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um

黄彬华:翁山淑枝外交首秀为何选择中国?

字体大小:

东亚透视

缅甸是个变革中的新兴国家,不仅新人新政广受关注,内政外交姿态更受瞩目。翁山淑枝无疑是个突出的政治人物,虽然她依然不能竞选总统,名正言顺成为国家元首,却已经是内阁担负四个重要职位的“超级部长”,加上“国务顾问”这个特殊职衔,使她的权势显然已经达到登峰造极,人们不得不怀疑,她到底是个“民主女神”,还是个弄权的“独裁者”呢?也许已经濒临一纸之隔了。

翁山淑枝显然是多变的,在她才宣誓入阁不到几天功夫,总统廷觉又宣布委任另两人,接管翁山掌管的教育部和电力与能源部,似乎要让翁山更加集中精力,争取成为“国务顾问”。但掌握国会四分之一议席的军人并不买账,不仅拒绝投票还公开抗议翁山的政党在滥权,搞不好军人集团还会再借口以宪法和民主捍卫者自居,再干预民主的进程。

无论如何,翁山淑枝出于务实主义、出于妥协精神、也表现出她的能屈能伸,从现实的角度来看,是她的政治姿态积极,是她没有一成不变,也许这就是她有足够能力领导缅甸变革的证明。

翁山淑枝从一身兼顾四个内阁职位,到集中精力要成为内阁资政,再以外长身份跻身全国最重要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由正副总统、两院议长、国防军正副司令及国防部、内政部、边界事务部及外交部长组成的最高决策机构,其中五人为现役将军)。翁山淑枝虽然身兼数职,也是不得已的决策。

超级外长令人敬佩

翁山淑枝向往当外交部长,一是军人的牵制、二是宪法的制约、三就是政治现实的框框,使她不得不采取非比寻常手段,把外长职位当最大政治跳板、当跻身国家最高权力机关的手段,因为,外长是国安会中唯一的非军人职位,即使她非正副总统、非国防军正副司令、非内政部或边防部司令,她也可以名正言顺成为一名成员,而且与将军们平起平坐。

当然,她当了外长,既可以代表缅甸出席所有的国际会议,还可以代表缅甸与其他国家签署协约,对于缅甸那样至今仍被孤立、还被制裁的国家,对她是个至关重要的职位。

翁山淑枝不仅是缅甸的民主运动领袖,也是国际间著名的民主化斗士,她以新生缅甸国家代表身份出席任何集会,她都可以吸引所有的目光,获取最大的关注,取得最大的效果。翁山淑枝不仅是个超级外长,还是国际间的新星,她一举手投足都可获得世界关注。

翁山淑枝外长首次登上国际舞台,她不是走访最苛刻制裁缅甸的华盛顿,也不是拜访她的第二故乡伦敦,而是邀请邻邦中国外长王毅到内比都一聚,虽然是初试啼声,首次登上外交舞台,她吸引到的关注,不仅包含诧异、意外、还包含佩服和敬仰,如此超级外长的表现确实令人敬佩。

表现重视中国姿态

翁山淑枝外长的“首秀”当然可圈可点,选择邻邦中国的资深外长王毅作为对手,当然更是神来之笔,确实可以成为国际外交史上的佳话。《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网站4月6日发表其仰光记者松井一篇通讯,题目是“翁山淑枝外交首秀为何选择见王毅”,它反映了大部分日本读者关注的焦点,同时也回答了国际上,特别是关注中缅关系现状者的问题。

日经开门见山就说:“这是翁山淑枝3月底上任后首次与外国部长级官员的会谈,也由此开启了缅甸新政府的外交活动。中国希望与能源安全上的要地、且本国企业也在积极投资的缅甸加强关系。一方面,翁山淑枝实际主导的缅甸新政府也明确地表现出重视中国的姿态。”

“胞波情谊”需要检讨

日经承认,“对于缅甸来说,中国是最大的贸易伙伴国和对缅投资国。”由于军政府时期经济发展停滞,缅甸的基础设施建设滞后,因此获得中国主导的亚投行(AIIB)的支持也十分重要。此次会谈可以看出,翁山淑枝是在对中国的影响力大小进行冷静分析后,做出了选择与王毅会见的判断,同时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翁山淑枝是一位现实主义政治家。

缅甸加速发展经济以改善民生,不仅是新政府的首要任务,更是全民渴望变革的原动力。过去的经验证明,中缅关系虽有所谓“胞波情谊”作为基垫,但它却不能代替真诚合作与互利互惠。即使中国曾给予缅甸大量的援助,却常被一些国家,甚至被缅甸国内一些民众,歪曲成是对军事政权的支持。新政府能认清中缅关系的现实,还有长远目标的掌握,检讨过去、把握现在,重新开始,未尝不是彻底改善中缅关系的务实态度。

缅甸新政府能在拉开施政序幕的同时,即刻邀请它的近邻前来商讨对策,一显示翁山的政府不仅务实,而且具有远见,因而避免了一切从头开始的形式主义错误;二新生的缅甸不仅需要务实的政府,还必须在坚实的基础上继续搞好与邻国关系,特别是与亚细安的关系,缅甸才能避免走上不必要的冤枉路。三缅甸显然已经等待了半个世纪才开始改革开放,落后是它的现实,但有前车之鉴可以改为优势,选择好正确道路,不仅有事半功倍之效,更有迎头赶上的可能。

翁山淑枝的外交首秀,显然很华丽,而且也很务实,对缅甸的邻国是个好的开始,而且是颗定心丸,值得庆幸。

作者是新加坡退休报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