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之瑜:台大校长与两岸关系万劫不复

订户

字体大小:

注意!这并不只是茶壶里的风暴而已,具体而微所反映的,是台湾的两岸政策不但无可救药,而且北京将会面临不可收拾的堕落于疯狂。

首先,即使在台湾,台大校长遴选事件就不只是一个学术界的事,而要放到蔡英文政府执政至今的大趋势中理解。简单说就是,蔡政府至今主要执政表现,就在于大量掠夺民间资源,入侵所有自由主义视为核心的价值范畴,包括大学自治及政治不干预学术的破坏,但是没有其他建树。更重要的,是在花莲地震事件中,流露其领导阶层的残忍与低劣。

蔡政府不但掠夺活人,甚至消费死者。以至于花莲地震后,因为担心大陆对台湾表达同情,导致两岸关系和缓的压力,因此一出事,就立刻准备好要拒绝大陆援助,而大陆真的次日就表达派遣援助之意。另一方面私下央求日本救援,日本应邀在两天后抵达,并得到蔡政府公开致谢。蔡英文接着发表谈话,表示在人道之前,不分两岸。

底层忙着救灾,高层却想着如何切割两岸关系。蔡政府出自举世公认的民主自由所在,却变成如此残忍的政权,在民主政治史上并不多见。过往,当民主政府沦为压迫者时,很少会继续赢得国际毫无保留的赞誉,如翁山淑枝。台湾情况迥然不同,当然是两岸关系使然。

台湾因与大陆对抗,国际与大陆的自由、进步派学者无不同情,视为自由对抗专制,台湾等于取得无限多张空白的自由支票,可为所欲为,进入各种大犯自由主义禁忌的行动范畴,四下掠夺,推翻程序,而不必顾及国际舆论,且仍以自由民主自居。

最脍炙人口的是,蔡政府立法将针对疑似国民党党产的认定、冻结与充公,授予专门的行政机关片面认定,不受司法程序拘束。这当然违背司法独立,也是美国议员早年紧盯蒋经国政府的重点,最后迫使台湾将隶属行政权的司法行政部改制,让独立的司法院管理法官人事。但今天的美国议员担心中国,远胜于美苏对抗的冷战时期,当然不会检讨或注意蔡政府走司法归建行政的回头路。

更近的掠夺,是把民间水利会会长的选举,改成公派,如此总数约100亿美金的庞大水利会资源,一夕之间形同充公,全数成为蔡政府囊中物。现在继续立法中的,是针对政府曾捐资的民间财团法人,追讨公产。换言之,除了片面认定国民党的财产充公,不受司法约束,还染指巨大民间财富。

介入台大校长选举是更上一层楼。原本民进党主导通过的转型条例,虽也介入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但那是针对政敌国民党的各种象征符号,外界可以自圆其说充其量是一种小器的报复性羞辱。不过,后来在中学教科书版本问题上,台独学者投票失败后,强迫教育部介入重新投票翻案,这几乎是密室强暴了。

现在,他们食髓知味。台大根据大学自治法选出校长后,在教科书翻案成功的台独学者分享经验,也想发动遴选委员会重新投票,因此透过教育部拒绝核准台大选举结果,这就是在光天化日下强暴了。

管中閔原本没机会,最有竞争力的都是亲民进党或亲台独候选人,可是他们相互掣肘。根据规定,遴选委员至少必须投两票,以免他们刻意集中选票给自己中意的人,而导致优秀人才无法得票。结果,大家都把票投给最不可能威胁自己的人,让管中閔反而最高票出线。在最后两人决选时,反对另一位的就只能投给管中閔。

民进党与台独学者如何能忍受呢?他们就说管中閔是台湾大哥大的独立董事,而董事长竟然是遴选委员没有回避。他们没说的是,中央研究院院长也是遴选委员,而中央研究院来的候选人就有两位,不是更需要回避吗?

无论如何,遴选委员会只能在教育部坚持下,重新聚会,确认这件事情不影响投票结果。不过,教育部却说看不懂这个遴选委员会的决议,要台大继续澄清。但教育部自己派了几乎是最高阶的教育部次长担任官派遴选委员,他也签字同意遴委会的决议,教育部居然还是不接受。

最可怕的是,教育部与台独学者配合,发动台大召开临时校务会议,要把校长遴选权力从遴选委员会收回。这当然违反大学自治法。他们说,有争议,遴选委员会无法处理,只能回到校务会议。其实,遴选过程没有争议,争议是他们外人发动的,遴选委会且确认没争议,于是,他们说遴委会无法处理争议。他们没有说的是,他们之中,有好几位与落选者之间是同事关系,或其他更亲密的关系。

所有这些事情,都在德国威玛共和晚期发生过,即以聚众方式掠夺,践踏程序,掌握政府权力后,肆无忌惮,攻击敌人时满口仁义道德,自己却从不遵循。台湾之所以没有引起国际自由进步人士惊恐,一是因为他们只注意中共,已无余力,二是因台湾受大陆压制,他们对台湾有浪漫情感,拒看台湾的民主残破。

其结果,蔡政府与台独学者当然不容两岸关系好转,以免中断源源不绝的空白支票。对抗大陆与对内掠夺两者,成为台湾自由民主的两个基本点。他们之间是恶性循环,因而变本加厉,愈对抗就愈多空白民主支票,愈滥用民主支票就越得靠对抗。这是蔡政府绝对不能容忍两岸关系好转的内幕。

(作者是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