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论埃及人民运动的胜利及其影响

字体大小:

两周前风起云涌的埃及反政府斗争,近几日以更为猛烈的势头向各地扩展。在全国人民声势浩大的压力下,穆巴拉克先是在10日表示愿意移交权力,仍想把总统任期拖延到9月为止。但他的话音刚落,军方首脑在11日接着就宣布穆已下台,并且离开开罗,从而很不光彩地给他的政治生涯写下了句号。

究竟穆巴拉克是改变初衷被迫下台,还是军方发动一次秘而不宣宫廷政变把他拉下马,其中必有缘故,内情有待今后披露。但无论如何,埃及这一场举世瞩目的人民起义运动,终于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古罗马皇帝安东尼在他的名著“沉思录”里曾经讽刺道,当一个演员被主人命令从舞台上辞退时,他还抱怨“我只演了三场,还没有演完第五场哩”。现今这位独霸政坛三十年之久的埃及总统,演过三场已是一片倒彩声,还想赖在舞台上不走。结果是逆历史潮流而动,被人民赶下台来。至于他今后的出路,由于担心埃及人民秋后算账,对他进行公审,估计他很可能远走他乡,无法圆其“终身总统美梦”而去当海外的“终身寓公”。

经过漫漫长夜,埃及人民在苦难和觉醒中发现了自己的力量。他们万众一心开展反独裁反贪污,要民主争民权的人民运动,以坚持不懈的斗争结束了“穆巴拉克王朝”,揭开了中东文明古国历史的新篇章。

民怨沸腾 要求变天

为什么埃及局势发生突变,来得快胜得快?其根本原因是由于全国经济与政治矛盾积累太深,整个社会陷于贫富两极分化,埋下了火种。

长期以来,穆巴拉克政府不实行有效政策缓解社会矛盾,只靠军警特务“以压维稳”。百姓由于无求可诉无路可走,不得不采取激烈行动,终于引发一场铺天盖地的熊熊烈火。

自从上世纪50年代末以纳赛尔(纳塞)为首的少壮军官推翻法鲁克王朝以来,埃及一直处于军政权的统治之下。从纳赛尔到萨达特(沙达特)和穆巴拉克,三届总统垄断国家权力超过半个世纪。虽然他们奉行反对西方殖民势力和犹太复国主义政策,维护阿拉伯国家的独立与团结,使埃及成为第三世界一支重要力量。但这些军政府从上到下利用权力谋取私利,未能切实有效地改善民生。不但严重阻碍埃及经济发展,而且造成埃及深刻的社会危机,孕育了社会革命的火种。

革命对象要当改革主导

埃及全国8500万人口中(注:西方报刊最新统计),十分之六的贫穷人口占有社会财富不足五分之一,而五分之一的富裕阶级却拥有全部社会财富一半以上。近乎一半人口陷于失业和半失业。即使低级公务人员也只能以微薄工资勉强维持生活。大量高校毕业生和青年知识分子被排除在生活主流之外,深感前途茫茫。因而怨气冲天,感叹自己虽有“第一世界的能力却过着第三世界的生活”。一位了解埃及社会情况的西方人士说,由于找不到谋生出路,很多埃及人不得不流浪街头,被迫在“不是做乞丐,就去当小偷”之间作选择。对政府积怨之深,可想而知。

形成强烈对照的是,穆巴拉克在位30年实行“家天下”统治,以各种手段为他本人及其家族积累财富高达400亿美元之巨。埃及军政各部门腐败成风,官商一体贪污盛行,豪富与高官过着骄奢淫逸生活,民怨随之不断增长达到怒不可遏的沸腾程度。在这种情况下,穆巴拉克势必成为众矢之的,要他下台以谢国人的强烈呼声也就成了这次埃及风暴的根本原因。

面对埃及人民的抗争运动,穆巴拉克先是按兵不动拒绝人民要求。眼看风暴势不可挡,就以退为进宣布不再竞选下届总统,并让儿子退出执政党领导机构。与此同时则起用军方亲信出掌大权分任副总统与总理。他们以改革国家权力结构为名与埃及各派政治力量进行协商,力求把埃及政治改革进程操控在自己手里。

这就是说,身为埃及革命对象,穆巴拉克还想摇身一变充当改革的设计师和带路人,假借改革的名义来安排亲信继续执掌权力,以便变换手法延长统治、转移财产,保留武力镇压的手段。正因如此,埃及人民与各反派反对力量才坚持要他下台,防止穆巴拉克继续利用手中权力对人民进行反扑。

埃及政局关系中东安危

埃及这场政治风暴,引起了全世界的密切关注。在中东地区有重大利益的美国,更是担心动乱会影响到它在该地区的战略利益。从奥巴马与希拉里(希拉莉)的口风中可以感知,华盛顿一方面想赢得埃及人民好感而对穆巴拉克施加压力,要他加速政权“和平过渡”。另一方面又担心埃及政权更替可能进入歧途,导致伊斯兰极端势力在埃及与中东地区扩张。左右摇摆的结果,最后还是选择了穆巴拉克所企求的立场,让他继续掌权直到埃及产生新的权力结构为止。

美国一向标榜要提升世界民主自由,实际上却想左右逢源,根据形势变化来确定政策选择。原任华盛顿乔治城大学外交系教授的基尔派特里克曾经为美国外交参过一策,只反左派独裁不反右派独裁。里根对此大为赞赏,把她提拔为阁员级的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现在奥巴马政府也在打同样的牌,在埃及政府与人民之间两头下注,其目的是要继续操纵埃及政局,以保持美国既得利益。

现在穆巴拉克这块绊脚石已经搬开,埃及人民取得了争取民主维护权益的伟大胜利。然而,根据埃及的历史与国情来看,穆巴拉克被推翻后,也未必就意味着埃及政局从此就能稳定,民众的希望就能实现,埃及今后会走上顺利发展道路。这是因为:目前各反对派力量既未结成联盟,又无施政纲领,更没有能够一呼百诺的公众领袖。

埃及的反政府群众只是在反对穆巴拉克的大旗下走到一块,并且在并肩斗争中也竞相分别发展组织,积聚力量。在穆巴拉克倒下后组成新政府时,权力如何分配,内外执行什么政策,究竟谁听谁的,各派之间无休止的争权夺利势必影响埃及政局稳定。其中穆斯林兄弟会的动向尤为令人注意。

中东地区石油资源丰富,多数国家处于王朝统治之下。埃及作为地区大国,阿拉伯民族主义意识强烈,人民生性强悍乖张,穆斯林原教旨主义更有可能兴起而四外扩张,由此引发邻国政局动荡,造成埃及与他国关系的紧张和摩擦。穆巴拉克向奥巴马传言,认为美国不了解埃及的文化,实际上是暗指埃及人民易于冲动而少理性,具有易闹事而难成事的性格特点。

第三、埃及地处亚非拉交界之处,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每年通过苏伊士运河的贸易量和航运吨位占世界总额的95%。从红海之滨往东南方向延伸的广阔地带,分布着石油资源丰富而又处于王室统治之下的各个阿拉伯国家,亲西方的以色列和强烈反美的伊朗。以上各种地缘政治、经济利益和宗教因素交汇一起,使得这一片阿拉伯世界及其邻近国家的内外矛盾错综复杂,特别容易产生国与国之间的矛盾和摩擦。如果埃及动乱最终导致政府更迭以致被激进势力掌权,那么首先世界石油价格将会暴涨到令人难以接受,埃及动乱对世界产生的影响与后果,也许会使人感到更大的忧患。

作者是华盛顿中国论坛社社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