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日本为何总不乱?

字体大小:

3月11日,日本发生其地震观测史上最大规模的9.0级大地震。地震+ 海啸+ 核辐射三合一,“立体”地冲击了日本,也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但当事人的日本似乎依然纹风不动,令人敬佩,也产生疑问,为何日本总是如此淡定?为何日本总是不乱呢?

地震、台风、海啸,对环海而居的日本人来说,原本就不是什么怪力乱神,也不是世界末日。准确说,是生活的一个部分、自然的风景。外人同情日本人的境遇,他们却似乎不当一回事,因为有如画的山川和海岸,有用之不竭的清洁水源,更有亲潮黑潮遍布的富饶海洋,甚至有一年四季都在冒泡的温泉,即使是有“三兄弟”(地震、台风、海啸)在虎视眈眈,也没有人要逃亡,也没有人要迁离“故国”。

双重性格不胜枚举

3.11超级地震,日本称“东北关东大震灾”却带来崭新状况。就在恶人“三兄弟”经常出没的海岸线,日本引进一批异化物,人类以为已经被驯化的核能,它不仅野性未改,暴戾本性远比“三兄弟”还残虐。如今“四人帮”如虎添翼,超大型天灾加上人为惨祸,成了“天灾人祸”再次降临日本。日本再次陷入核打击的深渊。

很多日本人原本属于核反应过敏症候群,原因是在广岛长崎接受过人类首两颗原子弹的洗礼。但日本人又有健忘症,而且现实主义是其民族特点,跟大潮更是其基本通病,虽然年年都举行世界规模的反核运动,同时却又是最充分利用核能的。

日本的双重性格真是不胜枚举。他们好战,从战国时代到二战结束,却又从来不曾参加过“革命”。他们暴戾,却又最守秩序,兢兢业业,默默奉献,还忍受各种自然灾害的煎熬。他们还善于关照他人,唯一特点是不能接受别人的耻笑。

日本人很冷静,特别在大祸临头的当儿,他们会默默接受现实,沉默等待灾难的过去,奉公守法,照章行事。

笔者欣赏韩国同业这次发自日本的观察、描述和报道。《朝鲜日报》驻日记者鲜于钲的现场报道让笔者几乎哽咽。他说,从千叶到仙台的400公里公路,尽是挂着仙台牌照的汽车长龙,是归心似箭要回乡寻找消息断绝家人的行列。但没有一辆车子插队或超速行驶。他们依然保持沉着和循序。否则汽车一旦扎堆,整个道路就会瘫痪。

韩国记者体验的是东北受灾最严重的地区。大部分加油站都已停业。由于炼油厂储油罐爆炸,加上交通瘫痪,汽油运输中断。一些还剩有汽油的加油站外,汽车排起了两三百米的长队。等加油需要一两个小时,一次只能加10公升或2000日元的汽油,等待加油的汽车就只能像传送带般移动。但没有一辆车插队,也没有看到要求“多加点”的人。需要更多汽油的人,须前往其他加油站,再排一两小时的队。不仅是加油站,在限量供应饮用水的学校、限量出售矿泉水的超市、限时开放的厕所等等,随处可见排起数百米长队的人群。

另据路透社发布的照片。仙台市民在一家学校操场里,像蚂蚁般排成长蛇阵,只是等候取水。照片不仅反映了灾民生活的困苦,更由于交通瘫痪,物资供应不足,虽然灾民发挥了最高的忍耐力和坚韧力,在刺骨寒风中双重受苦,而有关当局束手无策,这才让人同情。

日本人在自我催眠?

日本人一向被评价为,是个很会关照他人感受的民族。鲜于钲在日本已工作和生活了5年半,他自称亲眼目睹过不少令人赞叹,甚至落泪的实例。这次他再次体验了日本灾民的冷静。即使失去家人,也只悄声哭泣;与亲人重逢,也只静静地喜悦;没有人因为吃不饱而要求更多食物;也没有人因为忍不住而随地小便。避难所禁止宠物进入,有些人就抱着宠物在外裹着被子睡觉。面对危机,没有人大声喧哗,人们只是默默承受。

但他却忍不住要发出疑问:开车到灾区,28小时没有看到一辆运输物资的车辆。他不明白,日本作为一个富裕国家,为何国内其他地区,不能迅速把急需的生活物资运输到这里?国内《朝日新闻》15日还报道,灾民一天只能吃到一个饭团,而首都地区人们却在囤积食品,有可能导致运往灾区的物资短缺。

灾民在忍气吞声,其他人则漠不关心,既引起外人的赞叹,也激发一些人产生恻隐之心。韩国记者忍不住问:《日本人究竟要忍到何时?》。他16日一篇报道说,很想对灾民们说,“一味忍耐不一定是好的”。如果说不用脸红脖子粗,救援物资也能迅速运过来,那就更好,但现实并非如此。他说,现在的日本似乎陷入了“忍耐的民族”、“礼貌的民族”的自我催眠中,因此忍受的痛苦也在与日俱增。

在灾难面前,呼天抢地无济于事,这是事实。即使家破人亡,自己能够存活下来,也是不幸中的万幸。日本人就有这种类似现实主义的精神。

生死观又显得豁达

日本人的生死观,特别是生命无常的宗教观念,使他们显得豁达。加上,日本四面环海,台风、地震、海啸不断,整个民族早就练就了对生死无惧的平常心,甚至把死亡美化如樱花的凋谢一般,即使短暂也以歌舞美酒迎接它的显现。近年还流行一首西洋歌《乘着一千阵风》,显示他们不再寄托于来生,却歌唱撒手人寰后的自由自在和洒脱。

日本人非常重视人际关系。中国人搞好人际关系,也许是要为个人或家族的利益搭桥铺路,有时也为展示风光;但日本人重视的人际关系,包括婚冠礼葬,目的则是在避免破坏既有的关系,就是“尽量赔礼”,之后“不再给别人添麻烦”。这种“不添麻烦”的心理,包括排队、守秩序、不提额外要求,不喧哗。因此他们在任何时候,任何环境,都能默默承受,等待顺序,显得有教养、有涵养、有礼貌。这也就是日本人的“耻文化”。

但这种井然有序,默默奉献,甚至超级忍耐的精神,就让突如其来的天灾人祸显得平静。世界其他地方经常出现的争吵、掠夺、暴乱,不仅没有在日本出现,其逆来顺受的现象,还让外国人惊讶、赞叹,甚至难以置信。

对此,有人五体投地,有人上纲上线,甚至有人把“武士道精神”也抬出来,扭曲了日本人的基本形象。

陷入“武士道”陷阱

日本人面对灾害仍能井然有序,沉着应对,主要是因为训练有素,而训练又跟国民教育、国民素质有关。例如,现代日本人都有受教育,对台风、地震、海啸等自然现象的形成,都能从科学的角度寻求答案。他们祈求大家平安,但没有人企图通过贿赂神明,让台风、地震、海啸不再发生。

当然,也有一些例外。例如,身为东京都知事,一向以著名作家身份自居的石原慎太郎,为了第四次竞选连任东京都知事,维持其正统右翼的政治指导入身分,这次乘机大发伟论,说这是对不肖日本人的“天谴”。日本人拜神却不迷信,像石原那样的大嘴巴、政治疯子,并无太大的影响力,但他的“天谴论”却暴露出他的肤浅和无知。

日本是个千年历史的古国,却是世界“唯一”不曾“革命”的民族。岛国,加上天皇制统治,使日本居民养成认命、服从,再演变到自敛、自律、守秩序,即使面对灾难也还能充分发挥其艰苦、忍耐的精神。从世界的角度来看,日本人不仅奉公守法,也是个具有高度自律精神的民族,国民素质之高真不愧为世界的先进国。

国民素质的高低,除了教育是否成功,国家体制是否完备,社会的互动也不能或缺。试问,一个人排队有没有意义?等候总没有回报谁还会白等?日本有同质的国民才有同等的社会表现。有人只顾哈日,力图突出日本的特殊,甚至将它简化为民族性格来理解。这样难免会不自觉地陷入民族优越论的陷阱,让战前日本的军国主义宣传借尸还魂,特别是对武士道的歌颂。

前提是必须互相信赖

一名旅日华人作家,她对日本人的相互信赖有一针见血的比喻。她说,在日本,有排队就有收获,排队等于希望,这是守秩序的前提,也是信赖的表现。换言之,经验不仅证明,排队是公民社会的好习惯,也是自救的最有效办法。当然,这必须有个前提,就是有互信的基础。不论是国家与人民,社会与个人,人民群众之间已经有默契,社会就能井然有序,处变不惊,即使是遭遇天然灾祸,甚至是天灾人祸,最终都能化险为夷。

但是,民众井然有序,有关当局则无动于衷,像3.11大震灾发生已经一个多星期了,很多避难所还是人满为患,缺食水,缺粮食,缺医药,缺温暖的话,是会破坏传统的相互信赖关系的,进而会摧毁日本社会的稳定。现代的日本,富裕的日本,竟然有人得不到救援,就有人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太乖、太信任,因而遭到忽略了呢?

国家的运输机、直升机、自卫队统一负责运输救援工作,但却不鼓励全国民众动员起来,成为义工,搬运物资、输送粮食、馈赠药品,只赞叹灾民的自律、忍耐,这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真正减轻灾民的痛苦呢?非“平均”日本人在增加,也许不是好征兆,但只让“平均”日本人慢条斯理,照章行事,救火救灾,后果又将如何呢?

3.11大震灾,不仅在考验日本人的应变能力,也让世界有机会再审视日本一番。

作者是新加坡退休资深报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