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马国大选里回流与海啸的迷思

在马来西亚上届的大选中,超过一半出来投票的选民,是投给当时主要反对党联盟民联的各个成员党(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伊斯兰党)。但因为马国各个国会选区里的选民人数不一,特别是占整体议席大多数的乡区选区选民人数,远低于相对占整体议席少数的城市选区,而国阵又在乡区选区里占优势,所以国阵才能再次赢得超过半数的国会议席而继续执政。

在即将来临的大选中,选民的投票意愿是否会回流给国阵,抑或进一步倒向继承民联的希盟,造成另一股比上届还大的所谓政治海啸,看来对于哪一边得以入主布城(马国的行政首都),是至关重要的。国阵在进行政治宣传时,当然大力强调对他们有利的上述选票回流,而希盟在一场又一场的群众集会中,也不时鼓动选民要勇敢制造对他们有利的政治海啸。

到底会是回流还是海啸,在最终的大选结果公布以前,或即便是公布之后,可能还是见仁见智、未必有标准答案。

先看华裔选民的情况吧。在上届大选中,据研究有约70%至90%(平均起来至少有80%)的华族投票者,一面倒投给民联的成员党,国阵以华裔为基础(华基)的成员党,如马华、民政、(砂拉越)人联党等,因而输掉了绝大多数的议席。即便是之前多年间因为提倡相对极端的政教合一神权治国的伊斯兰党,也因民联其他两个成员党积极为它拉票,以及选择把自身的政治立场“中庸化”为所谓的福利国理念,而在出战的选区里获得华裔选民的高度支持,甚至远高于马来选民对该党的支持率。

这个一面倒现象,应该就是在上届大选成绩揭晓当晚,马国首相纳吉为何会说出国阵的成绩比之前大选更逊,主要是因为“华人海啸”这番话。反对党方面当然驳斥这种说法,因为他们深怕在马国现行族群政治观念仍然根深蒂固的大前提下,许多马来选民在未来的大选里,会为保住政治主导权而继续或转而支持国阵,特别是号称维护马来权益的巫统。马国华社也深怕“华人海啸”的说法,会加深族群之间的鸿沟。

无论如何,国阵的华基成员党近日来大力宣传,说华人选票在来届大选里,应该多多少少会有点回流。这主要是他们认为华人选民到底还是务实的,经过上届大选,即便反对票过半仍未能推翻国阵政权的教训,再加上国阵一方努力地挖掘反对党执政的州属(如槟城、雪兰莪)的各种“弊病”,而这些国阵华基政党,也不断强调现在已成为希盟领袖的前首相马哈迪,以前发表过“不利于”华人的一些言论,所以他们认为至少一些华人选票会因而回流到国阵。他们还列举了前年砂拉越州大选中,人联党成功收复好几个之前输掉的议席为例。

然而,大多数马国华人多年来基于昭然若揭的行政偏差,已自行发展出自力更生的经济实力,在很大程度上可以不依靠执政当局,但就是咽不下那口气。加上国阵的华基成员党有普遍被华人视为无论所赢议席多少,皆未能有效地争取到华人应有的公民平等权益,这些“弊病”又被视为是政治迫害的一种恶劣体现。

马哈迪过去的负面言行,也被政治觉醒度更高的华人选民,拿来与他们认为当下严重的贪腐问题一比高下。砂拉越当时的回流,更是主要基于已故的亲民首席部长的号召效应,而这回能否再度发威,还有待观察。所以,华人选票回流国阵的可能性未必很大。

当然,如果许多华人真的因上一届大选换不了政府,而心灰意冷,对政治冷感,不出来投票,又或是许多在外地工作者没来得及或请不到假回乡投票的话,而又假定这些选民大多会投给希盟的话,就百分比来说,也许就会出现华人选票回流的表象了。

至于许多过去面对生计挑战的印度裔选民,因国阵政府过去几年里大力关注他们的福利,倒是应该会有显著的回流。起码之前声势浩大上街示威的兴权运动,已然被分化成几乎不见踪影了。

在马来选民方面,希盟力倡在来届大选里会有一股“马来海啸”,让希盟得以一鼓作气地入主布城。希盟之所以能“底气十足”地作出这样的宣告,主要是他们认为有了马哈迪的加盟及领导,会为他们带来较多的支持票,特别是之前只支持巫统或伊斯兰党的乡区选民,因此有机会赢得一定数量的乡区选区。

唯马哈迪已下台多年,无法像当权的国阵为乡区带来急需的发展项目;他在信仰方面的号召力,又比不上打正旗号要宗教化整个马国社会的伊斯兰党,所以他是否真的能翻掉巫统经营多年的乡区基本盘,还很难说。

即便马哈迪能赢得乡区选民的心,在很大程度上,也已被伊斯兰党的毅然退出反对党联盟所带走的好大一批支持者所抵消。再加上伊斯兰党已宣布,会出战绝大多数本来只是国阵直接对垒希盟的选区,这样被分散掉的也大多是反对党的选票,这使得特别是巫统能渔翁得利,赢得好一些议席。所以看来即便是反风高涨,海啸似临,到头来也未必会在最重要议席的投票结果中体现出来。

(作者是马来西亚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国际事务高级顾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