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马国大选提名有喜有愁

马来西亚本届大选的提名日在上周六(4月28日)结束,结果(即便还不是投票的结果)当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我虽然生长在马来西亚,但年纪还小时就到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留学,所以第一次看到的选举是在美国当地的。在美式的民主制度下,一场选举的候选人提名,不过是走走形式。在截止日期前到选举办公室交上填好的表格,如果提名程序上有什么小疏忽或差错,改正就是了,一般不会就此断送某个候选人的竞选资格。在美国,重要的反而是各政党遴选候选人的所谓初选过程,各州法律规定必须由党员甚至是选民的初步投票,来决定谁代表某政党出征最终的选举。如果没有经过初选的“洗礼”出线,一般是难以代表某党在大选里与其他政党的候选人一决高下的。

但在实施类似英式制度的国家如马来西亚,提名可真是一大件事了。首先,某政党要提名任何一人出战某个选区,可说完全由党的最高层来定夺,而无需有任何形式的初选。有时候政党可能较具民主理念,会听取该选区基层党部的意见,看由谁出战的胜算会更大。

但也有些时候,政党高层为了栽培某明日之星或确保某高层当选,可能会选派他“空降”到相对“安全”(当前政治趋势下已无绝对“安全”)的选区出战;也有可能为了“开拓”新的政治根据地,而选派一些民望很高的党领袖,到一些之前难以赢取或要失而复得的选区去。以本次大选来说,民主行动党的后起之秀刘镇东就到柔佛州亚依淡国会选区,对垒盘踞当地多年的马华公会署理总会长魏家祥;而民行党霹雳州主席倪可敏转到安顺国会选区,挑战在2014年补选中以微差胜出的民政党主席马袖强。

马来西亚的选举法律没有规定,只有政党党员方能代表该政党出战。只要某党的主席签发一份授权书,就可委任非党员成为该党的候选人。因此,当希望联盟不获准注册成为正式的政党联盟,但获准使用共同的竞选标志后,成员党决定所有西马候选人皆以人民公正党的“蓝眼”标志出征。从法律的角度来看,这就好像所有的希盟候选人皆来自公正党,只要党主席旺阿兹莎签发委任状给他们就可以了。

当希盟共主马哈迪在吉打州浮罗交怡区提名,选举官读出他的身份为“来自人民公正党的马哈迪医生……”时,对于经历过20年前马哈迪开除安华,而后者自组人民公正党那段历史的人而言,也还是不胜唏嘘的。

提名日当天一早,各政党一般动员穿上制服的党员与支持者,组成庞大队伍,簇拥着准候选人到提名中心外围造势。如巫统前副主席沙菲益所创立的沙巴人民复兴党,就在沙菲益出战的仙本那区,出动数千人,旗帜鲜明、浩浩荡荡地迈向提名中心。视频流传到西马,观后颇感震撼。

马来西亚大选的提名程序仍是很正式的,一般由高级公务员担任的选举官也有很大的酌情裁定权。以前就出现因为提名表格上的一些瑕疵,而硬生生地把某候选人除名的情况。但自前首相阿都拉时代开始,选举官一般上会较为宽大地处理提名时的程序瑕疵,允许当场改正一些错误,这是对候选人友善的提名程序。但在这次的提名过程中,有迹象显示可能回归以前更为严格、更为形式化的提名程序。

在森美兰州,希盟派出对垒原任州务大臣的准候选人,因为没有佩戴候选人证,不获准进入提名中心,当然也就提不了名,导致原任大臣不战而胜,当场蝉联。在另一个州选区里,希盟的准候选人也因为身份证上所注明的地址不在该州,而不被接受提名。最震撼的莫过于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被取消候选人资格一事。选举官认为,原吉隆坡峇都区议员蔡添强在2014年粗言侮辱警察案的刑事罚款金额,让他不符合提名资格,而取消其竞选资格。消息一出,举国哗然。他的党同志陈仪乔在吉隆坡旺沙马朱区提名时,赫然发现忘了带身份证,还好选举官通融,以身份证副本上的身份证号码上网查询证实身份后,允准她提名。

除了国阵与希盟这两大主要阵线,还有其他政党和独立候选人参与本次大选。一些所谓“第三党”的名气还是很大的,预料会赢得一定数量的议席。如几年前退出希盟前身民联,而与国阵主干政党巫统过从甚密的伊斯兰党,除了在乡区赢得议席,也会通过分散反对票而“玉成”巫统的胜利。前述的沙巴人民复兴党自年前成立后,这次大选看来也是来势汹汹。

至于独立候选人,除了因为独立的政治理念而出来宣导、志不在赢取显著选票的候选人外,通常可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可能在某选区耕耘多年,却未获政党高层委派上阵者,心有不甘,所以出来“争一口气”,妄想在没有政党竞选机器支持下仍会侥幸中选。另一类有时也包括第一类,即在朝野支持率不相上下的选区里,一党为了分散另一党候选人的选票,而出资支持一个或几个所谓的独立人士出来搅局,以便分散对手的选票。这些独立候选人一般都以能否获得超过5%的选票为成功的准绳,否则就会被没收提名时所缴交的按柜金。

在未来一周里,各路政党与候选人将会使尽各种招数,力求在5月9日的投票里获胜。

(作者是马来西亚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国际事务高级顾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