种病毒的不确定性和各国疫苗推广的进度不同等综合原因而取消。这些对我国固然是一个挫折,但疫情总会过去。在应对疫情挑战之际,我们应为后疫情时代的机遇做好准备,以建立先行者的优势。

去年5月当我国还处于病毒阻断措施时,政府便成立了“越战越勇工作小组”,为后疫情时代的新加坡寻找新的定位,以把握中长期的经济机遇。前天,这个小组发布长达118页的报告,勾勒出“拥有无限可能的新加坡”愿景。

为了实现这个具前瞻性的计划,小组提出了五大建议:首先,利用数码科技连接全球市场和开拓商机;其次,把握可持续发展带来的机遇,包括将我国打造成碳交易与服务枢纽,并借助农业科技加强食品供应的韧性;第三,加强本地企业和员工的竞争力和灵活性;第四,更普遍采用行动联盟新模式,召集业界共同解决复杂问题;第五,加强国际伙伴关系,尤其是东南亚国家,并打造单一数码市场。

简而言之,小组建议通过互联互通以及可持续发展的战略,把握数码与绿色经济带来的机遇。拥有无限可能的新加坡愿景,就是要把新加坡打造成全球高增值贸易、金融、数码、数据、科技以及人才流通的枢纽。

小组强调,为了实现无限可能的新加坡愿景,我们必须抗拒反全球化以及保护主义的势力,并继续保持开放,尤其是广纳全球人才以及技能。这样一来,企业才能获得最好的点子,并了解境外的消费者与企业的要求,而新加坡人也可继续向全球顶尖者学习。因此,小组建议通过数码化,为新加坡的企业开拓新的疆域,包括就地使用当地的人才。

副总理兼经济政策统筹部长王瑞杰在报告发布会上强调,数码化经济加剧了赢家通吃的现象,我国要组织最强的队伍,就必须维持吸引外来人才的竞争力。他表示,“新加坡为核心”的定义不应过于狭隘,它不应该区分新加坡人、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新移民或是外国人。“最关键的考虑是:你是否愿意为新加坡效力?是否关注新加坡人的利益?”

小组的建议以及王瑞杰为“新加坡核心”的诠释,就是要通过数码化的科技,以全球为腹地,巩固我们的枢纽地位。身为全球都会以及国际枢纽,新加坡必须采取开放的政策,广纳人才与资金,以在国际竞争中成为通吃的赢家。然而,新加坡也是一个国家,在广纳人才与资金时,必须同时照顾那些在赢家通吃时代可能掉队的国人。因此,在提升技能以及确保雇主公平雇用政策方面,政府都强调以“新加坡人为核心”。

“新加坡为核心”与“新加坡人为核心”的分别,反映了城市与国家之间的张力。从这个角度而言,小组建议加强本地企业和员工的竞争力和灵活性至关重要。当本地企业和员工具有国际竞争力时,我们便无须过度依赖外来人才与资金,而“新加坡为核心”与“新加坡人为核心”便能二合为一。

在发展本地企业方面,我们不仅需要培育一批创新且国际化的大型本地企业,也应该把中小企业、微型企业以及邻里商店纳入同一个生态系统,相互扶持与合作。联合领导越战越勇工作小组的国家发展部长李智陞表示,当今的世界,规模很重要。虽然我们的规模不大,但如果大家对合作有正面的心态,并通过科技与数码化,在海外能像狼一样成群狩猎,我们仍然可以胜出。

科技以及冠病疫情颠覆了职场的结构,对技能的要求有重大的改变。此外,不少工作也在急速改变的环境中遭淘汰。员工的技能与工作的要求若不匹配,将导致结构性失业问题,从而引发排外的心理。因此,我们有必要加速提升国人的技能,以应对工作性质改变的需求。此外,国人也应该对提升技能采取积极的态度,以配合后疫情时代新经济的需求。

新一波疫情来袭,难免让人感到沮丧。越战越勇工作小组的前瞻性报告,让我们看到后疫情时代新加坡的无限可能。在实现这个愿景时,我们有必要继续提升国人的技能以及进行企业转型,并维持我们的枢纽地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