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赵紫阳笑谈文革四年变了四个样

字体大小:

编按:本文为作者新著回忆录《无悔坦荡人生》第7章中的一段,书中透露了不少中国高层往事

经过20多个小时的长途飞行,住进代表团就像回到家里一样的亲切。当晚驻联合国大使李鹿野设宴为赵总理洗尘,在二楼小宴会厅摆了三桌。赵与部级随行人员和大使一桌,国际司、新闻司、礼宾司、翻译室与纽约总领事与和我同桌,其他的随行秘书、警卫和医务人员为第三桌。

菜肴很丰富,可惜大家在飞机上吃过四顿饭,已经没有胃口,上菜之后看不到大家动筷子。赵总理穿了一件对襟无领开胸的蓝紫色便装,样子中不中,西不西,市场上很少见过,但穿着很方便。

入席之后,赵说想先喝点稀饭,办公室主任马上去办,一会儿就端了上来。这时,到任不久的李鹿野大使过来向我们一桌祝酒。我因为跟他较熟,就第一个站起来答谢,顺便讲了一句俏皮话,说李大使一来,赵总理就来了。他听了一怔,没有想起来该怎么回答,稍微一顿,才回答说,“不,不,是赵总理来了,我才来的”。

那天晚上,赵总理谈兴很浓。但他不谈联合国,却回忆往事,谈他在文革中的经历。我们一桌就在近旁,大家都很感兴趣地倾听他娓娓动听地说来。

赵紫阳说,从1967到1971年,他四年四个变化。第一年在北京受监护,靠边之后没事干,很逍遥自在。第二年让他到湖南的一个军工厂当工人,改名叫赵明。湖南的工人也不知道这个新来的工人就是广东省委书记。给他干的是钳工活,容易学,主要靠体力。赵说他自己做了一个榔头,直到现在还保留在家里。

失势三年后又被重用

第三年,忽然广州军区的刘兴元司令派人到长沙,要那个军工厂放赵紫阳去长沙见人,有事要谈。军工厂厂长误以为是找他,就冒冒失失地自己去了长沙。见了面,说不找你,找赵明。他回来就叫赵本人去长沙。赵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匆匆忙忙连随身衣服也没有带就跟来人去了长沙。到了长沙,军区派来的人说,你明天跟我去北京,问他什么事,说你到了北京就知道了。实际上,连刘兴元自己也不清楚上面有什么意图。后来军区陪赵的人到了北京之后才知道真相,立即打长途电话给他汇报。

赵紫阳到了北京,一下飞机就看到中组部部长郭玉峰在机场上迎接他。赵心里想,让组织部长来接我,就不是什么小事了。问郭究竟要他来北京干什么,郭说你明天就知道了。车子从机场开到北京饭店,因为过去赵常来北京开会,跟饭店负责人比较熟。那位负责人说,你来这里就好了,老干部解放后,暂时都在这儿住。赵说那好,请拿酒来,先喝点酒吧。

第二天,周总理要在人民大会堂接见赵,还有纪登奎、吴德和郭玉峰在场。但等了很久不见总理来,因为他正好在和内蒙的人谈内蒙班子问题,大概矛盾很大,一时完不了。于是安排赵等人先看一部大庆纪录片。

电影还没放完,总理来了。说现在内蒙的班子刚定下来,要赵紫阳明天就去呼和浩特,参加班子当革委会副主任和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赵说我这几年一直在受监护,连党组织生活也不能过,还不是一个党员呢,总理说,这有什么关系,你去了就是党员了。

就这样,赵就马上赶去内蒙。上午到呼市,下午参加党代会,当选领导成员,排名第四把手。当时内蒙自治区第一书记是军人出身的尤太忠。他曾在老解放区晋冀鲁豫当过旅长,而赵紫阳是当时的地委书记,两人早就认识,合作共事没有问题。后来林彪死了,广东省成立革委会,赵紫阳又被调往广东出任省委第一书记,1975年,邓小平又调赵去四川任党政军一把手。赵治理有方,两年之内就使四川粮食增产100亿斤,得到了四川农民“要吃粮,找紫阳”的称颂。

毛泽东一句话改变命运

1986年,邓小平在接见南斯拉夫客人时指出,中国的经济发展我管全局,赵紫阳同志抓具体落实。即使全局设计得好,要是抓具体的配合不好,也是事倍功半,赵紫阳同志是一个成熟的经济实干家。

为什么当年周总理会突然找赵出来呢,因为毛泽东有一次见到周,忽然想起一些他过去见过的人,说我记得广东原来有个赵紫阳,很能干,他现在到哪里去了,这个人不是可以出来工作吗?

就这一句话,决定了赵的命运,使他脱离监护,东山再起。听了赵的这一席话,了解到鲜为人知的那一段内幕故事,人们不能不感慨系之,但究竟应该把它当作趣闻还是悲剧来听呢?

作者是华盛顿中国论坛社社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