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金秋北京印象

字体大小:

结束了一个多月的旅程回到美国,门前的樱桃树已经落叶纷飞,只剩下疏疏朗朗的枝干在秋风中摇曳。天高云淡,秋意肃然,我又置身于四周的一片宁静。但金秋北京的繁华景象,依然在记忆中萦回不去。

那到处涌动的人潮,琳琅满目的商品,日夜兴隆的餐馆,滚滚不断的车流,拔地而起数不尽的高楼,以及各行各业快速运转的节奏,显示着中国古都日新月异的面貌。如果说世界上有一种谁也比不上的发展速度,那就是北京速度,中国速度。

回想笔者1949年底到北京开始记者生涯时,天安门近旁与东单广场车马稀少,屋宇低矮,遍地货摊,满眼荒凉景象。

而今北京已成为世界上最生气勃勃的首都。高层建筑以粗旷的线条不断勾画出新北京的Skyline。首屈一指的国家大剧院、鸟巢、水立方和其他标志性现代化建筑与故宫相辉映。中国的政治中心从来也没有像今天这样,兼具经济文化、科技创新、商贸旅游、国际交流、体育竞赛、艺术鉴赏、人文景观与购物天堂的众多功能,在历史与现实交辉中走向未来。

CBD令人惊叹

最令人惊异的是已经远近闻名的朝阳区 CBD—— 中央商业区。

几年前它还只是一种大胆设想,一张纸上蓝图,一个人们不大在意的话题。由于中国的发展潜力与北京的无限商机,明清两代归属京师顺天府,历来以农田厂房为主的这块宝地,不知砸下了多少亿的人民币、港币、美元、欧元和日元资金。那洒不完的钱雨,终于在短短几年内魔术般地催生出从建国门外大街向东西南北辐射的CBD。

大北窑新落成的国贸大厦第三栋330米高新楼,直刺云天“欲与天公试比高”,在明丽阳光中展现雄姿傲视北京。CCTV的新址建筑,造型不雅的主楼和烧得面目全非的配楼相对照,也引来远近行人的注目。在它们周围,无数玻璃钢架的新办公楼和公寓楼矗立在新建的马路两旁。各种珠宝首饰、中西餐馆、舞厅酒吧,美容院、电脑商和汽车行则星罗棋布其间。

作为朝阳区的旧时居民,当我置身于这千变万化的境界时,不由得产生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恍惚间,似乎我所熟悉的纽约最繁华的Fifth Avenue搬来了北京,而那灰暗老旧的华盛顿中心K街的钟摆,还定位在上个世纪中叶的时光里。难怪美国全国广播公司会发出“北京正在成为新纽约”的惊叹。

富裕隐藏的问题

 北京变化令人惊叹,不仅在于它的广度,而且在于它的深度。

回想文革动乱初期,笔者下了夜班搭车回家,王府井南口长安街上刷满了“打倒、炮轰、油炸”,恣意将人践踏的大字报。在革命癫狂症大发作的岁月里,无知的人群以为光凭大喊大叫的口号声就能使中国改天换地。

人们忘记了马克思主义老祖宗的遗训:“一个很明显而被人忽略的事实,即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 然后才能从事政治、宗教和哲学”。中国足足浪费了十年时间试图把吃喝与革命的次序颠倒过来,结果走到了破产与绝望的边缘。

如今吃喝的问题基本解决了,中国正在发展中走向富裕。但如果说过去的问题主要在于贫穷,那么当富裕已经来敲门的时候,难道可以认为富裕就不会滋生新的问题了吗。

 阔别三年重返北京,发现同一条王府井步行街也有很大变化。楼更高了,橱窗更有气派了,商品更华丽更高档了。社会在向富有者倾斜,说明人们的荷包更鼓了,有更多条件来提高生活质量,追求时尚和美化自己了。

因此百货大楼、东安市场与工艺美术服务门市部的一楼铺面,不知从何时开始全都换成了珠宝首饰与化妆品。楼上的高档男服和女装,款式比美国还时新,标价不是近万也至少上千。至于那些亿万家财的新贵,身上更加昂贵的服饰打扮则是来自纽约的Macy或巴黎的La' Fayett。

人们不禁要问,这样的高消费谁来问津,跟那些升斗小民又有什么相干?是谁在尽情享受着中国的繁荣,日子过得越来越滋润?当然不是那些靠出卖廉价劳力来养家活口的农民工,而是开着“宝马”、“法拉利”,天天笙歌一掷万金的阔老板和珠光宝气的贵夫人。

中国的财富金字塔堆筑得越来越高了,但在它的最底层里,劳动者仍然在赚辛苦钱和血汗钱,艰难的生活境况并无多大改变。一个社会如果不能从均贫转向均富,随着贪腐现象的蔓延与贫富差距的拉大,而任由权贵社会与高等华人出现,这决非人民之福,社稷之安。

阅兵盛况引起的反思

最后,天安门大阅兵是金秋北京的最大看点,即使无缘参与,也不能不有所着墨。

阅兵展示了中国陆海空各兵种军种与全军武器装备超越时空的大跃进,表明中国军事力量正在向高科技、信息化,从近海防卫向远洋发展,从依靠进口尖端武器向国产化为主转变。

不言而喻,壮观而辉煌的阅兵大大激发了中国的爱国主义热情,但也会引起某些外国人士的关切和不安。

由于国家力量的差异,小国不大会把大国近邻力量的增强视为自己安全的保障。新加坡资政李光耀最近的有关言论,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东南亚国家迄未布露的心态,希望亚洲的战略态势不至于因为中国过于强大而失衡。

这种想法并不等于对中国的挑衅。它只是表现了小国对切身利益的关怀,力求在旗鼓相当的大国博弈中维护自己的安全。

如果说对李光耀的讲话需要正确对待的活,那么中国民间对他的反应也同样值得深思。那种把所有华人当作中国人来对待,由此就要求他们向“祖国”效忠的想法,完全是缺乏理智和常识的误解。

李光耀是华人,但并非中国人。上海有一家杂志的封面文章题目叫作“李光耀的中国情结”,实在是一厢情愿的错觉。因为李光耀跟中国打交道,完全是为了新加坡自身的利益,而不是因为他是一个黄皮肤黑头发,有着中国血统的中国人,要向中国回报。

中国首都交通混乱不堪,人们对着红灯毫不在乎照样往前走,汽车多得只能往人行道上停,说明中国距离成为一个真正强大和高度文明的大国还有很大距离。而中国网民对李光耀的义愤,则从政治上反映出中国历史上的那种天朝心态,正在随着中国日益强大而萌出芽来。

虽然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情况,但却值得引起同样的认真对待。

作者是华盛顿中国论坛社社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