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思考

字体大小:

要不是温家宝总理在全国人大记者招待会上指出中国仍然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很多人也许已经淡忘了这个名词。现在重新把它提出来引起人们思考,很有必要。

一、“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说法,是在1987年10月中共十三大上赵紫阳总书记报告中首次出现的。由于中国经济底子薄弱,改革开放初期姓社姓资问题争论不休,中共高层才有“初级阶段”的设想。一方面表明中国经济发展起点很低道路很长,另一方面也想把“初级阶段”当作什么货色都可以装进去的篮子,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模式与手段择其需要而采用。

对比今昔“初级阶段”的内涵与任务,人们会发现两者之间的变化。十三大规定的任务是“以公有制为中心大力发展有计划的商品经济”,使中国摆脱贫穷落后,由农业国变为工业国。而温总现在的提法,则是要“把改善民生”、“维护公平正义”、“促进社会和谐稳定”作为经济建设的出发点。

在“国本主义”中注入“人本主义”

虽然两者都强调人的因素,但前者着重人民为国家奉献,后者反过来强调经济发展要造福于人民,实现“社会公正”与“人的尊严”。在原先的“国本主义”中注入“人本主义”因素,是与时俱进的新发展,表明对人的关怀成为高层决策的重要依据。

二、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创造了世界经济奇迹。年平均增长率高达9.8%,国民生产总值从占世界经济总量的1.8%跃升为7.3%,在世界上的排名从第20几位上升到第二位。

这好比一场在田径场上的大国竞赛。中国从飞鸽牌自行车换乘上海牌汽车再登上神舟飞船,以最短时间和最快速度超越一个又一个发达国家,最后紧跟到跑在最前面的世界最强对手。

国力空前增长使中国人放眼全球扬眉吐气,增加了攀登世界高峰的信心。清末革新派文人梁启超在《少年中国说》一文中梦想中华之国将来会有“称霸宇内主盟地球,享有指挥顾盼之尊荣”的腾飞之日。尽管中国无意称霸,但“顾盼尊容”之日确已到来。这不但使中国人自傲之心不可抑制与日俱增,有的且迫不及待地想在国际事务中拔剑出鞘一试锋芒。

中国现代化至少还需百年

毛泽东早在1956年对外宾讲话中表示过担心,“现在中国人有谦虚态度,是因为我们没有本钱”,但“要预防将来,一、二十年以后就危险了,四、五十年后就更危险了”。半个世纪后的今天,这段话更富现实意义。

其实国家实力强弱并不完全取决于GDP多少,也不仅在于物质变化的大小,还要看地区平衡、社会公平、财富分配、公民权利、法治效率、文明程度与持久稳定性如何。因此温总理认为,“上海和北京的发展不能代表整个中国”,“要建成一个中等发达的国家至少还要半个世纪”,而真正实现现代化,“还要上百年的时间以至更长”。

三、在科学社会主义问世150多年后的今天,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谁胜谁劣仍然难以定论。俄国十月革命创造了社会主义祖国,经过几十年的实践,勃列日涅夫在上世纪80年代中宣布实现了建成共产主义社会的崇高目的。但仅仅几年之后,苏联却静悄悄地消失在叶利钦的一纸文告中,而整个苏联没有一个人起来捍卫社会主义事业。

但是当白宫与华尔街得意欢庆美国独霸世界的大好光景来临不久,美国又很快陷入了两场打不赢的战争,和一场震撼全球的金融风暴之中。唯有13亿人口的中国一枝独秀坚挺于世备受瞩目,这又使世人想到了社会主义的好处。

今天的任务不是致富而是治富

蓦然回首,人们却又发现,中国在“初级阶段”中走过来的那三十年,竟然是资本主义逐渐增多,社会主义不断减弱的三十年。可不是吗,作为社会主义社会象征与顶梁柱的全民所有制与计划经济几乎成为历史陈迹。形形色色的资本主义因素,渗透到了中国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泛滥成灾。贪污腐败现象越来越猖獗了,权贵社会产生了,财富分配失衡了,社会矛盾增加了。

仅仅一代人的时间,革新与复旧相互交替,中国的社会状况、人际关系与精神面貌竟然会变得如此难以辨认,真是不可想象。如果说过去中国的主要问题是治穷,那么今天的任务已经不是致富而是治富。这会比以前更困难,因为既得利益者是不会自动把财富拿出来与穷人分享的。而财富分配不均,将成为社会动乱的重要诱发因素。因此温总理警告说,分配不公与贪污腐败问题“足以影响社会的稳定,甚至政权的巩固”。

现在中国处于社会主义发展的初级阶段,对此不会有人异议。按照逻辑来说,它将来应当还要向中级和高级阶段发展。但值得疑问的是,既然初级阶段就发生了这么多向资本主义转化的现象,那么往后两个阶段又会如何呢?究竟什么才是社会主义建成的标志呢?

这又引导人们产生一种想法,就是世界发展到今天的地步,不要再拿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来划分一切事物和现象了。凡是好的就吸收推行。凡是不好的就改革废除。一切的一切,归根到底还是老邓的话最有远见,最管用:“不管白猫黑猫,凡是能捉老鼠的就是好猫!”

作者是华盛顿中国论坛社社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