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斯·罗格夫:中国大逃亡

字体大小:

自今年年初以来,人民币大幅贬值的预期已经成为了高悬于全球市场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Sword of Damocles)。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政策不确定性的来源,能对各方面的稳定造成如此重大的影响。少数观察家怀疑中国将在未来十年中的某个时间点,被迫允许人民币汇率自由浮动,问题则是在这一过渡期间,会因为政治和经济规则发生冲突而产生多少乱象。

一个在2015 年还拥有6000亿美元贸易顺差的国家,竟然会担心货币走软,这似乎有点奇怪。但众多因素结合在一起,包括经济增长放缓和逐步放宽对国外投资的限制,已经引发了巨大的资本外流。

按规定每个中国公民每年可以携带5万美元出国。如果20个中国人中有一个采取此做法,中国的外汇储备就会灰飞烟灭。同时现金充裕的中国企业公司也开始动用各种手段往外汇钱。一个完全合法的做法是对外出借人民币,并要求以外币偿还。

不是那么合法的方法是开具虚假或夸大贸易发票——基本上是某种形式的洗钱。比如一家中国出口公司可能会报一个比其实际价格更低的销售价格给美国的进口商,并要求对方偷偷把美元差额存入一个美国银行账户(而这些钱反过来可能会用于购买毕加索的名画)。

如今中国企业收购了大量美国和欧洲的公司,洗钱过程甚至可以在企业内部完成。而且这种做法根本算不上是中国人的发明。在二战后,几遭毁灭的欧洲执行了严苛的外汇管制,但平均下来流出的非法资本经常会占到贸易总额的10%或更多。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之一,当逃离的动机变得足够强大时,中国几乎不可能保持对资本流出的严格限制。

事实上,尽管有着庞大的贸易顺差,中国央行依然被迫大举出手干预以支撑汇率,如此大手笔以至于外币储备实际上在2015年减少了5000亿美元。在这种漏洞百出的资本管制之下,3万亿美元的中国货币战争资源不能无限期地守住城池。事实上,越多的人担心汇率下跌就越多人想把自己的钱立即弄出这个国家。这种恐惧反过来也成为了一直推动中国股市下挫的重要因素。

还有很多市场判断认为中国将执行大规模的一次性贬值,比如10%,来缓解人民币汇率的下行压力。但是,除了给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这类认为中国是不公平交易者的人提供佐证之外,对一个并不能得到金融市场完全信任的政府来说,这将是非常危险的策略选项。主要风险是人民币大幅贬值,将被理解为中国经济减速比人们所想得更严重,在这种情况下资金只会继续逃离。

除非中国何时能学会如何发布真实可靠的经济数据,否则没有什么简单的方法能改善该国与市场的沟通。当中国2015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据报为6.9%,低于7%的官方目标时,引发了外界的极大关注。这种差异本应是无关痛痒的。但市场对其给予了极大重视,因为投资者相信如果连政府不能编造足够的数字以达到其目标,那么情况肯定是非常糟糕的。

当局首先要启动的一个良好开端是成立一个经济学家委员会,核定出一整套更加现实和可信的过往国民生产总值(GNP)数字,为未来发布更可信的GNP数据铺路。另外政府为缓解紧迫汇率压力的一个替代方案,是让人民币和一篮子共13种货币挂钩,而不仅仅针对美元。这是一个理论上的好主意;然而在实践中挂钩一篮子货币会容易出现长期的透明度问题。

此外,挂钩一篮子货币跟简单盯住美元所产生的大多数问题都是同样的。实际上,欧元和日元相对于美元,在过去几年间已经有所贬值。如果美元在2016年贬值,挂钩一篮子货币就意味着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还要上涨,而这可能不是什么好事。中国政府还表示计划更严厉打击非法资本流动,但把蛇赶回洞里又谈何容易呢?

如果中国能在年景好的时候更大幅度地提升汇率灵活性的话,在应对当前的情况可能会更加游刃有余,而我们有些人已经为此呼吁了超过十年。也许当局将能够在2016年控制住局面;但更有可能的是人民币将继续其震荡之路,也让全球市场随之上下翻飞。

作者Kenneth Rogoff是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首席经济学家,现为哈佛大学经济及公共政策学教授。

英文原题:The Great Escape from China

版权所有:Project Syndicate, 2016.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