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之瑜:蔡英文的日本基因

订户

字体大小:

蔡英文前往巴拿马访问,在英文署名时,自己写下的身份是台湾总统(President of Taiwan(ROC)),外界或质疑她这种身份表达,是刻意矮化国名。但是,她的这种签名方法,却仍然保留台湾属于中华民国的解释空间,因此又不能迳指为是迈向法理台独。

其实蔡英文常常讲出具有类似风格的话,比如520就职演说,对于“九二共识”的态度就是既不认可,也不否决的各自解释空间。国民党这么做的话,是要讨好群众,但李登辉、陈水扁、蔡英文这么做,则更倾向是有既定目标的缓兵之计。

不过,若在面对华府与东京时,蔡英文确实总是任凭对方予取予求,而且刻意表现殷勤,丝毫无意遮掩。在旁观者眼中,她很难摆脱类似于殖民地人追求母国认可,趋炎附势的卑躬屈膝印象。确实,批评她殖民地人心态之声,不绝于耳。

日本式的贵族心态

然而,如果她的对象是北京,或是台湾内部的朝野各界,她往往能展现出一种慧黠、捉摸不定的本领,而绝对不是殖民地人渴求晋升或赞美的小心翼翼。可见,过去人们批评她面对美、日时,是殖民地心态,只能说是对了一半。

另一半,是某种深藏的日本贵族心态,也就是,基于维护自己文明的身段,不便直接忤逆形势,让双方破裂,因而宁愿设想回避冲突的表达方式,让自己的目标与对方的愿望,能够并存在某种暧昧的概念中,姑且可命名之为“重叠共识”。

所谓重叠共识,具体定义的话,就是一种可以有两面解释的概念,让立场相左的双方,都能借由其中一种解释方式,让自己的立场得到暧昧的认可。这时候,双方之间就出现各说各话,既可以不放弃既定目标,却又似乎取得共识。

近代史上最有名的重叠共识之一,就是明治维新以后,福泽谕吉等西化派,为了遏止受神道所鼓舞的排外的民族主义,但碍于形势,要化解与对方的直接冲突,就也表现出能接受某种世俗的民族主义,进而借以推动现代国家的开展。

重叠共识的优点在于,对方的抵抗力虽然强,但也在不能确保优势的情况下,愿意接受暧昧的表达,以便保留元气,将来择日再战。比如,李登辉推动国统纲领,虽然看似是以统一为终极目的,其实是要化解统派阻挠他意在反统的政策。

采取重叠共识缺点在于,即使目前居优势、但避免破坏社会和谐而暂时不把话明白表述的一方,将来可能面临对方在势力恢复的过程中,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用同样一个暧昧的概念,推翻本来已经一度形成的趋势。

这种情形,也就反映在国统纲领后来的命运发展上。例如到了陈水扁执政以后,原来防统的国统纲领,竟然摇身变成了统一的象征,连美国国务院都不赞成陈水扁废除之。陈水扁之无法成为贵族,就是没有建立重叠共识的那种优雅耐性。

福泽谕吉推动西化未尽其功,明治教养人的下一代,几乎都向以天皇为中心的日本军国主义俯首称臣。大正年间看似丰沛的民本主义,在短短几年间,毫无扞格地转向极端民族主义,后世史家便部分归因于这种重叠共识的政治文化。

等待对方松懈再行动

重叠共识的风格具有妥协性,然而这样的妥协,充其量是以时间换取空间的一种暂时妥协,因此又隐含了类似武士道的隐忍风格。亦即,重叠共识是发动变革一方采取的暂时忍让,等对方在颜面得以保留后产生自我欺骗,松懈其抵抗意识。

重叠共识绝不是美国的政治文化,美国的文化是把立场讲清楚,把实力摊开来比较,然后根据实力,来决定应该坚持立场到什么程度。中国的政治文化也不同,中国没有什么终极不可妥协的必达目标,只要对方无恶意,凡事都可让步。

但是日本的精英阶层风格并非如此,又要讲求身段,又对自己的目标绝不妥协,所以孕育出一种大家都不需要妥协的重叠共识,于是不必在没有必赢把握的情况下,非得到大庭广众之前打一架。日本文化特色之一,就是充满缓兵之计的创意。

之前,东京借口石原慎太郎若买下钓鱼岛兹事体大,因此才急忙将钓鱼岛国有化。防备石原闹事的这种冠冕堂皇之辞,就是重叠共识的话语,意在缓和北京从情感上反弹的需要。但实际上,其目的当然是借着国有化,巩固自己的主权地位。

当前,蔡英文采用尊重九二历史事实,把海峡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共同“原则”,变成了台北单方面暂时还在执行的“政策”,其实就是随时都可改变,但仍继续容许北京解释成,一个中国原则还没完全被抛弃,问卷也还可继续作答。

简言之,蔡英文的风格中,同时具备了殖民地人的陪笑风格,这是面对她自觉高她一等的华府或东京,也夹杂有日本贵族那种仰赖重叠共识的政策文化,这就是她那种在处理两岸或党内问题时,为了省得麻烦,而宁可搪塞过关的心态。

日本贵族性格中,没有绝对把握或不能避免严重冲突的目标,可以慢慢等待,不急于一时。所以,蔡英文推动台独的意志虽未动摇,但她可等待。她的机会在于,也许北京终将松懈,而她的危机则在于,重叠共识并非总是她能操之在我的。

作者是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