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之瑜:谁会接受台独以中华民国为笔名?

字体大小:

蔡英文如何开启她期待与北京的“沟通、沟通、再沟通”,至今讳莫如深。而距离她正式执政还有三个月的时间,是否还有锦囊妙计,不足为外人道也。目前,她主要依赖的,似乎是抓紧“中华民国”的称谓,先向华府证明自己没有挑衅。

尽管蔡英文不直接鼓吹台独,也希望台独支持者在胜选之后稍安勿躁,但是完全无法达到降温的效果。在她全台谢票的场合中,绝无任何中华民国的国旗,更无提及中华民国的记录。可以说,票投蔡英文最热情的核心支持者,如非已对中华民国抱持恨意,起码是完全疏离。

面对自己核心支持者所给予的信任,蔡英文盱衡时势之后,也只能口头上劝他们稍安勿躁。实际上,她处理不了这股热情,也无法防范党内派系利用这股热情牟取政治利益,更不能阻绝自己在这股热情中感同身受。但是,身为领导人,她有责任要保护台独。如此一来,沟通的功能变成是欺敌,这就不能叫沟通了。

中华民国的身分是“九二共识”的一个前提,是1992当年台北表述“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主体。然而,蔡英文不但不能坚持一个中国原则,还有抵抗一个中国原则的政治使命。试问,她若继续使用中华民国的称谓,可不可以两面讨好呢?

2005年,陈水扁与宋楚瑜达成协议,一方面在陈水扁与宋楚瑜之间达成中华民国就是台湾的默契,二方面再由宋楚瑜与胡锦涛之间,确认中华民国就是一中的“九二共识”,宋楚瑜就成为两岸和平的载体,让中华民国具有台独与一个中国的双重意义,大家有台阶下。

宋楚瑜的政治生涯可说是一个政治掮客的典范,他用自己的身体对大陆掩护台独,对台湾掩护一中,因而与陈水扁一拍即合,但此役因为连战的和平之旅激怒陈水扁而功败垂成。不过,中华民国作为台独籍以反统及一中籍以反独的双重浪漫想象,从此成为统独双方的默契,也才有马英九不统不独不武的八年和解共生。

由于台独有方向、有热情地在迫近,马英九缺乏思想上的号召力,一直诉诸没有信仰为基础的两岸三通,一旦在经济滑坡之际,中华民国带来的和平红利不能均霑,就只剩下掩护台独的作用了。好在,靠着台独不断攻击马英九是极统派,让外界因为同情马英九,勉强接受中华民国还具有象征一中的作用。

现在即将没有马英九来象征统派了,蔡英文继任之后的中华民国,就只会是台独的中华民国。除非台独支持者继续抨击蔡英文其实是统派,这不但不可能,他们甚至会同情蔡英文在北京的压力下被迫暂时接受中华民国。这种对蔡英文设身处地的同情,瓦解了中华民国的浪漫性,直接暴露中华民国充其量是台独面对外界时使用的笔名而已。

用笔名的目的至少有两种可能,一是为了表达自己的立场或特色,取一个笔名让外界印象深刻;二是为了避免自己实际的身分曝光,以便能畅所欲言。当然,也可以两者兼具。蔡英文是台独,所以绝无可能是用中华民国来阐述自己的思想立场,所以,她的动机无疑是要避免台独的身分曝光。

问题是,她已经曝光了,她的核心支持者固然希望她别再遮掩,也能同情她必需遮掩,但欢天喜地的气氛甚嚣尘上,以至于在她执政以后不可阻挡的去中国化,将等同于是向外界宣告,尤其是犹如向北京示威:中华民国就是假的。假沟通不是沟通,假话说一百次,更不是再沟通。

北京会不会与蔡英文耐心的沟通呢?选前,预期台独的即将胜选,习近平分批接见了国民党、亲民党与台湾的统派团体,表达了一致的意见,就是两岸同属一中。习近平没有接待任何间接代表民进党的人物或团体。应该说,自宋楚瑜以后,北京每次与民进党掮客的政治沟通,都不欢而散,沟通似无必要。

在与不支持台独的党派会面以后,习近平又进一步透过马习会,再次重申两岸同属一中,然后郑重提出警告。他说,“九二共识”是“反对台独的共同政治基础,若无此定海神针,和平发展之舟就会遭遇惊涛骇浪,甚至彻底倾覆。”这中间,并没有留给蔡英文慢慢沟通的空间。

如果北京已经知道中华民国的称谓是台独的笔名,蔡英文与北京沟通的愿望便很难实现。但是,对蔡英文而言,由于华府不能掌握中国文人的笔名文化,不了解中华民国是笔名有何意义的话,对华府而言,北京就没有对台采取行动的正当性。

这可能是为什么习近平在前此会晤奥巴马的时候,就先提醒过他,中国将逐步去维护统一。故蔡英文即便让华府睁只眼,闭只眼,视她的笔名就是真名,让台独问题转变成大国博弈中讨价还价的筹码,但习近平的预防针应该已降低了华府期待自己介入的影响力。

简言之,蔡英文以时间换取空间的沟通、沟通、再沟通策略,最后得靠华府进行间接沟通。华府如果真的为台北出面,那么就会在南中国海或其他问题上受牵制,而这点是华府不会与蔡英文分享的问题。对华府而言,最好还是蔡英文自己跟北京去沟通,那华府会建议蔡英文用什么真实身分呢?

作者是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