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马国变天迎来崭新气象

有人说,风暴或海啸来临前的氛围是很宁静的。马来西亚“变天”之前的气氛,除了希望联盟每晚的大型群众集会万人空巷外,其他时候尽管到处旗海飘扬,但选民对整场选举好像都提不起劲,似乎没有上两届要“换政府”的劲。

5月9日投票日当晚,我受国际媒体之邀,到巫统总部所在地吉隆坡太子世界贸易中心,做开票结果的连线评述。国民阵线被认为笃定获胜,差别只是胜多胜少;按照传统,国阵主席兼看守政府首相纳吉,当晚会到党总部与党要欢庆胜利。但我抵达现场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只有“小猫三两只”,应该是巫统的忠贞党员,大家都神色凝重地滑手机。

那时,非正式消息开始从四面八方排山倒海传来,国阵部长候选人在他们捍卫的国会选区一个接一个输掉,州议会方面也是一个州接一个州被希盟攻下。海啸已然发生,扮演“气象局”角色的选举委员会,却迟迟不肯公布正式的选举成绩。纳吉当晚完全没有露面,反而希盟主席马哈迪可能是按捺不住,在午夜前就召开记者会宣布希盟已攻下布城,终结国阵自马来西亚建国以来就掌握的联邦政权。

那一夜,在海内外的马来西亚民众应该都睡不好,大家盯着电视机屏幕或不断滑手机,力求得到最即时的消息,看“天”是否真的“变”了。隔天10日,虽然选委会姗姗来迟公布希盟赢得过半数国会议席的成绩,但马哈迪数度宣布将宣誓拜相却又未能成事,让人多次捏把冷汗。

10日近午时,纳吉终于出来讲话。虽然他承认国阵没有得到大多数选民的委托,但也说没有任何一个政党赢得过半数议席可以组织政府。这番说辞就更让大家心里七上八下了,以为这一趟可能又是“变天”不成。其实,纳吉错误诠释了马来西亚宪法的相关条文。宪法阐明,一名议员如获得国会下议院超过一半议员的支持,即可被最高元首委任为首相,进而组织政府。这条文可是压根儿没有提到政党的角色,更遑论这些过半数的议员必须来自同一政党了。其实,理论上,即便这些议员全是无党派的,只要他们都支持某一名议员,该议员即可出任首相。

马哈迪也不甘示弱,一天里召开了好几场记者会,强烈呼吁应该尽早让他宣誓就职。如此一直拖到10日深夜,马哈迪才得以宣誓就职第七任首相。马来西亚自此正式再迈入马哈迪时代。

国阵与希盟在本届大选所赢得的国会议席数量,几乎刚好与上一届大选的成绩相反;而伊斯兰党与沙巴人民复兴党也各有所获。在州选举方面,希盟除了保住原先执政的槟城和雪兰莪外,还攻下吉打、霹雳、马六甲、森美兰及柔佛的州政权。伊斯兰党稳守吉兰丹之余,也拿下登嘉楼,民兴党(目前看来)则夺下沙巴。马来西亚的山河从此变色,执政多年的国阵摇身一变成为反对党,希盟则入主联邦政府。

马来西亚选民唾弃国阵,一方面是认为其经济政策出问题,特别是众矢之的的消费税导致物价上涨,虽不至民不聊生,但生活很困难。另一方面,国阵政府的贪污腐败成为常态,让民众对政府的诚信产生巨大的疑问;国阵政府则粗暴地在国会通过许多恶法,以钳制相关言论、举报等。最终选民应该是认为国阵政府已烂到不可救药,所以决定把它连根拔起。

选民下定决心把希盟送入布城,对希盟也有很大的期望。这些期望主要可分为两大领域:一是有关社会经济的复苏,如兑现之前希盟竞选宣言里有关上台百日内废除消费税的承诺,让经济更蓬勃发展;二是关乎政治与法治,即公平、认真、透明地调查包括一马公司弊案在内的多宗指控与丑闻,最终把罪犯绳之以法,给人民一个交代。这些案件牵涉位高权重者,但被前朝政府压了下来。

就第一点而言,向来注重效率的马哈迪甫上台即宣布核心的内阁成员名单,除了人民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成为马来西亚首个女性副首相外,也委任执政槟城10年、州财政备受好评的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为财政部长;有深厚宗教背景得以稳定军心的国家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出任国防部长;行政经验丰富的前副首相慕尤丁成为须协理众多机关的内政部长。

此外,他还成立一个包含政治家、银行家、企业家与学者的国家元老精英委员会,协助政府推动经济议程。这些措施的主要目的,是让国内外市场得以在最短时间内稳定下来。股市与令吉币值在选后第一天开市后先跌后起,最终都呈上升趋势。

就第二点而言,马哈迪强调不会对前朝政府刻意报复,但会让“法律做该做的事”。前首相纳吉已被禁止出国,一系列的调查也会接踵而来。多名高级公务员已离职或停职,他们之前被广泛认为助纣为虐,或设法掩盖前朝政府的腐败行为。这些雷厉风行的做法,虽然不能大快人心,但应该还是极受选民欢迎的。

马来西亚这次大选变天,虽然为人民迎来一个政治变革的春天,但民主化的路依然漫长和崎岖,人民须继续携手走下去。

(作者是马来西亚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国际事务高级顾问)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