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郑州副局长对胡锦涛唱反调

字体大小:

中国有31个省市自治区和1400多个县,地方各级政府官员千千万万。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有他们一份功劳。但其中有一些人自以为大权在握目中无人大放厥词,公然违抗中央政策,在中国官场上扮演了令人触目惊心的角色。

如果要在这些官员的队列中推举一个“高手”,那么郑州市规划局副局长逯军无疑可为首选。因为他那个“为谁说话”的惊人之语,既触犯了众怒,又冒犯了天庭,已经闹得全国满城风雨。

众所周知,中共总书记胡锦涛提出的“立党为公”与“执政为民”思想,已经成为全党共识。中共党报几乎天天都在宣扬胡的思想,从中央到地方的党政会议上也不断三令五申,强调党政干部要坚持 “ 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 ” 的施政方针。

心里有两本账

但是作为郑州市的一名高级官员,逯军竟大言不惭地责问前来采访的中央新闻单位记者,“ 你是准备替党说话, 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如此明白无误地把党与民对立的论调,难道不是在跟胡锦涛的“新三民主义论”唱反调吗。

逯军并非不知道胡锦涛的思想。问题是他心里有两本账,一本明的专门在公开场合唱高调,显示自己紧跟党。另一本暗的则在心里深藏不露,觉得那些无非是说说而已的套话。“为谁说话”才是他的真心话,表明他根本不把“民”放在眼里,也不把党的政策当回事儿。而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一切以自己的利益为依归。一到紧要关头, 这种心思就免不了流露出来。

逯军为什么要气急败坏地训斥记者,并非只因为记者提问冒犯了他的权威,而是触到了他的痛经。郑州须水镇经济适用房建筑按照原批件规定占地12. 9万平米,却被开发商违章占用了近3万米建造别墅。如果这位逯大人真的关心草民利益,他就不可能在签订建房协定时大笔一挥,公然违章给开发商开绿灯。 

记者“闲事”管得好

逯军斥责记者不要“管闲事”,是担心那个见不得人的内幕被曝光出来,会让他很不光彩。

其实记者对这种“闲事”就是要管,管得对。因为老百姓对侵犯民利的事情痛恨之至,只是权力挡道告诉无门。如果不是记者出来揭这个盖子,官商勾结这出戏不就可以演到终场了吗。

值得注意的是,郑州市当局在逯军的错误已经暴露之后还要出来为他打圆场。说什么“逯军此言属于个人言行,只能代表个人,组织部也管不了,国家也是规定言论自由”。好一个“言论自由”!难道逯军违反党的政策的错话,仅仅把它归之于言论自由就算完了吗?老百姓对官商勾结有的是意见,他们怎么就享受不了这种“言论自由”的权利呢。

逯军事件出来之后,郑州市赶紧成立一个由监察局、土地局、规划局、公安局、建委、房管局等有关部门组成的专案组,对须水镇的经济适用房问题进行查处。人们不禁要问,他们以前都干吗去了。因为这个工程早在1998年就已审批决定了。后来把其中四分之一的土地转划给开发商建别墅,也已经好长时间了。为什么郑州市对老百姓的意见和要求长期置之不理,拖延不决,非得等到事情闹大,火烧眉毛了,才急急忙忙地搭班子进行调查。

据有关人士透露,今天发生的事情,可以追溯到1998年建设局审批经济适用房用地的时候。因为“这事太复杂”,一直没有知情人出来和盘托出事情的真相。怎么个复杂法,除了对这种滥用权力的事情有争议之外,还能有别的吗。

可见当时就有人对这种违章行为表示反对,或者至少心存疑虑。只是因为小民百姓无权无势,反对也是白搭,所以就拍板给开发商大捞油水。

谁是“利益攸关者”

然而纸包不住火,当年的问题终于在今天爆发出来。只要郑州市对事情严肃认真地调查个水落石出,官商勾结的真相总会大白于天下。而那些冠冕堂皇的“利益攸关者”,也不可能不在这趟浑水中露出庐山真面目。

逯军的问题,不禁使人想起南京江宁区房管局长周久耕。不久前,当房地产市场长期疲软不振而有利于平民时,他竟然发飙扬言“开发商低于成本销售将被处罚”。结果此言一出引起公愤,进行追查。而不查则已,一查惊人,原来他家就占有好几套房子。从他吸每根香烟价值7.5元人民币的小事查起,发现犯有重大贪污罪行。结果这位“九五至尊”的官老爷就被开除公职与党籍。

中国目前正在加紧反腐肃贪,一些省部级高官纷纷落马,这说明胡温新政是来真格的。当这股强劲的反贪风暴越刮越猛的时候,会有更多的贪官迎风而倒是可以肯定的。在周久耕之后,还有谁会是新的周久耕,或者会有多少个周久耕呢,那就等着瞧吧。

 作者是华盛顿中国论坛社社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