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看中东革命的“破”与“立”

字体大小:

从突尼斯及埃及点燃起来的人民革命烈火,已经燃遍了整个中东和北非地区,在21世纪初的世界历史上写下了波澜壮阔的一页。面对人民的讨伐和冲击,外强中干的突尼斯总统本阿里落荒而逃,埃及的阿拉伯世界强人穆巴拉克迎风而倒,利比亚狂人卡达菲大势已去犹在顽抗。其余的国王、首领和统治者们则大发慈悲,想用散发大量银子来收买人心苟延残喘。

在赶走西方殖民主义之后几乎沉睡了半个多世纪的中东北非阿拉伯世界,现在忽然成了举世瞩目的一大热点。眼看着它的星星之火顷刻变为燎原烈焰,人们既想探究这场革命烽火的源头从何而来,更为关切它最终走向何方,产生什么样的结局。

用马克思主义的经典理论来看,这是典型的无产者与有产者之间的阶级斗争。用中国人的观点来看,这好像是打土豪,分田地的农民革命。阿拉伯人自己认为,这是新的阿拉伯复兴运动。伊朗总统内贾德则以场外观众身份赞赏它是继伊朗之后的又“一波新的伊斯兰革命”。

阿拉伯国家革命成败的关键

无论人们怎么定性,阿拉伯国家的革命和古往今来各种革命运动一样,也会有“破” 与“立”的两个阶段。现在这场革命正在方兴未艾,破的阶段何时完了还很难说。至于其最后结果,看来将取决于以下的内外三大因素:

一是这些国家的社会经济与文化基础,因素决定革命能走多远。阿拉伯世界除了几个得天独厚的产油国家靠石油吃饭之外,大部分是资源贫乏、工业落后、财源不足的小国。革命的目的应该是维持社会稳定,为经济发展扫清障碍创造条件,根据本身的条件来决定发展的战略,而不能陷于无休止的混乱和斗争。

二是这些国家人民的愿望和作为未来政权骨干的知识精英,人的因素决定国家政权的体制与功能。当那些升斗小民与失业知青起来向当权者造反时,他们想的首先是如何把天皇老子拉下马。心里并没有装着一个政权设计与未来财富分配的蓝图。革命成败与否,不在于冲锋陷阵,而在于建立一个自由、民主的权力结构与财富公平分配的社会机制。

三是这些国家的外部条件,决定它们会遇到多大阻力,获取多大助力。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任何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发展,都离不开以资本主义生产、销售与流通为主的世界市场。如果一个国家的政策建立在向西方世界挑战并想与之一决雌雄的观念基础上,它势必会耗尽资源无功而返。

这场革命的走向与结局

从这三个制约因素和一个月来阿拉伯革命的实际情况来看,人们也许可以对它的走向和结局做出某些初步的推断。

首先,它是一场以平民为主体的社会底层要求民主、平等与均富的革命。其锋芒针对只求暴富不顾民生、实行独裁压制民权的有产者与统治者。从这种愿望和要求出发,革命的目的是要建立一个伸张民权与平均分配的政治制度。

第二,这场革命是内向,而不是外向的。西方舆论特别注意到,在中东阿拉伯世界整个反独裁斗争发展过程中,并没有出现强烈反对美国与西方的呼声,或者表现出任何想要以阿拉伯革命来消灭基督教以色列的强烈敌对情绪。反倒是也门总统想以西方势力介入为借口来加强对人民的镇压。

第三,在整个革命运动的过程中,所有参加者,包括血气方刚的青年,饥寒交迫的贫民,以及难以糊口的低级官员,都表现出一种理性、平和、适度和愿意寻求妥协合作的态度,这是前所未有的。他们只是在政府军警施行暴力手段进行镇压时才相应地以暴对暴,进行自卫。但是一旦真正受到军事镇压时,这些“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的造反者,也同样会拿起武器来进行激烈的反抗。

第四,这是一场阿拉伯世界的革命,但不是德黑兰所希望的伊朗式的“伊斯兰革命”。自从1979年伊朗激进伊斯兰教派推翻巴列维王朝,实行“伊斯兰革命”以来,伊朗内外政策发生了180度的转变。国内以神权取代政权,以教士取代教师,对妇女实行歧视,对舆论加以钳制,实际上是以宗教名义实行独裁专制。对外则以美国和以色列为天敌,誓言要消灭以色列作为国家的存在,企图彻底改变中东地缘政治版图。

尽管伊朗宣称埃及与中东的动乱和革命是伊朗式的革命,但并没得到事实的印证。由于资源和经济条件的限制,中东北非地区阿拉伯国家,即使像埃及那样的地区大国,也存在严重的经济和财政困难,每年仰赖于美国的大量援助来支撑财政开支。这种因素,实际上制约了中东地区是否应该像伊朗那样奉行极端反美政策的一个取向。

阿拉伯国家中间确实存在极端激进的政治与宗教势力。但只要本地区的大国埃及与沙特阿拉伯不被卷入这股极端反美势力的潮流,那里的局势就不至于发生整体性的变化。如果哪个小国被极端势力掌控而仿效伊朗模式,那么它不但影响不了邻近国家,甚至会把本国经济与民生拖进极端困难的境地。

因此,从整体上看,阿拉伯世界的这场革命,不至于演变为激进的伊斯兰革命,而有可能实行温和的渐进式的社会变革。

无论从世界战略和世界经济层面上看,中东都是世界上极为重要的地区。阿拉伯世界的大动荡大动乱,虽然起因于该地区本身的原因,但其影响却扩及整个世界。仅仅从石油价格来看,万一中东地区陷于长期的动乱以至战争,汽油价格飚升到十美元一加仑,世界各地还能安稳如常吗?因此,世人寄望于中东的是,经历过这一场猛烈的革命风暴之后,阿拉伯国家的动乱能够逐渐平息下来,当权派要作出切实的让步,通过各派势力的上下协作与政治改革,逐步实现全国和解与社会渐进变化,为整个世界的和平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

作者是华盛顿中国论坛社社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