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雁冰:安排

字体大小:

山外山

只有眼前的是最真实的。她对自己说,她是为了眼前的真实而生活,为了阳光的温暖和云朵的变化而生活。

她躺在植物园的草坪上读木心的诗。

前方是150年的香灰莉老树,孩提时代爬过的树干弯在地上,现在围起来不让爬了。想摸一摸也不行。

另一边是一棵巨大的雨树,刚好为她挡住了刺眼的阳光。云朵缓缓地飘过,很慢很慢。从草坪那一边,一点一点地爬过头顶,一点一点地移过树梢,一点一点地消失在远方。然后,又会有新的云朵爬过来,在她眼前让蓝天变幻无穷。

浓浓密密的云朵,好像隐藏了什么在后面。

鸟儿鸣叫的声音、拍打翅膀的声音,孩子欢笑的声音,一片枯叶飘下,两只八哥飞过……云依然在飘……

人活着真是美好。她在草坪上伸着懒腰。午后无人的植物园真是美好。

她的男人在她身边睡着了。嘴巴微张。发出呼噜呼噜的鼾声。

她一把朝他微鼓的肚子倒下去。他吓了一跳,半醒着睁开眼睛说:我以为是一只猫。

她是一只猫。“喵!”她说。

男人摸了摸她的头,就像在摸一只柔软的猫。

起风了。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围绕着他们的大树,是交响乐团的演奏者。先是你,然后他,然后我,轮流发出沙沙索索的声音。忽远、忽近,左边、右边,沙沙索索……风是最好的指挥家。

一阵接一阵。树的音乐。

你看,不管发生了什么,不管是谁降临或离开这个人间,这里还是一样。花草树木一样地生长,鸟儿一样的鸣叫,云一样地飘。不会因谁而改变。

太阳逐渐下山。一只红色的蜻蜓像一架小小的直升机,在男人的鼻子尖扇动着翅膀,上下飞移。它大概以为这是什么占据了它的地盘的生物,要努力将它赶走。

弱肉强食的动物世界,蜻蜓也在抢最大、最好的地盘,为了繁衍下一代。争什么呢?你的生命也只有不到六个月而已,根本连浩瀚宇宙时空的一瞬间都不及。争来也不是自己的,都是写在你生命密码中,老天爷早为你安排好一切。

从新西兰回到新加坡以后,她做了几件很久没有做过的事。去绕着麦里芝蓄水池走了十几公里的路,到很久没去的游泳池游了一个晚上的蛙式、自由式、仰泳。

让自己的身体和脑袋不停地在应付眼前的山路、应付筋骨的疲累,让自己累下来,很累很累。

让自己整个人沉进夜晚的泳池里,耳朵只听到水的声音——咕噜咕噜,看到昏暗中泳池底下的光和影。

一遍一遍地,往前迈出脚步。

一遍一遍地,往前划出双臂。

向前、向前、向前……

在植物园的草坪上躺着看书,让自己晒着太阳,在蓝天白云下感觉到温暖与存在。

只有眼前的是最真实的。她对自己说,她是为了眼前的真实而生活,为了阳光的温暖和云朵的变化而生活。

不过,老天爷一直悄悄地在她耳边说:其实我已经为你安排了一切。都写在你的生命密码中。

所以,在祂的安排下,她走了一段旅程。最后,见到了一位80几岁的老奶奶。老奶奶说着自己80几岁的人生:活的人得继续走下去,活在世上不可能没有不愉快,过去的已经艰难,何必自己痛苦?

老奶奶说着,眼眶泛红。她听了,抬头叹息。

原来大家都很美好,幸福也痛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