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用雅努斯的眼光看世界

字体大小:

古罗马历法用雅努斯(Janus)的名字来命名每年的正月份。因为这位天宫守护门神的脑袋长着两副面孔,既能往后看过去,又能往前看未来。如果世人今天跨入21世纪第二个十年之际也用雅努斯的眼光来看世界,那就不但会惊叹世界变化之快,而且很难想象往后的世界究竟会变成什么样。 

反恐战争拉开帷幕

当第二个千禧年十一年前降临地球受到世人祝福时,谁会想到那象征金元帝国辉煌的纽约世贸大楼,忽然会在21世纪头一年的某天被整架飞机充作人肉炸弹毁成一堆废墟。从此恐怖活动就像瘟疫那样在世界各地四处蔓延,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消失。

接着,朝战越战过去半个世纪之后,局部战争又在阿富汗与伊拉克相继打响。不过战争的形式与性质却变了样。过去是美国往外打,想打谁就打谁。现在是一场既无战线又看不到敌人的超常规战争从外往美国里边打。军力首屈一指的美国,无论内外都在被动挨打,即使耗尽资源军费与大量兵员不想打也非打不行。 

全球化时代的金融危机

世界不知不觉地滑进全球化时代。跨国公司与国际垄断资本不用厂房不雇劳力,光凭一份设计图纸与市场营销手段,就能对落后国家的廉价劳力敲骨吸髓榨取超额利润。同样不可想象的是,信息革命与知识经济产生的高端产品像潮水般涌向世界。古人“学富五车”就算饱学之士,而今科技创新的一个笔记本电脑,顷刻之间可将古今中外大量信息传遍全球,变为人人可获的知识与技能。

由马克思《共产党宣言》揭开序幕的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世纪性搏斗,由于苏联解体而走到历史的尽头。然而中国借助资本主义的资金技术和市场,却以改革开放的妙方使被文革搞得山穷水尽的社会主义起死回生。西方世界由于战胜社会主义而高奏“历史终结”的凯歌,可是金融危机突然爆发泛滥全球,被美国新保守主义奉为至宝的这一论断立刻被抛之九霄云外。马克思主义诞生一个半世纪之后,人们又重新想起了马克思。

前后两个千禧年相交之际发生的这一切现象,说明两种社会制度皆非完美无缺,既有长处又有弊端,必须不断完善自己来接受历史的检验。

美国衰退、俄国复兴、中国崛起

如果回头再看大国关系与力量对比,那变化之大更是难以置信。在世界权力角逐场上,从前凤驰电掣的欧洲不得不从快车道上退出。中国的飞鸽牌脚踏车却换成“奔驰”跑车快速向前赶超美国。

美苏争霸早已成为褪色的历史篇章。经历过斯大林的暴虐,赫鲁晓夫的轻率,叶利钦的迷糊和戈尔巴乔夫光说不练的空谈之后,俄国终于失去了国土与国力的一半,只能靠出售资源和军火来过日子。普京纵有回天之心却无回天之力,其最大功劳也许是使俄罗斯得以跻身“金砖四国”的行列。

回溯历史,大国兴衰都要经历百年之久。大英帝国在1815年维也纳会议之后兴起,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尚未终了时趋于没落。美利坚帝国步其后尘称雄于世,使日不落帝国望尘莫及。可是伊拉克与阿富汗两场小战,却把世界头号强国拖得精疲力尽债台高筑。即使从现在起不再欠债,美国现有的内外债务总额也要经过十届总统的任期才能彻底还清。

美国有人否认衰退。而衰退包含两层意思,一是失去原有的力量与威势,二是无力维持现有的帝国格局,被各种困难与矛盾所困扰。美国确实还不到大英帝国当年行将退出历史舞台那种地步,然而正在从壮年转向暮年,不可能再做独霸世界的迷梦了。

与之相反,中国的崛起和快速增长却令举世震惊。没有多久之前日本还深信中国至少比它落后20年,因此东京在龟兔赛跑中即便打他几年瞌睡也不在乎。然而眼睛一刹事情就大变样,北京的国际列车以令人惊讶的高速度超越日本欧洲。整个西方仍在金融危机的秋风肃杀中颤抖时,巴黎伦敦生意清淡的奢侈品商店老板发现,如今腰包最鼓最舍得花钱的买主,是来自北京上海的富豪与新贵们。

中美关系与当年苏美关系不同,因为中国无意与美国争霸,也不想控制别国,划分势力范围。苏联除了武器之外没有别的,它没有中国那么多的商品倾销世界。斯大林当年所谓世界分割为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个市场的理论站不住脚,因为卢布根本就成不了国际货币。

中美关系 世界瞩目

美国现在有人想把自己衰退的账算到中国头上,是没有根据的。有人在华盛顿查自己的银行账户,发觉接电话的对方竟然是新德里的印度小姐。既然贪图便宜而大买中国货,为了节省工资开销而把业务大量承包外国,那岂不是等于挖本国制造业的墙脚,把更多人投入失业队伍。不怨自己反怨别人,岂非怪哉。

其实美国国力衰退怪不了中国,不过中国乘美国深陷伊拉克阿富汗战争泥潭,毫无后顾之忧快马加鞭搞经济倒是事实。如果说现今与过去大国力量对比变化有何不同的话,那就是德国兴起时大英帝国依然称雄欧洲,而中美两国则是一方崛起与一方衰退发生于同一时候,相互之间并无直接关联。

多年来的事实充分证明,中美关系已经成为一种“相反相成”的大国关系。由于双方利益相互交叉,合则两利,分则两害,使这种关系客观上包含着一种自动调适的机制。就是每逢破裂或对抗的时候,就会自动调整到不至于爆发性对抗的适当程度,必须寻求妥协与回旋的余地,以避免事态发展到无可挽回,非相互摊牌而决一雌雄不可的地步。最近一年来中美关系从动荡走向缓和,特别是胡锦涛主席此次访美受到双方高度重视的事实,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由于西方不亮东方亮和西线无战事,世界经济与外交中心正在从欧美向亚洲转移。中国在亚洲不断扩张实力与影响,迫使美国力图重返亚洲。其实自从19世纪美国通过美西战争占领菲律宾以来,美国从来就没有离开过太平洋。更不用说它是二次大战中太平洋战争的主力,跟亚洲各国早就保持着密切的关系。

尽管中国在亚洲谨慎小心经营多年,而且给亚洲国家很多实惠。然而,从历史渊源、政治体制与价值观念上看,它们对美国比对中国更亲。何况随着中国的日益强大,中国与亚洲国家存在领土纠纷,它们在自身与亚洲安全问题上对北京的担心与日俱增,需要仰仗于美国的保护。

由于领土问题的解决不可能双赢。要把东西从别人嘴里掏出来,唯一的办法只能诉诸武力而很难协商解决。因此中国十年之内必有一战的可能性只会增加不会减少。万一事态真的发展到那一步,亚洲局势就必然紧张起来,而中美两个大国的较劲也就在所难免。这就是今天需要考虑周全以防明天局势恶化的重要原因。

作者是华盛顿中国论坛社社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