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刻羽:中国是时候展现全球领导力?

字体大小:

2017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故宫迎接美国总统特朗普时,指出故宫三个大殿的名字中都有“和”字,以强调儒家的格言“和为贵”。

世界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须要坚持这一观点。然而,在情况最糟的时候,两大强国却发生了争执。美国社会弥漫着反华情绪;而最近中国有个说法很流行:如果你不生美国的气,你就不爱国。

中美关系已经变得如此紧张,似乎只有外星人攻击地球才能缓解这种紧张关系。从这个角度来看,或许我们应该把2019冠状病毒视为我们所需要的“攻击”。中国和美国应该合作寻找疫苗或治愈方法,而不是继续徒劳地相互指责。

冠状病毒危机为两国提供了一条从相互指责到和解的可能道路。这场大流行还特别为中国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来解决其作为一个崛起中的大国所面临的战略困境,尤其是赢得美国和其他大国信任的努力。中国领导人可以通过行动而不是言辞来重建国家的国际形象,这是基于道义上的需要,而不是基于地缘政治的利益。

世界突然发现自己陷入一场卫生危机、一场经济危机和一场流动性危机。因此,许多经济体面临的是1930年代大萧条规模的衰退,而非2009年的大衰退。

大萧条的一个重要教训是,富裕国家的政府通过诸如美国的《斯姆特—霍利关税法》(Smoot-Hawley Tariff Act)和英国的《非常进口税法》(Abnormal Importations Act)等措施,引发了全球保护主义,导致贸易和资本流动大幅放缓。事实上,这种“各国为己”的政策总是全球经济危机的罪魁祸首。

过去20年的每一次重大全球危机,都是中国加强外交关系的机会。

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和奥巴马都将中国列为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和竞争者,但中国每次都成功扭转局势。首先是在2001年9月11日美国遭受恐怖袭击后,通过在反恐项目上的合作;然后是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帮助刺激全球需求,稳定金融市场。

同样,在欧元区债务危机期间,中国通过购买希腊、葡萄牙和西班牙的债券,加强了与欧洲的联系。它还增加了从欧洲的进口和在欧洲的投资。

通过帮助领导全球应对冠病危机,中国可以将其对美国的防御和被动姿态转变为更开放、更主动的姿态。幸运的是,中国领导人认识到摆在他们面前的挑战和机遇。

首先,美国生产医院所需的棉签、呼吸机、口罩和防护装备的能力有限。因此,中国应主动提供医疗用品和设备,并分享其关于冠状病毒的数据和临床经验。此外,中国应保证其医疗供应链的持续运转,并抵制切断向美国出口药品和维生素等基本物资的任何诱惑,就像一些中国人所建议的那样。

其次,中国可以成为全球需求的支柱和关键供应的来源,因为随着中国准备解除封锁,中国企业正在恢复生机。通过稳定全球供应链,并在任何可能的地方帮助维持商品流动,中国可以悄悄地驳斥已经开始形成的“脱钩论”。

在冠病威胁到近期达成的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之际,这些努力尤为重要。尽管中国承诺在2020年购买价值128亿美元(约182.5亿新元)的美国服务是协议的一部分,但其中很大一部分将来自旅游业。

此外,某些商品的需求将不会来自中国,而其他一些商品将不会在美国生产,导致短缺问题。因此,传染病大流行让两国有很好的理由,推迟进一步关税上调,以及给彼此一些喘息的空间。

第三,中国应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财政援助,这些国家在全球经济衰退时期通常会陷入困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缺乏成为主要贷款机构或流动性提供者的资源,而世界主要央行大多提供互换安排。在葡萄牙、阿根廷和埃及面临金融危机时,正是中国人民银行为它们提供了一揽子救助计划,并承担了信贷风险。

最后,随着中国领导人抓住这个机会恢复与美国的关系,两国的私企也在共同努力。中美两国的医疗公司正在合作生产和分销冠状病毒的检测试剂盒。哈佛大学的科学家将与包括首先发现沙斯病毒的著名流行病学家钟南山在内的中国研究人员合作,参与一个由中国房地产公司资助的为期五年、价值1.15亿美元的冠状病毒研究项目。

如果说中国此次有什么教训可以和全世界分享的话,那就是在传达有关冠病危机的信息时,速度、透明度、准确性和科学可靠性极为重要。大流行不是吹捧任何一个国家的治理体系或方法的优越性的时候,更不是争夺全球主导地位的时候。中国应该悄悄地通过帮助美国和其他国家来赢得信任。这不是出于战略利益,而是出于道义。

作者是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经济学教授,
世界经济论坛全球青年领袖

英文原题:
Is This China’s Global Leadership Moment?

版权所有:Project Syndicate, 2020.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