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兹·费利佩·达维拉:如何拯救巴西

字体大小:

巴西政治危机似乎正在走向终结。目前国会众议院投票结果是赞成因违反财政规则弹劾总统罗塞夫(Dilma Rousseff),几天后,参议院81名成员将投票决定是否弹劾罗塞夫。如果42人赞成,罗塞夫将被停职最多180天,在此期间由副总统特梅尔(Michel Temer)代行总统职责。如果参议院在此期间没有以三分之二多数确认弹劾,罗塞夫将重新担任总统。但可能性最大的结果是特梅尔将代替罗塞夫履行剩余两年总统任期。

不管接下来发生什么,巴西都没有摆脱困境。其经济状态十分糟糕,这是罗塞夫前任卢拉实施、罗塞夫萧规曹随的民粹主义政策的直接结果。本世纪初,大宗商品繁荣带来了大量现金,卢拉政府开始向消费者和企业提供补贴信用,人为降低能源价格,并以两倍于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的速度扩大政府支出。结果是公共债务高企,现已高达GDP的70%,赤字也愈演愈烈,目前为接近GDP的11%。

罗塞夫并未承认问题并采取相应的政策,而是据称采用了会计欺诈手段让她的政府在表面上能够满足基本盈余目标,而不必削减社会转移支付,即使大宗商品价格出现了大跌。这让她在2014年获得连任,但也把她推向了今天面临弹劾的局面。(罗塞夫曾经领导过的国有石油公司巴西石油身涉大规模腐败丑闻,令她的处境更加窘迫。)

但罗塞夫显然不是唯一一个面临这一方针苦果的人。如今,巴西正面临80年来最糟糕的经济衰退,失业率接近10%,年通货膨胀超过10%,生活水平大幅下降。尽管巴西人每年缴纳的税收高达GDP的37%,与欧洲人相当,但巴西公共服务水平十分低下。

如果由特梅尔代理总统,他将必须迅速行动起来让经济重回正轨,重建商业信心和民众对政府的信任。这对于任何领导人来说都是艰巨的任务,但对于只能掌权两年、民众支持率也不高的领导人来说尤其艰巨。特梅尔没有犯错的空间。

他的第一个任务是组建一个内阁制定严厉而可信的经济政策,并保证获得必要的国会支持。然后,他应该实施四点经济复兴日程。

第一点应该是快车道基础设施投资,这是重振经济、制造就业最快捷的方法。但巴西急需外国资本为公路、港口和机场建设以及能源项目提供资金。要吸引外部资本,政府必须改进透明度、简化规则和监管,引入履约保证(保证项目的完成),并取消投资回报限制。

第二点应该是劳动力市场改革。最佳方针是批准宪法修正案以保证工人与雇主签订私人合同的权利,这将让政府免于就应该取消那些劳动法律进行没完没了的政治争论。这项措施将显著降低劳动力成本,让非正式部门的工人正式化。

第三,特梅尔必须实施退休金改革。尽管已有共识认为退休年龄应该从60岁提高到65岁,但削减福利的阻力很大。在这里,政府也可以通过将注意力集中在私人部门,而让浪费时间的政治纠纷最小化。目前,巴西政府在大约95万名退休公职人员身上的支出与2800万私人部门工人相当,这意味着更大的问题解决起来的政治难度更小。

最后,巴西需要重回全球经济。在这方面,巴西必须重振生产力增长,扩大出口,向国际竞争开放经济,并与主要经济大国签订新的双边和地区贸易协议。如果特梅尔政府首先在前三个方面取得成功,并在此过程中构建信誉,那么这些目标也大有希望实现。

这四点日程对于重塑巴西经济、控制公共支出至关重要。但它仍不足以阻止长期以来巴西常常陷入的恶性枯荣循环。在这方面,巴西必须认真审视让它陷入这一境地的看法和预期。真正的变化意味着打破对家长统治和干涉主义国家的依赖,支持所需要的政策调整,即使这些调整并不令人愉快。

巴西在根除腐败、改革或取消民粹主义政策,以及建立高效负责的国家机构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民意、富于勇气的独立法官以及充满活力的自由媒体,似乎正在联手推动巴西走向光明的道路,政客和商人不负责任的行为不但被曝光,还受到了惩罚。

罗塞夫可能遭到弹劾,这本身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但如果这能葬送拖住巴西后退的信念和价值,那么,套用丘吉尔的名句,巴西可能发现自己终将启动。

作者Luiz Felipe d’Avila是巴西公共领导力中心(Brazil Center of Public Leadership)主席

英文原题:How to Save Brazil

版权所有:Project Syndicate, 2016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