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委”选举后 谈台湾民众的“拒中”思维

字体大小:

2008年台湾地区第七届民意代表选举以国民党的大胜结束,国民党在总共113个席次中,拿下81席,超过了三分之二的席次。选后,有评论家认为,这标志国民党不再被视为外来政权了。对照以陈水扁为主导的民进党此次选举所打的挑动省籍和族群的策略,国民党的大胜的确很能说明,台湾民众对操弄省籍的民粹主义已经感到厌倦了,但这并不能说明台湾民众对省籍矛盾问题、对国民党或者对大陆、对两岸关系的政治认知有了多大的积极改观,更不能说明,大多数希望维持现状的台湾民众不再“拒中”了。

台湾海基会去年11月28日公布了一份两岸开放20年的全台性民意调查,就台湾人民如何参与、认知以及评价这20年的交流互动设问,以事实面、态度面以及政策面为调查重点。海基会称,民调结果具有相当的随时性、新闻性与学术价值。民调显示,有近六成的台湾民众认为两岸开放二十年有利消除敌意,增强互信,但同时也有五成五的人对两岸交流成效不满意。在两岸关系上,对于胡锦涛总书记去年在十七大上提出的“台湾与大陆同属一个中国,是一个命运共同体”的说法,约六成五表示反对。民调还显示,有七成多的台湾受访民众不赞成“台湾未来应由十三亿全体中国人民共同参与决定”的说法。值得一题的是海基会的这份民调还称,对于台湾未来,有四成五的民众选择独立,高出了选择维持现状的两成三,而如果无法维持现状,有过半的受访民众选择独立,只有两成四的人选择统一。此外,民调还称,有近五成五的受访民众对中国人民的印象不好,而有高达七成的人对中国共产党政府的印象不好。

一份民调无论声称如何中立客观,由于问题设置的语言选择以及表达方式的主观化,其都不可能是完全客观的。对于海基会的这份调查,虽然笔者并没有看到其调查问卷,但这份民调在相当程度上的确可以反映出这样的问题:台湾民众政治上“拒中”的状态并没有改变,甚至还加重了。这对寄希望于台湾同胞的政策而言无疑是一个讽刺,并引起了人们对大陆每年花费巨额经费开展两岸交流活动的深深思索。

对台湾民众“拒中”的探讨

台湾民众绝大部分都是从大陆移民过去的,从宋朝开始,就有大陆沿海居民移民到澎湖,大规模的移民台湾岛是在明清时期。当时随着福建人口的增长,地狭人稠的矛盾开始突出,沿海民众为了生存发展,不惜渡海求生存。另外,郑芝龙为首的海商集团盘踞台湾岛,招徕大陆人民赴台开垦,特别是郑氏从荷兰手中收回台湾以后,出于与清朝政权对峙的需要,必须发展生产,解决粮食问题,因此积极地招徕大陆沿海人民开发台湾。清政府时期,虽然多次发布渡海禁令,但大规模的渡台已经成为不可阻挠的趋势。台湾社会历经数百年的移民运动,在清朝中期时,已经成为了一个以闽南文化为特征的中华汉人社会。可以说,台湾人对于自己的祖籍地以及自己的祖国的感情,其文化认同和国家认同是无庸质疑的。即使在日据时期,这份认同和感情也并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以后,台湾人民满心欢喜、敲锣打鼓地欢迎来自祖国的部队——国民党军队。当时的台湾人,对祖国大陆是充满感情的。然而国民党军队的腐败、228事件的发生以及1949年后蒋介石集团退守台湾岛后的统治政策,使得“拒中”的土壤开始慢慢发酵,并在上世纪90年代随着李登辉和民进党的上台而逐渐升级。

台湾人的“拒中”是一个不断发展变化的过程,不同阶段“拒中”的由头不同,表现方式也不一样。

前两阶段“拒中”的表现形式

国民党退守台湾以后,由于要维持其代表中国的“法统性”,长期供养着在大陆时各省选出的“中央民意代表”,并且外省人基本把持着台湾的党政军高层,台湾本省人产生了强烈的政治“被剥夺感”。由于当时的蒋介石声称自己代表的是中国的“法统”,而在国际上由于美国的支持,蒋介石集团仍然代表着中国,因此这时期台湾人民的“拒中”主要表现为对国民党的蒋介石集团专制独裁的抗拒,并埋伏着对“中国”的不满意识。但蒋介石的高压统治以及所谓“动员戡乱时期”,这股省籍矛盾并没有鲜明的表现出来,但“拒中”的情愫却是已经开始了。

党外运动的开展、台湾开始民主化改革以及民进党的诞生和推波助澜使得“拒中”不但鲜明化,并且扩大化,表现为“拒中”的范围和对象的转移。随着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的党外民主运动如火如荼的开展以及国民党自身开始的民主化改造,国民党对台湾专制独裁的统治开始瓦解,特别是李登辉的上台和推行的一系列政策,都显示了台湾本省籍人士渐渐走上了台湾高阶政治舞台,但此时掌权的依旧是被称为“外来政权”的国民党。此时,台湾四百年来由外来政权统治的状况虽然没有改变,但台湾本省人士在台湾取得的优势使得这个愿望越来越强烈,也越来越容易被鼓动。

此时,以反对国民党专制独裁、要求实行民主政治的民进党不再高举“反对国民党专制独裁”的旗帜,而是改以爆炒省籍矛盾,挑动族群问题,以期将国民党赶下台,走“体制内台独”。所以,这时期“拒中”主要表现为本省人与外省人的矛盾,其中夹杂着“台湾人出头天”的意识以及对长期以来外省人垄断台湾社会资源的不满。而民进党将这股情绪和不满扩大化,由此转化为对中国大陆的不满,将本土意识与中国意识对立。这种不满和蒋介石时期对中国大陆的敌对是不一样的,此时的不满带有对中国意识的疏离感,因此“拒中”的范围开始扩大化,“拒中”的对象开始鲜明地转移到了对中国大陆的感情和中国意识的改变上。

从上世纪整个90年代到陈水扁执政前期,民进党借炒作这种省籍矛盾,挑动台湾民众的“拒中”神经,捞取了不少政治资源,使1986年才成立政党的民进党迅速成长为台湾第二大党,在多次台湾重大选举中取得了超过国民党的好成绩。如在2001年12月的第五届“立委”选举中,民进党获得87席,中国国民党仅有66席;2004年台湾地区第六届“立委”选举中,民进党获得89席,国民党79席政党。在县市长选举方面,1993年,第十二届台湾地区县市长选举中,国民党党获得15个,得票率首次降到五成以下,为47.4%,民进党虽然只有6人当选,但得票率首次突破了四成,来到41.03%;1997年,国民党更是只获得了包括离岛的澎湖及金门、连江在内在8个县市长席位,而民进党却获得包括台北等县在内的12席。民进党这种登峰造极的“拒中”炒作在2000年达到高潮。 2000年借着国民党的分裂,代表民进党的陈水扁当上了台湾“总统”。

两岸交流新时期的“拒中”表现

可是说在陈水扁执政的前期,民进党依旧靠的是挑动省籍矛盾,以维持台湾民众的“拒中”思维,从而为标榜台湾本土的民进党造势加分。因此,虽然民进党执政成绩不是很好,但所谓“再坏也是自家孩子”的思维,台湾人民对民进党还是有所容忍和期待的。但从2005年开始,随着两岸交流的日益开展,国亲新三党主席相继访问大陆,两岸经贸日益创新高,台湾对大陆贸易逆差越来越大,大陆国力的崛起以及国际环境对台湾越来越不力,特别是台湾当局执政腐败无能、陈水扁家族和执政团队的丑闻不断暴光,台湾经济陷入停滞,甚至倒退,民进党这种炒作省籍矛盾的做法无法再聚拢台湾民众的目光,用句话说就是“终于受够了”。台湾民众开始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经济发展以及对民进党执政团队的不满上。终于在本次的“立委”选举中, 台湾人民用选票给了陈水扁和民进党一个惨痛的教训。但陈水扁和民进党以挑动省籍和族群作为选战策略的失败,并不能说明台湾民众“拒中”思维的减弱或者消失。这时期的“拒中”又出现了新的主要表现方式。

总结现在的两岸关系,“政冷经热”是最好的概括,用参与解读上述海基会民调的台湾“中央研究院”研究员萧新煌教授的话就是“经贸向心,政治离心”。我十分同意这样的说法,事实上,这也道出了现阶段台湾民众“拒中”的主要表现:对两岸不同政治体系的不同政治情感,即对大陆政治体制的无法认同和反感。

两岸毫无疑问都是以中华文化作为主体文化,但政治范畴内的政治文化却不能完全等同于民族文化或者传统文化。美国著名比较政治学者阿尔蒙德认为,政治文化是政治制度的内化,可以概括为政治认知、情感与评价,也可以表述为政治态度、信仰、感情、价值观与技能。王沪宁教授认为,政治文化主要指政治体系内的特定政治行为模式、信仰系统和每个个人政治倾向的模式等,基本上属于政治的主观意识领域,包含认识性成分、情感性成分、价值性成分和理想性成分。政治文化的构成也有其特定的社会经济基础、自身传统和外来因素的影响。由于两岸社会经济基础相异及所受的外来影响也不同,因此两岸在政治文化上存在很多分歧,也因此政治情感也疏离了。

两岸的这种政治文化的疏离,在现阶段的具体表现为,对民主的认同存在很大的差异,对大陆社会制度和生活环境的抵触,如大陆经常爆发的社会安全事件、大陆普遍缺乏的社会保障制度、大陆差距加大的东西部发展水平等,这些都影响了台湾民众对大陆的观感。这本是大陆从一穷二白、从历经文革十年浩劫到开始发展过程中必然要存在的问题,毕竟大陆真正开始发展也不过是这二、三十年间的事,但由于台湾民众长期接受的资本主义制度以及对社会主义制度的片面理解,当然也有大陆本身的因素,导致台湾民众对于大陆这些现状虽然能理解,但却本能的反感,就从政治情感上出现了疏离。因此,就出现了台湾民众承认大陆经济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但却不妨碍他们“拒中”思维继续存在,甚至随着越来越多的台湾人到大陆经商旅游,看到更多大陆社会不良现状,“拒中”思维加深的现象。就如同谢长廷说他承认他的祖先来自中国大陆,但并不妨碍他追求台湾独立的说法一样。

事实上,从台湾开始出现“拒中”思维以来,上述表现形式并不单一在某一个阶段出现,只是在某一个阶段某种表现形式成为了“拒中”思维的主要方式和原由。就现阶段来说, 台湾的省籍矛盾仍然存在,对国民党取得“立委”绝对多数后是否会再次独裁仍存有疑虑,但这些都不是“拒中”、或者说对中国大陆普遍存在的不好印象原因,毕竟台湾人已经开始厌倦了操弄族群、撕裂社会的政治民粹伎俩,台湾人民也知道了国民党是国民党,大陆是大陆,国民党是否独裁不用上升到对中国大陆的好恶上。对此,要想从根本上消除台湾民众的“拒中”思维是不可能的,对于中国大陆来说,不断发展经济,将台湾经济日益纳入大中华经济区,两岸经济上互补共赢才是上选,而在这个过程,要不断完善社会功能,改变公众形象。这是一个关于时间和发展的问题。

(BY 安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