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马国疫情危机重重

5月27日,一名马来西亚孩童在雪兰莪州首府莎阿南接受冠病检测。马国疫情之深重,堪比印度。(法新社)
5月27日,一名马来西亚孩童在雪兰莪州首府莎阿南接受冠病检测。马国疫情之深重,堪比印度。(法新社)

字体大小:

邻国马来西亚新一波冠病疫情从4月开始恶化,单日新增确诊病例不断上升,5月25日突破7000起,昨天达7857起,是疫情暴发以来的最高纪录。

当地舆论指疫情恶化跟学校开课、佳节来临、防疫措施松懈、没有及时追踪密切接触者有很大的关系。马国经济依赖制造业,工厂难以停产;中小企业对数码科技投资不足,员工不容易居家办公。此外,防疫措施有漏洞和执法力度不足,加上民众出现防疫疲劳,使得疫情恶化。

马国疫情之深重,堪比印度。根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5月21日的全球冠病数据,马国每天每100万人之中,就有200.61起确诊病例,高于印度的186.45起和美国的85.62起。根据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团队的《全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科学预测系统(公测版)》预测,马国疫情会继续恶化,从6月初至7月底每日平均增加9900多起病例,7月底总病例可能破100万起。

确诊人数大增,给医疗体系带来巨大压力。马国各州医院的加护病房已不胜负荷,不仅床位吃紧,医护人员也不足。马国卫生部5月中计划增加20%的加护病房床位,从现有的734张增加到870张。如今全国已有771名重症患者住进加护病房,床位的增加还得加快。另外,截至5月15日,全马共有6725名医护人员确诊,其中五人不幸身亡。疫情不见好转,医院几乎爆满,医护人员不足,又得长时间工作和面对冠病传播的威胁,身心俱疲。

国盟政府逐步收紧防疫措施,但没有全面停工停产,引发人民公正党主席安华指责首相慕尤丁为维系政权,不惜让冠病疫情持续,借此延长将在8月31日到期的紧急状态令。慕尤丁曾多次承诺,一旦疫情结束,就建议国家元首结束紧急状态令并举行大选。如果形势按照专家的预测发展,马国确实很难在8月底之前控制住疫情,解除紧急状态令。前首相马哈迪则认为,大选应该等到这届国会于2023年届满后才举行,因为选举必将加重疫情。

其实,慕尤丁政府之所以无法毅然封城抗疫,更多是有心无力。去年的行管令显然已伤及马国国库,若再次全面停工停产,政府已无多少财政资源再派钱助人民和企业渡过难关。疫情暴发以来,马国已拨款6620亿令吉(约1931亿新元)应对疫情,包括3400亿令吉的各种刺激和援助配套,以及3220亿令吉的各类拨款。这对发展中国家来说是沉重的负担。

慕尤丁日前就坦言,若再次封城,复苏经济的成本将高达5000亿令吉。财政部长扎夫鲁也说,关停所有经济领域,可能造成超过100万人失业。

另外,马国近年来担负沉重的债务,也制约了政府的选项。截至2020年,马国政府的负债高达1.26万亿令吉(约4100亿新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89.2%。政府举债几近法定上限的60%,因此也没有多少额外举债的空间。

马国疫情深重,还同时受困于多年来的政治、财政难题,环环相扣,解套不易。但显然,眼下最急迫和优先的,还是围堵病毒,保护民众的健康。当中,又以加快疫苗接种速度,尽早实现群体免疫为重中之重。

马国和我国一衣带水,无论地理或心理上,都互相贴近。经济上,两国有很深的相互依赖联系,我国是马国第二大投资来源国,马国是我国的主要粮食来源地,也为本地企业提供了急需的人力资源;民间交流上更是绵绵不绝,我们有很多的永久居民来自彼岸,很多国人有亲人朋友在马国生活,当地疫情恶化让许多国人感到难过和无助。我们祈愿马国能顺利走过这一险关,尽快把疫情压下,当然更希望两国人民都能彻底摆脱疫情,让新柔长堤恢复昔日的熙来攘往,物流繁忙。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