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新加坡早期历史的商榷

关于新加坡早期历史,无论中文或早期马来文献记载相当少,因此对于新加坡早期历史的发展,记载相当模糊,亦有许多讹误。

新加坡年监一书是代表新加坡的官方书籍,其中有关早期新加坡历史的记载,颇值得提出来讨论。

本文将根据该书2005年中文版及2008年网路英文版的记载,提出一些浅见,就教于读者诸君指教。

该年监说:“公元三世纪,中国人称新加坡为蒲罗中,这个名字译自马来文Pulau Ujong,意为马来半岛『末端的岛屿』。”

按“蒲罗中国”一名出自太平御览卷七八七,引吴时康泰的扶南土俗一书,该书说:“拘利正东行,极崎头海边有居人,人皆有尾五六寸,名蒲罗中国,其俗食人。”同书卷七九一引扶南土俗传说:“拘利东有蒲罗中人,人皆有尾,长五六寸,其俗食人。按其地西南蒲罗,盖尾濮之地,名梁祚魏国,统日西南,有夷名尾濮。其地出瑇瑁、犀、象、珠玑、金、银、葛越、桂木。人皆蛮夷,重译乃通。”

布理格斯教授(Lawrence Palmer Briggs)认为拘利位在马来半岛西海岸的塔可拉(Takkola)或称高吧(Takua Pa)。如果拘利是位在马来半岛北部(泰国南部)的西岸,则其向正东方航行,到达一个崎岖海湾处,该处地名称为“蒲罗中国”。从地理方位来看,该处应在婆罗洲砂劳越或汶莱一带。而新加坡岛是位在拘利的南方,不是东方。

最值得注意的是,“蒲罗中国”的习俗是食人,而从今天所知的婆罗洲的风俗习惯来看,有食人习俗的人种为砂劳越的达雅克族(Dayak)。

从以上推论可知,“蒲罗中国”不是新加坡。

其次,该年监又说:“1330年前后,中国商人汪大渊到过新加坡,他把这个部落称为淡马锡,并说岛上也有中国人居住。”汪大渊是元朝的旅游家,曾于1330年从泉州出海游历,1334年返国。1337年冬,他第二次由泉州出海游历,1339年夏秋返国。他所写的岛夷志略一书中曾提及“淡马锡”,不过他是否登岛,并无法知道。

至于他是否说“淡马锡”上有中国人居住,是值得斟酌的。按有关“淡马锡”一词是在龙牙门条上记载:“门以单马锡番两山相交,若龙牙门,中有水道以闲之。田瘠稻少,天气候热。四五月多淫雨。俗好劫掠,有酋长掘地而得王冠。岁之,始以见月为正。初酋长戴冠披服受贺,令亦递相传授男女。兼中国人居之,多椎髻,穿短布衫,系青布捎。”

上述这一段话讲的是龙牙门的事,他指龙牙门和“淡马锡”两岛相交,像龙牙门,中间有水道。龙牙门指的是今天的龙牙岛(Lingga Is.),它与新加坡岛之间的水道就是新加坡海峡以及龙牙岛和新加坡之间的水道。所以文中提及岛上有华人,指的是龙牙门岛上有华人,不是淡马锡岛上有华人。

陈鸿瑜 台湾淡江大学亚洲研究所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