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夏宗:寇

字体大小:

漫主意

刘夏宗

在我看来,每一个有人住的地方,不管是大国家或者小国,都拥有三民政策:原住民、移民和殖民。新加坡在曾经成为英国殖民时期之前其实已经被殖民化了,只是当时用的是听起来比较舒服的词汇——“移民”。我们都知道早年有大批的华侨涌入东南亚海峡一带。当时我们这个渔村岛屿住的都还是原住民。

另外,在19世纪延伸至20世纪这段期间,西方国家大肆的侵吞各地原住民的独特文化传承,使得民族世代口传的历史被妖魔化,塑造成荒谬的神话或迷信,导致人们对自身的发源地产生了集体失忆。即使在二次大战后,殖民活动虽然已经告一段落,但根深蒂固的西方思维依旧浮现在原住民与解殖民后成立的新兴国家,形成了一种“內部殖民”现象。

殖民就像癌细胞。人体内的大量体细胞在其一生中通常会产生十至十六回的细胞分裂。癌症起始于细胞突变,事实上,要将一个健康细胞转变为癌细胞,过程是相当复杂困难,细胞必须发生多次的突变才会癌变。癌细胞的特点包括能够侵略正常的细胞组织,并加以破坏且殖民。假若我把语言比对成突变性的工具,那么当一个民族逐渐放弃自己的母语而改用别人的母语,思维上突变性是必然的。这是殖民的特点,同时也是缺点,造就了它的不稳定性。一个社会要求稳定性就必须保留其母语。

原住民,也常被称土著、土番、番人等落后的贬意。这些被既定为某地方较早定居的族群,通常都性格温和,且天生无防人之心。相对于那些入侵者,他们都是崇爱大自然,不喜欢战争的一群。因此在统治者成功的夺取权力掌握改变法则的情况下,无人敢责难外,还能让失败者有口难辩。今日国有与国所定制的政策还残留着许多由外来統治者想出来作为安抚或控制原住民的伎俩。这些政策往往造成对于原住族群的生活方式干扰,甚至滅族。也就是成王败寇的结果。

这情况很类似地球。我深信它早有生命存在,人类是迟来的入侵者。换句话说,我们才是所谓的外星人。现在在天空地上以及海里被灭绝的动物植物,它们才是地球真正的原住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