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美国忽闻干涉主义挽歌声

字体大小:

2009年初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时,笔者曾在分析白宫易主的评论中指出,历史也许会证明,假如布什是金元帝国全盛时代最后一任总统,那么奥巴马将是美国下滑时期面临内外困境的首位总统。

两年来的形势发展证实此言之不虚。最近美国财政亏空债台高筑闹到联邦政府无法开支被迫关门的地步。干预利比亚战事又进而复退,印证了这位力不从心的美国总统已经视对外军事干预为畏途,与当年刚愎自用的布什形成天壤之别。

出兵容易收兵难

回顾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从杜鲁门、肯尼迪、约翰逊、尼克逊、里根到老少布什,美国凭着手里的金元与大棒,一向奉行干涉主义的对外政策。先后对朝鲜、越南、格林纳达、巴拿马、黎巴嫩、索马里、伊拉克和阿富汗使用武力。但从来也没有过一位总统像奥巴马那样,对外猛然发动一场战争几天之后忽又鸣锣收兵,承认“要想改变利比亚的政权是一个错误”。

奥巴马这种出人意外的决策,引起了美国朝野对国家安全与外交政策的争议。《外交事务》双月刊主编基迪昂认为,“过去肯尼迪与约翰逊在越战中越陷越深,既未考虑怎样取胜又无撤出的战略。布什只醉心于推翻萨达姆,从没想一想推翻之后会出现什么局面”,“这回对利比亚究竟要保护平民还是推翻卡达菲”,事先竟然缺乏明确目标。

约翰霍布金斯大学教授曼德鲍姆则从经济角度来看军事问题,强调美国如再不控制预算赤字,将难以保证国防与外交开支,负担阿富汗与伊拉克的沉重军费,和保持美国在中东、东亚与欧洲的军事存在。

4月10日,基辛格与贝克两位前国务卿也在《华盛顿邮报》联名发表文章,指出利比亚无关美国根本利益,美国只能出于保护平民目的而采取有限军事行动,不应扮演世界警察的角色。他们提出所谓奉行“务实理想主义”(Pragmatic Idealism)政策的主张:美国在准备实行干涉主义政策之前,必须有明确目的,审视客观条件是否有利,考虑能否获得国会与人民支持。

其实,奥巴马本人并不热衷于军事干涉。他不过是前人放肆后人受罪,勉为其难地硬撑美国的门面而已。前年竞选总统时,他曾用“Yes,we can”一句话向选民作出承诺,以示改变美国的决心。可是两年来美国财政超额亏空,失业居高不下,民生未有改善,战争耗尽资源,累计死伤无数。无论国情或他本人处境变得越来越糟。

在如此内外交困的情况下,难怪奥巴马要特别倚重国防部长盖茨的清醒头脑和明智决策。因为他吸取了入侵伊拉克的教训,明确反对美国过度卷入对外军事干涉,警告国人如果谁还主张对亚洲和非洲出兵,此人必是“脑残”之辈。 

今后美国政策动向与台湾问题 

既然美国朝野一片“干涉主义”的挽歌声,那么人们是否可以认为,这个独一无二的超级大国从此就会不再充当世界警察,出兵干涉他国事务呢?

那倒未必。因为出兵外国进行军事干涉与否,只是为美国利益服务的手段。它不但取决于主观意愿和能力,更取决于客观的需要。

总的看来,这个问题今后会有两种不同的可能。一种是,如果情势紧急,例如已成基地(卡伊达)组织另一温床的也门政府倒台,恐怖势力乘机夺取政权,使也门变成另一个阿富汗。或者将来伊朗拥有核武器之后加强对美国挑战和对以色列的压力,甚至不惜发动一场伊斯兰教“圣战”来讨伐基督教,从而掀起一场世纪性的大灾难。无论前者或者后者,都会迫使美国进行大规模的军事干预来阻止这种情发生。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更为险要的情况:即使美国主观上需要出兵,却受制于客观因素而难以出兵。那就是台湾问题。

台湾问题是中美关系中的一根喉头之刺。自从尼克逊访华与中美建交以来,由于中美两国联手抗苏和双边关系进入蜜月期,才使台湾问题暂时隐退,没有成为重大阻力。但是随着中国国力迅速增长和以李登辉、陈水扁为首的台独势力坐大,台湾问题又在中美关系中不断浮现成为阻梗。

尽管近年来两岸关系取得很大进展,但是中共并不认同马英九“不战不和不独不统”的立场,并未改变两岸统一的最终目标。随着中国军力的迅速增强,北京在台湾问题上的口气已显得比过去更为坚定和强硬。中国军方在为武力统一台湾进行准备时,显然已把对付美国介入作为一个重要军事部署。

很多年来,由于中美军事力量悬殊,美国明知北京不敢动手,只须强调美国对《台湾关系法》的存在和有效性就足以使对方保持沉默。但是现在,台湾海峡的内外形势变了。中国决不允许两岸分裂状态无限期拖延下去。为了杜绝台湾独立的可能,北京必须进行以武力统一台湾的准备。

美国仅凭一纸《台湾关系法》就想吓阻中国止步的想法已经过时了。如果美国决心干预,则中美之间势必会爆发一场其后果不堪设想的核战争。美国是否一定要为台湾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必须有所深思和考量。中美台三方需要寻求一项现实而可行的协议,那就是两岸都接受“一个中国”的原则,同时又保持目前分而治之的局面,直到产生双方都可接受的解决办法为止。

正是因为台湾局势在变,美国朝野的论调也开始出现变化。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前副主席欧文斯曾在英国报纸撰文指出,军售台湾并非解决“台湾问题”的最好办法,只有美国放弃《台湾关系法》与对台军售,才能改善美中关系与解决“台湾问题”。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格拉瑟在今春《外交事务》双月刊中提出新的观点,由于北京坚持对台主权的“不可谈判性”,为了避免美中两国因为台湾问题而爆发核战的风险,美国唯有放弃台湾。前美国驻华大使与太平洋军区司令普理赫则建议美国全面检讨《台湾关系法》与对台军售,以适应形势的变化。

显然,究竟如何调整美国对台政策以因应台湾海峡局势变化,这才是未来美国对外军事干预政策必须考虑的最大问题。

作者是华盛顿中国论坛社社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