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莫坠入假信息陷阱

印度德里首席部长凯吉里瓦尔指在新加坡发现的冠病变种毒株尤其会伤害儿童。外交部和卫生部反驳这是没有根据的指控。 (法新社)
印度德里首席部长凯吉里瓦尔指在新加坡发现的冠病变种毒株尤其会伤害儿童。外交部和卫生部反驳这是没有根据的指控。 (法新社)

字体大小:

印度德里首席部长凯吉里瓦尔宣称出现“新加坡变种病毒株”,我国外交部和外长维文予以驳斥,印度外长苏杰生则强调德里首长的讲话不代表印度。在冠病疫情严峻之际,政治领袖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不仅无助于抗疫防疫,还会损害国与国之间的友好关系。

凯吉里瓦尔周二在推特发文说,新加坡出现了对儿童非常危险的新变种毒株,呼吁印度中央政府立即取消与新加坡之间的所有航班。我国外交部周三向印度驻新加坡最高专员表达关注。维文在推特发文称:“政治人物应该以事实为依据!没有‘新加坡变种毒株’。”印度外交部发言人巴格奇说,印度最高专员向我国澄清,德里首长无权就冠病变种毒株或民航政策发表官方言论。苏杰生也感谢我国在印度疫情严峻之际,作为物流枢纽给印度供氧。

凯吉里瓦尔至今没有就他的说法作进一步交代,包括没有说明言论的依据,也没有作出澄清或道歉。尤有甚者,在新印两国政府就他的言论作出澄清后,与凯吉里瓦尔同属一个政党的德里副首长西索迪亚和德里卫生部长贾殷,发言挺他和反击中央政府。

凯吉里瓦尔等德里地方政府官员属于平民党,与执政联邦的人民党存在竞争关系。从他们的言论可以发现,他们可能项庄舞剑而意在中央政府和总理莫迪。印度这一轮疫情暴发后,德里地区的情况尤其严重,中央政府和德里地方政府就不断互相指责。

政治竞争和言论自由是民主体制的一部分,也是健康的。但是,政治人物不应制造假信息,更不应为了捞取政治利益,以假信息抹黑一个友好伙伴国家和损害双边关系。倘若意识到自己发表了错误的信息,应及时澄清或道歉。这关乎民众的知情权,也是政治领袖的基本信用与道德。不管哪个国家,这是政治家应有的担当。

在大瘟疫时代,谣言传播之快不亚于病毒,两者如影随形,同样可恶。过去一年多,世界各地假信息的泛滥对抗疫和社会关系造成的破坏屡见不鲜。例如“疫苗会改变人体基因”的危言耸听总是不断流传,又如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主政时一再用“中国病毒”一词,在欧美地区制造了族群紧张关系,许多亚裔人士在当地面对歧视和无辜被攻击。政治人物说的话有其分量,在这种关键时候最不该带头作乱。

事实上,不管是政治人物还是普罗大众,对于信息的接收和传阅都应该谨慎。任何假信息经由社交媒体散播,很容易野火燎原,造成意想不到的损害。本地日前有网民在社交媒体发文,质疑是否须要出动四名警员“围堵”一名没戴口罩的年长妇女,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警方后来发文告解释,那名老妇患有失智症,警员当时是要帮她联系帮佣带她回家,还担心她肚子饿而买了食物给她充饥。公众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就在网上大做文章,是要不得的行为。

另一个例子是早报网zaobao.sg的图表近日遭人恶作剧窜改后,在即时通信平台广泛传播。人们收到误导性的图表,没有上zaobao.sg求证,反而不断传阅。这些造假和恶搞行为,深度伤害了媒体机构的公信力,所以《联合早报》必须报案以正视听,也希望警方能够协助调查找出源头。

在社交媒体兴盛的时代,每个人都有一个可以自由发表言论的平台,但是言论自由必须负责任,最基本必须做到事实正确。新加坡人已知道凯吉里瓦尔的“新加坡变种病毒株”说法是不实的,却还是有人跟着起舞,在社交媒体和网络论坛上以讹传讹,以致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令办事处须向面簿、推特和拥有网络论坛HardwareZone的新加坡报业控股期刊发出广泛性更正指示,要求它们向所有在新加坡的用户发布更正声明。

印度疫情恶化,来自当地的输入型病例增加,本地出现了一些矛头指向印度新移民的排外情绪。凯吉里瓦尔的言论见报后,在社交媒体引起热议和一些愤怒的声音不让人意外。印度有民众担心,在新加坡的亲人可能会因为这个假信息而面对歧视。我们不希望他国个别政治人物可能出于政治利益的谈话,挑动国人的神经末梢,影响我国的族群和谐。社会上的确存在少数的排外情绪,加上疫情下精神和生计压力加重的因素,这是避免不了的现象;但相信大多数国人还是理性的,能够判断外国政治言论的意涵,不会轻易被这样的言论挑拨了我们的情绪。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