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郑永年:何时能见到一个科学生活的中国?

订户
病毒的发源和扩散有其自身的规律,在这一过程中,体制只是第二位的,即体制是否有能力有效预防或遏止病毒的扩散。如果要从源头上消除病毒,人们还必须有科学的知识和科学的生活方式。(法新社)

字体大小:

在武汉肺炎疫情演变成为大规模公共卫生危机之后,中国各级政府终于转变了此前消极被动甚至瞒报疫情的做法,从中央到地方、从民间到军队、从官员到民众,人们积极投入抗疫战争,整个国家进入最大的动员状态。

不过,中国社会对政府的作为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如此分化,令人目瞪口呆。一端是冷嘲热讽者,骂爹骂娘者,人们终于找到一个机会来抨击一下体制,把各种怨言都发泄在体制上,好像如果换一个体制就不会有病毒了,不会有疫情扩散了。另一端则是歌颂者,歌颂体制的伟大,好像只有这样一个举国体制才有能力遏止如此规模的疫情。人们从各自的角度来理解疫情,不同观点表达全然不同的感觉,或恐惧,或绝望,或愤怒,或同情,或祈祷。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