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亚共同体能否实现?

政治思维

东亚共同体虽然是个不错的构想,但基于东亚情况的复杂性和多元性,东亚共同体能否实现以及以何种途径实现都存在很大的不确定因素。

在出席20国集团匹兹堡峰会时,日本新任首相鸠山在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会晤时首次公开提出东亚共同体设想。此后,有关东亚共同体的议论逐步升温。

但依笔者了解到的信息,鸠山虽然提出了东亚共同体设想,但对其内涵、范围以及实现途径等众多问题还是比较模糊的。要真正实现东亚共同体必须首先解答三个棘手的问题:(一)谁是成员国?也就是范围有多大;(二)谁是核心推动力?也就是谁是主导者;(三)谁会反对或牵制?也就是存在哪些制约因素。

东亚共同体的范围有多大?

鸠山的初衷是效仿欧盟和非盟,在东亚建立一个紧密型的区域合作组织。这种愿景是良好的,但问题是,鸠山的想法实际上等于排除了美国等东亚区域以外的国家加入,而这必然引起美国的警惕。

鸠山上台后,美国一直担心民主党执政的日本政府会否重视亚洲而疏远与美国关系。而鸠山此时提出基于区域合作理念的东亚共同体无疑加剧了美国的这种疑虑。

因此,在鸠山提出东亚共同体设想不到一个月,也就是10月7日,日本外相冈田克也对东亚共同体的范围重新界定,指出东亚共同体包括东盟(亚细安)、中国、日本、韩国、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同时不排斥共同体以外的国家。而鸠山在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会晤时也不得不表示,东亚共同体的关键是开放性。

这种开放性实际上意味着东亚共同体不再是像欧盟和非盟那样的纯地域性合作组织,而是可以吸纳包括美国、俄罗斯等东亚以外的国家参与。

显然,鸠山对东亚共同体的范围做了重新定位,这不能不说背后有美国因素的存在。

东亚共同体坚持开放性原则固然符合亚太地区多元化的现实,但恰恰是这种开放性又导致鸠山的东亚共同体失去了特色,缺乏了新意。因为东亚地区已经存在东亚峰会和亚太经合组织,这些机制的目的也是为了推进东亚区域合作,坚持的也是开放性原则。

亚太经合组织包括亚太21个国家和地区,东亚峰会包括16个成员国,这与鸠山所主张的东亚共同体16个国家再加上共同体外的国家有很大的重叠,那么东亚共同体实际上变成了无意义的重复,还有再建立的必要吗?对于目前的东亚区域合作而言,需要的不是再创立什么新的多边机制和新的理念,缺乏的是实质性突破和真正的推动力。

东亚共同体的动力在哪?

当然,如果我们把鸠山的东亚共同体理解为以东亚为主体,美俄等域外国家为参与者的话,这就与美国倡导的亚太经合组织虽有范围上的重叠和形式上的相似,但却有本质上的不同。从这个意义上看,鸠山提出的东亚共同体是对美国主导的亚太经合组织的一种“篡权”。

但问题又来了。如果鸠山真的想以东亚为主动力来建设东亚共同体,那么这个东亚的主动力又是谁呢?是日本还是中国,是中日韩三国还是东盟十国?

如果说是日本,那么只能说是有心无力。上世纪90年代前一段时间,日本经济独傲亚洲时曾一度形成以日本为领头雁带动东亚发展的雁型模式。但今天的日本已非昔日可比,难以担此重任。

如果说是中国,则既无可能,也不现实。中国目前的经济发展水平和产业结构还远没发展到可以带动整个东亚发展的地步,而且中国也不会担当这个“带头大哥”作用,鸠山也不会提出一个东亚共同体设想,却让中国来主导。

如果是东盟(亚细安)的话,那么这个东亚共同体就没有什么新意可言。因为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东盟就通过10+1、10+3和10+6系列峰会担当着推动东亚区域合作的重任。东亚共同体与目前已经存在的东盟系列峰会的目标和动力没有什么根本区别。而且,以东盟带动东亚共同体建设一直存在“小马拉大车”的困境,越来越难以拉得动。毕竟东盟十国加起来的经济实力不抵中日任何一个国家。

不过,从鸠山有意在与胡锦涛会晤时首次提出建立东亚共同体的设想以及鸠山一贯重视对华关系的传统看,鸠山政府很可能想与中国一起并拉上韩国共同推动建设东亚共同体,也就是以中日韩三国合作为核心动力推动东亚共同体建设。

在刚刚闭幕的第二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探讨三国合作的方向和区域合作的未来,力图在东盟无法拉动东亚区域合作背景下,通过深化三国合作来重新带动东亚区域发展。

东亚共同体的障碍在哪?

如果鸠山真的想以中日韩三国合作为杠杆推动东亚共同体建设,今后能否实现可能要取决于以下四个因素:

一是美国因素。以中日韩为核心的东亚共同体本质上与以美国为平衡者的亚太经合组织存在主导权之争。这种推动模式能否取得美国的理解,会否受到美国牵制和干预,都存在不确定因素。日本能否处理好东亚共同体与美日同盟和亚太经合组织关系将很大程度上决定东亚共同体的未来命运。

二是中日韩之间的关系。中日韩要想学习欧盟以法德为发动机推动欧洲一体化建设的经验就必须处理好中日韩彼此关系尤其是中日关系。中日能否真正妥善处理历史、东海等敏感问题、能否构筑长期稳定的战略互惠关系将成为影响东亚共同体建设的关键。

三是东盟(亚细安)因素。以中日韩合作为推动力的东亚共同体必然弱化目前的东盟系列峰会的作用,因而会引起东盟国家的疑虑。如果东盟各国不能跟进的话,即使中日韩三国合作不断深化,最终建立的也只是东北亚共同体,而不是东亚共同体。

此外,朝核问题也是影响东亚共同体的一个棘手因素。如果朝核问题不能得到彻底解决,东北亚的安全形势就难以稳定,东北亚安全机制也就无从谈起。没有稳定的安全机制作保障的东亚区域合作是无法真正深入下去的。

因此,东亚共同体虽然是个不错的构想,但基于东亚情况的复杂性和多元性,东亚共同体能否实现以及以何种途径实现都存在很大的不确定因素。

作者是北京国际问题学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