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于时语:冠病疫情和下一轮民粹主义浪潮

(图/Pexels)

字体大小:

虽然在东亚地区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控制,冠状病毒仍然在全球肆虐。不分国家大小和贫富,大家都遭到这一病毒散播的伤害。所以如我已经提到,这场世界性灾难的影响,不会亚于中世纪欧洲的黑死病。但是它究竟会带来何种历史性变化,仍然言人人殊。

以我的看法,冠病疫情一个明显后果,是会加剧和加速下一轮民粹主义浪潮。这一浪潮很可能超出欧美,而泛滥到第三世界。

因为有英国首相约翰逊和太子查尔斯这样的知名病例,冠病表面上不分贵贱、“玉石俱焚”。但是稍微分析一下,就会看到社会经济地位仍然是个关键因素,上流社会比下层阶层明显享有健康优势。虽然目前尚没有直接调查,美国种族数据是这个社会经济因素的清楚替代。

据BBC统计,到4月6日为止,虽然黑人只占芝加哥人口的三成,但他们却占了当地冠病病人的一半以上,及占死于冠病人数的72%。在当前的国际报道中,美国和欧洲的疫情吸引了大部分眼球,这是因为西方毕竟还是百多年来的世界霸主。

即便有最发达先进的医疗体系,冠病还是造成了欧美社会在和平时期从未遇到过的伤害和动荡。被许多媒体忽视的,是冠病在医疗体系落后和政府功能欠缺的第三世界,所造成的巨大人道灾难。例如拉美小国厄瓜多尔,国名便是西班牙语“赤道”,并不是适宜病毒传播的气候,总共数千名冠病病例,也不能说太多,但是已经足以压垮该国的医疗甚至行政体系,造成病人尸体暴露街头无人收管的惨状。

除了主要打击大多数下层人口的惨重经济损失,还有深刻持久的心理伤害。即便在欧美,也有成千上万病人孤独地死去,被草草埋葬,涉及数十万甚至以百万计的亲友:未能诀别和参加葬礼的伤痛,刻骨铭心而且终生难忘。

回顾近年刺激欧美民粹主义的最大因素,是下层民众成为上层精英提倡全球化的牺牲品,而产生的受害者心理,并带来强烈的排外和仇外主义。无法否认的事实,是中国之外,所有国家的疫情都是外来输入。全球化经济下的人员往来,则大大加速了病毒在短时间内蔓延全世界。

所以可以预期,冠病疫情会为欧美各国的民粹主义,提供前所未有的长期口实;再加上欧美精英也日益把中国管控信息的不透明体制,看成巨大的经济风险,新一轮民粹主义浪潮会显著逆转全球化的进程。这一浪潮也会波及遭到冠病疫情暴虐的第三世界,在很长时间内为华盛顿提供针对北京的“颜色革命”原料。

(作者在北美从事科研工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