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郑永年:世界为什么变得如此愤怒?

订户
一名穿黄背心的抗议者今年3月16日在法国巴黎参加示威活动,他背后画着法国总统马克龙的讽刺头像,身后是路障燃烧升起的熊熊火焰。这已是“黄背心”运动连续第18个周末举行,为了抗议马克龙的政策及执政风格、高昂的生活费用、税制改革,以及寻求更多的“社会和经济正义”。 (法新社)

字体大小:

如果要找一个词来形容2019年的世界形势的话,那么“愤怒”一定是恰如其分了。这是一个没有欢乐、只有愤怒的年份,更是一个日趋危险的年份,指向着未来的巨大不确定性。很多观察家已经指出,对未来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不确定性。这并不为过。

社会在愤怒。社会抗议运动风起云涌,几乎涵盖了所有类型的国家和社会,不管以什么方式来分类。不同政体(民主与非民主)、不同发展程度(发达与发展中国家)、不同宗教、不同种族的社会都发生了或者发生着社会抗议运动。和以往所有的社会运动一样,每一个地方的抗议运动都有其独特的原因,但综合起来,这些社会运动都显现出它们的诸多共同性。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