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忠在:贰零壹陆

字体大小:

红尘好

贰零壹陆,2016年,转眼降临人间,速度快得惊人。

我这个高龄陆拾肆的老公公,贰月就陆拾伍岁了,身体时好时坏,出现各种怪现象,不久前突然失去了记忆力,连认字和写字的能力都从缺,三天后才复原。

这是个坏现象,我感到慌乱彷徨,不知该怎么办,年纪大,肉身老,

突然失去控制,连数目字和英文字母都分不清,无法输入代码启用电脑系统,真可怕。

朋友说:“你一把年纪了,最近又失忆,还看那么多书,为什么?”

吸收新知识嘛,我似懂非懂的人与事,实在太多了,譬如最近我读了诺贝尔文学奖得主S.A.阿列克谢耶维奇著作的《锌皮娃娃兵》,才知道苏联在1979年,为何发动阿富汗战争,把原本和平快乐,拥有丰富及尚待开采矿产,面积比英国和法国还大的阿富汗,袭击轰炸成血海,逼使数百万难民,涌向巴基斯坦及欧洲,为自己和下一代寻找生机。

我是从早报知道这位陆拾柒岁,出生于乌克兰,父亲是白俄罗斯人,母亲是乌克兰人,在白俄罗斯长大成人的女作家的。她荣获2015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后,立刻变为磁铁,吸引全球读友。我跑到书局去翻阅她的《锌皮娃娃兵》,对书内“受骗”到阿富汗打仗,在战场上冤死娃娃兵的可怜遭遇,感到非常难过,于是把书买下来,读啊读的,得知早在沙皇时代,俄国就觊觎这块土地,终于在1979年12月大举入侵,直到1985年,拥有开明思想,逐步放弃共产制度,致力于经济自由化改革的戈尔巴乔夫总统上台,才从阿富汗撤兵。

被苏共政权骗上战场的少男少女,死的死,伤的伤,腿被炸断,脑浆四处飞溅,眼珠脱落,顺着脸庞滚动,苏联娃娃兵冤死。阿富汗人为保卫家园,用不熟悉的武器作战,冤魂也飘散空中。谁的错?野心勃勃的苏共政府。

我还在看《锌皮娃娃兵》,前天再购入她的著作《我还是想你,妈妈》,还有《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这本以苏联切尔诺贝利(Chernobyl)核电厂在1986年4月26日,凌晨1点20分发生爆炸,带来科技浩劫为背景的小说,我感到非常熟悉,因为核子爆炸后几天,公司就派我乘搭班机,飞经苏联领空,到芬兰处理公事,我怀疑右鼻的鼻癌,来自空气中的高剂量辐射。

看书,读书,吸收知识之外,贰零壹陆年的另一项计划,是回到健身房,做轻微的运动,让身体感觉活力,但绝不可伤及骨骼,否则不堪设想。

祝您新年快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