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聿文:朝鲜为什么拥抱中国

特金会峰回路转,在其背后,中国的角色时隐时现。当朝鲜对特金会发出威胁时,特朗普就批评中国在背后起了不好作用。尽管这未必是事实,但也反映了美国对中朝密切关系的担忧和不满。

今年3月25日之前,可能没有几个人会预料到中朝关系有大幅改善,之后也没有多少人预料到在两个多月内,金正恩竟然二访中国。在此之前长达近七年里,中朝领导人没有互访,双方高官也很少来往。官方的经贸文化交流活动也几乎中断。舆论方面,倒不时从朝鲜传来批评中国的声音。尽管中国官媒很少主动提及朝鲜,但民间对朝鲜的批判早成一片。

中朝关系的此种状况,让世人觉得两国渐行渐远。事实上在中国,包括笔者在内的很多人士,就主张中国应该主动和金氏政权切割,甩掉这个包袱。正鉴于此,当今年初朝鲜对韩国发起冬奥会和平攻势,半岛局势大有翻转之际,国际舆论起劲唱衰中朝关系,认为中国将被韩朝排挤出半岛,这一看法也得到中国国内部分人士的响应。

可是突然之间,金正恩就坐着他的老式专列,毫无征兆地来到北京。之后,中朝关系全面升温,两国被停止的高官访问和各种活动迅速展开,再次奏响了传统的友谊之“歌”。

从各种信息来看,金正恩的两次中国之行都是其主动提议的。因此,这就给外界提出一个问题,朝鲜为什么在此时机要和中国重修旧好,金正恩拥抱中国的意图是什么?

我尝试着给出如下解答:

第一,在朝鲜的弃核游戏中,需要中国平衡美国的极限压力。

尽管金正恩去年顶着国际社会压力,完成了核导武器的试验和发射任务,但也领略到了特朗普与众不同的“怒与火”式的施压风格。同历任美国总统不同,房地产出身的特朗普不按常态出牌,喜欢发推文说狠话,同时也热衷交易,性格极端不稳。外界根本不知道他下一刻会说什么、要做什么,这导致美国政府的政策也失去稳定性。

但就是这样一位总统,偏偏有着良好的兑现诺言信誉,不管人们对特朗普的政策如何评价,他上台一年多,还真的对他之前的承诺说到做到,如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减税、废除巴黎气候协定,包括最近的废除伊朗核协议等。一个让人捉摸不透,同时又说话算数的总统,掌握着世界最大的权力,与这样的总统打交道,是会使人很没底气的。

如果金正恩打算在去年完成核导试验任务后,今年以有核国家身份准备同美国谈判,面对特朗普的这种行事方式和极限施压,他就必须小心再小心了。特朗普之前多次放话,朝鲜若不弃核,不排除动用军事手段,尽管这个可能性不大,但也不得不提防,万一特朗普就真的这么干了呢?朝鲜虽然拥有核武,但朝美根本上不是对称的谈判对手。

要防止特朗普走向极端,朝鲜就必须引入一个和美国力量大致相当的外部力量,来平衡和制约美国,而且这个力量对朝鲜政权至少不持敌视态度。环顾四周,只有中国合适。中国虽然参与了联合国的对朝制裁,但两国毕竟曾有共同抗美经历;且中国政府认为朝鲜关乎中国重大战略利益,所以当朝鲜向中国伸出橄榄枝时,中国不会不理。

第二,朝鲜大力发展经济,需要中国的资金和技术援助以及放松制裁。

朝鲜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作出了集中全部力量进行经济建设的决定,这是朝鲜基本国策的调整和转向。此前朝鲜实行“核经并举”路线,但由于频繁试验和试射核导,实际上变成了核武优先,将大量资源投入到核武的开发中。

以朝鲜国力之弱,核武和军队占用国家过多资源,用于经济和民生的资源就势必少得可怜。现在又遭受联合国空前制裁和美国单方面的制裁,再不重视经济建设,集中精力发展经济,或许联合国的制裁尚未结束,朝鲜的经济就垮了。没有经济做支撑,再厉害的武器也保障不了国家安全。这个道理金正恩和朝鲜领导层是懂的。

以前朝鲜不是不想发展经济,提高百姓生活水平,但外部条件不好,另外更担心没有核武器会遭受美国的随时打击,所以金正恩的思路是咬牙过苦日子,也要先把核武器搞出来。现在这个任务完成了,可以把重点放在发展经济上,一心一意搞建设。但发展经济没有资金和技术不行,靠封闭的自我积累要等到猴年马月;而在联合国制裁下,外部的资金和技术也基本被掐断,要打破这种状况,也只能靠中国。

中国有钱还有技术,为使朝鲜不因经济出现问题而造成政局和半岛局势不稳,中国也愿意帮助朝鲜。另外,如果谈判顺利,中国也答应放松部分制裁。可以说,在救活朝鲜的经济中,中国的角色是其他国家代替不了的,至少在全面弃核前是这样。

上述两个层面大多数分析家都能想到,除此之外,我认为还有第三个层面应该注意,即朝鲜从中国国家发展方向的转向中,认识到了中国是另一个自己,从而愿意拥抱中国。

在中朝首脑的两次见面中,双方都大谈传统友谊和社会主义国家的身份。此时重提这个,不是无的放矢,其背景就是中国意识形态的全面左转,重新回归共产主义的话语体系,这让朝鲜找到了安全感。

中朝虽然都挂着社会主义的招牌和有着一段共同的历史回忆,但双方实际是走向了两条不同的发展路径。中国社会内部的多元是朝鲜所不具备的,所以,虽然中国官方也一直在打击“异端”思想,但并不能消灭它。这种“异端”思想体现在中朝关系上,就是中国民间对朝鲜的批评在这几年明显多了起来,不满和反感情绪达到高点,甚至鉴于朝鲜不顾中国劝告执意发展核武,连官媒也开始批评朝鲜,主张中朝友好的声音则变弱。这让朝鲜担忧,如果此种情形发展下去,中国将会真的抛弃自己,朝鲜将不得不独自面对来自外部世界的强大压力。

中共十九大和今年“两会”是一个拐点,使朝鲜打消了意识形态被孤立的不安感。十九大确立了习近平思想,“两会”废除了国家主席任期制。以此为标志,中共完成了领导体制的“一人控制”和意识形态的回归共产主义,中朝在政治发展上实际已经“同流”,中国成了另一形式的“朝鲜”。这无疑使朝鲜放心:如此,中国是不可能抛弃自己的。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两会”刚结束,金正恩就急着造访北京。

事实上,中朝恢复友好关系后,中国国内公开批评朝鲜的声音受到官方压制,支持朝鲜,主张中朝友好的论调又占据中国舆论主流。

(作者是中国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

(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

要防止特朗普走向极端,朝鲜就必须引入一个和美国力量大致相当的外部力量来平衡和制约美国,而且这个力量对朝鲜政权至少不持敌视态度。环顾四周,只有中国合适,中国虽然参与了联合国的对朝制裁,但两国毕竟曾有共同抗美经历,且中国政府认为朝鲜关乎中国重大战略利益,所以当朝鲜向中国伸出橄榄枝时,中国不会不理。——邓聿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