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埃莫特:属于谁的后疫情世纪?

订户

字体大小:

在2019冠状病毒疫情初期,人们通常会根据政治制度来划分国家及其应对措施,因此有很多人将中国成功控制病毒归功于其专制主义。然而,到了2020年末,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到,地理而非政治,才是真正的分界线。

无论一个国家是实行民主还是专制制度、是岛国还是大陆、信奉儒教还是佛教、提倡社群主义还是个人主义,只要它地处东亚、东南亚或澳大拉西亚,它在控制冠病疫情方面的表现,都要好于任何欧洲或北美国家。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