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国债高企马国樽节势在必行

马来西亚在本月初通过选举替换了执政的联盟,霎时之间,无论是政客或民众仍处在一个心理和行为的调适状态。以前当“惯”官的前执政联盟的国阵领袖,一夜之间几乎所有的特权,包括官车、司机、随扈、秘书等都被取消,不可谓不令人唏嘘。而之前追捧奉承着这些前朝官爷的富商士绅,也几乎瞬间作鸟兽散,深恐会因与前朝扯上关系,令新政府不高兴。

当朝政府的确对许多事物感到不高兴,至少不改以前在野时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即“不折”又“不挠”的问政精神。不折的是如马国国债到底总数多少,希望联盟在这个课题上坚决不“打折”。

本身是会计师的新任财政部长林冠英,在两位都是“票王”国会议员,也曾是亚细安奖学金得主,后来都负笈英美名牌大学的特别官员潘俭伟与王建民的辅助下,“寻获”并检视许多份被前朝所压下来的“红皮”国家财务文件,不得不“忍痛”宣布,马国的整体国债,不只如前朝所公布的6000多亿令吉而已,而是超过了1万亿令吉之多。

国债数目之所以会有如此几近倍增的差别,主要是因为前朝政府据说为了掩饰大量的借贷,不会在正式的国债账目中显出来,改由如政联公司(GLC)或个别项目的所谓特别用途载具公司(SPV)大量举债,然后由联邦政府作主权担保。

当朝政府认为,基于之前在这些GLC与SPV里昭然若揭的贪污腐败行径,这些通过举债所获得的款项,应已被挥霍或亏空至所剩无几。这些“公债”最终还是要作为担保人的联邦政府来偿还,因此这些政府担保的借贷,应被列为国债的一部份。

马国官方,特别是财政部毅然公布政府的真正欠债数目,让马国民众赫然之间发觉,原来每个人在理论上平均扛上了好几万元的国债。但纵观网上网下的舆论,民众在对前朝政府的“巧手举债”感到痛心疾首之余,并没有引起一片恐慌,反而对新政府肯勇敢面对真相颇为欣慰,也期待会有进一步的权宜之计来应对这些债务。

但马国股市与外资却对官方的如此坦率感到很不自在,过去两周里,股市在选后开市时略有涨势后,随即一路走低,而外资也大幅度撤离。马国作为世界其中一个重要的贸易国,经济当然不会马上崩溃。新政府大刀阔斧实施认真的改革,长远来说,马国整体经商环境及竞争力都会提升,商家的生意当然也会更好。

马国新政府的“不挠”,就是对海内外皆知的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的丑闻,进行非常公开的彻查。继早前有关当局在吉隆坡数个与前首相纳吉有关的宅邸,进行突击式的大规模搜索采证,并检获超过亿元令吉数值的各种货币,还有许多五光十色的珠宝手表,以及五颜六色的名牌手袋外,纳吉上周两度到反贪污委员会录取口供,事关一马公司其中一家子公司的款项有不正常的户头来往。

坦白说,不少马国民众希望纳吉在录口供后,就会被“留下来继续协助调查”。当他两度满脸倦容步出反贪会办公楼门口,受到大批记者围住访问时,网上的舆论都希望他“就此留下”。此外,新政府已就一马公司的调查成立了特别工作队,由之前据说已然掌握突破性案情发展、即近提控有关嫌疑人士,而被前政府忽然下令“提早退休”的前总检察长,以及反贪会主席等执法与司法界前巨头来共同领导,并寻求海内外对案情有所理解的各方面的通力合作,誓要把一马公司丑闻查个水落石出。

基于新近被“发掘“出来的国债数额巨大,马国新政府决定马上采取各项樽节措施。这包括高级官员的减薪以及前政府所答应的公务员加薪不予实施等。消费税的实质上取消是众望所归,以后以销售税来取代。

但我觉得困扰的是,之前在野的希盟不时抨击纳吉政府派发所谓的“一马人民援助金”(BRIM),不但杯水车薪,还会助长民众不事生产,但现在看来,在短期内BRIM还是会照派,不予取消。我最为担心的是,希盟直到现在,仍然声称必要时会重启之前被纳吉政权所取消的燃油,以及其他一些必需品的津贴。虽然津贴可减低消费者的生活负担,但这到底是一种扭曲市场自然运作的手段,长此下去,会让政府已沉重的财务负担百上加斤。

马国政府的樽节措施,也扩大到前政府多项耗资巨大的大型公共设施建设项目。首相马哈迪表示会重新检讨许多项目的可行性,特别是建造成本方面。日前,马哈迪更进一步坦率地表示,马国目前负担不起新隆高铁的建造费,这个谈判好几年、引来各方表示兴趣参与承建的项目,就这样被取消了。

必须强调的是,马国这项决定影响深远,主要考量肯定是为削减国债,忍痛放弃这项能以高速联通两地、创造双赢的项目,而不是如坊间盛传的对新加坡“不友善”态度。别忘了,在其第一任时意气风发的马哈迪,还是曾倡议过建一条大桥来取代新柔长堤。如果以后马国成功大幅度降低国债,此项目东山再起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但国债当头,哪怕是再有潜能的项目,有时还是不得不割爱的。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