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日异凸显的亲日情缘

日本与中国在二战期间曾经在缅甸境内发生过惨烈的军事厮杀,而现在两国又可能在缅甸进行“经济博弈”。缅甸选择周旋于各方之间,获取自身利益的最大化。

随着反法西斯和中国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临近,各种政治势力的博弈层出不穷。本月初传出缅甸不出席中国抗日胜利70周年阅兵式,缅甸向中国给出的理由是担心日本的困扰。乍看有点不可思议,但并非空穴来风。与此形成鲜明对照,日本人频频到缅甸拜鬼。4月15日缅甸派了一个代表团访日,与安倍商讨缅甸实现和平、增加投资、提供援助等事宜

据日本《产经新闻》2月28日报道,27日,日本在缅甸仰光举行战后70周年阵亡者追悼会。二战时的缅甸战场日本兵死亡人数最多。父亲战死缅甸的歌手安东尼·古贺等人也出席此次追悼会。追悼会还邀请了靖国神社的神职人员在现场诵念悼词。该追悼会由实行委员会主办,自民党议员列名。当日,在仰光日本人墓地摆设祭坛,约50名祭拜者参加悼念活动。祭祀表演时,古贺用吉他弹唱了《故乡》等曲子。

据悉,在古贺2岁时,出征缅甸的父亲战死,此次是古贺的首次缅甸之行。古贺表示,“父亲和他的战友们当时肯定很思念家乡和家人,希望他们能听到我的演奏。”

回顾20世纪日本与缅甸的交往历史,日本先后作为侵略者、援助者、主要投资者等多重角色,对缅甸的经济乃至政治发展都拥有复杂而多重的影响。二战结束后,起步于战争赔偿,进而发展成为官方发展援助政策(ODA),日本通过经济援助的途径完成了对己绝对有利的战略目标。一方面,经济援助使日本得以站在道德至高点的位置,用经济波及政治,对战后缅甸的发展具有其他国家所无法比拟的巨大影响力;另一方面,经济援助在冷战前期挽救了日本国内濒临崩溃的经济,在冷战后期为日本成功打造快速腾飞的繁荣光景做出贡献,与此同时,它还保证了日本的战略安全,并以缅甸作为突破口,顺利返回国际社会,且不失是其履行国际责任和义务的光辉证据,具有一箭三雕之效果。对两国关系而言,日本的战争赔偿对吴努政府时期缅甸经济的恢复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巩固和延续了战前的日缅关系,其后,数额巨大的经济援助在奈温政府时期使得日缅关系达到高峰,日本商品大量流入缅甸市场并使之形成当地依赖,随着军政府上台及缅甸国内人权问题的恶化,日本不得已大量削减对缅经济援助,其在缅影响力也相应迅速收缩。2011年缅甸登盛政府上台,缅甸国内经济、人权状况的改善,日缅交往进入新的阶段,日本政府开始考虑全面恢复对缅援助以恢复日本对缅甸的国际影响力。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缅甸军方“亲日崇美”倾向日趋显露。美日“拥抱”缅甸各自考虑不同,美国最大目的是搞“亚太再平衡”,抑制中国。如果中国不去缅甸,美国也不会去。缅甸很在乎美国对她的态度,据The Hill 报透露,近日缅甸与华盛顿Podesta group 院外集团签订了耗资84万美元为期1年的合同,帮助缅甸攻关,以改变美国对缅甸的看法;至于日本,一方面是要继续巩固两国关系,另一方面是为日本经济寻找更多突破口。

去年5月25日,安倍在访缅期间专门抽出时间参拜“二战阵亡日军墓”。事实上,缅甸对二战中日军的认识,从该墓地之所以能存在本身就能看出些端倪。在缅的日军墓多年来受到当地民众的保护,因而得以存留至今。同样是埋骨缅甸的中国远征军,其墓地却早已被缅甸官方夷为了平地了。

缅甸和其它东南亚国家对二战中日本的认识,远比大多数中国人想象的要复杂。缅甸的国父昂山将军,在其争取缅甸民族独立的过程中,为赶走英国殖民者,曾与打着“大东亚共荣共存”旗号的日本长期合作。他曾接受日本培训,并率领“缅甸独立军”与日军并肩作战,击败了驻缅英军和中国远征军。更鲜为人知的事实是,装备精良的中国远征军之所以在第一次入缅作战中伤亡惨重,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被当地缅族人看作是英国殖民者的帮凶。昂山将军虽然在日本军国主义行将覆灭的最后时刻最终反正,但无论他麾下的武装部队,还是围绕在他周围的政治精英,都受到了日本深刻的影响。很多缅甸人更是在日据时代才逐渐坚定了民族独立的意识。这段历史造就了缅甸人对日本复杂的情感。安倍参拜日军墓地后立刻会见缅甸昂山将军的女儿昂山素季,显然是在打旧情牌。

昂山素季无疑是地道的“亲日派”,他与日本颇有渊源。从1995年11月开始,昂山素季为日本的《每日新闻》撰稿,连载90集。这些题为《缅甸来信》的文章后来被改编为小说出版。1985年至1986年,昂山素季曾在日本京都大学南亚研究中心担任访问学者,研究主题为缅甸独立运动历史以及其父昂山将军与日本的关系。

去年10月,缅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大将应安倍政府邀请率缅军高级代表团访问日本时,特地祭拜了“缅军之父”日本战犯铃木敬司。侵缅“南机关”头目铃木敬司少将Major general Suzuki Keiji,取缅甸名叫Bo Mo Gyo,意即“霹雳将军”。

据缅甸主流媒体“今日民主日报”报导,随着日本企业投资缅甸,日语成为缅甸青少年学英文以外的首选。据从事日文培训班的公司透露,不仅在本国内学习日语的人数有所增加,到日本攻读的学生也比往年增多。去年,日本和缅甸签署合作开发迪拉瓦经济特区,日本有意增加对缅投资,从而增加缅甸青年的就业机会,因此,在仰光原来已有的10来间日文培训班迅速增加到近百间的培训班。一般青年人都抱着同一观点:掌握好日语有就业前途,他们相信日本投资的趋势将越来越强。缅甸-日本语言办公室主任杜鸠鸠奈说,在外国语学院里,攻读日文的比例大。许多十年级会考晋升大学的学生,选择就读函授班,头一年级即兼读日文培训班。大家认为,无论在日本求学打工或者在缅甸的日本企业里求职,懂得日文是一个重要条件。据杜鸠鸠奈说,每年至少送往日本攻读日文的学生有一个培训班(40名左右)。据一项民意调查,缅甸人认为日本人是他们的最好朋友。

林锡星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