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履惠:毛孩子

字体大小:

天南地北

常听人感叹“同人不同命”,这句话如今也可以用在宠物身上。受宠的是宝,关系如至亲;失宠的是草,虐之或弃如敝屣的时有听闻。

最近一次返台的同学会上,听闻某同学不能出席的原因是,她家中的毛孩子病入膏肓,药石罔效,随时会上路。该同学一家陷入愁云惨雾中,尽量给予临终陪伴,争取最后的相处时日。

狗儿养久了,早已被视为家人,如今即将死别,岂能不哀恸?哀恸之余也为这毛孩子的死法闹意见。老同学不忍见毛孩子痛苦,主张安乐死;她的孩子却不舍不忍不苟同。最后请了动物沟通师来为人狗沟通。其间沟通师转达了老同学的意思:“妈妈不要你这么痛苦,想让你安乐死,你会恨妈妈吗?”狗儿的答复是,不恨她。还说它能在他们家生活,觉得很幸福。下辈子还是要来他们家。这番话听得老同学一家哭声四起,个个泪崩了。

听我这老同学事后说起这段遭遇,引起我注意的是动物沟通师这个名称,此前未曾听闻有这一行。据老同学说,这动物沟通师只是借着电话替人狗沟通,并没有亲临现场。这场沟通,历时45分钟,收费台币600元。

还听闻另一老同学每周带家里的毛孩子洗肾两次,所费不赀,可无怨无悔。我从小家里养狗,所养的狗儿都是免费抱来的,分文不花;如今,纵然身价再高,也有人照买不误,还让它和人一样美容美发SPA一应俱全。生病看兽医,死后依据狗主的宗教信仰,也享有庄严的告别仪式,大不同于我儿时听闻,乡里也依从的,什么“死猫树上吊,死狗放水流”。今昔相比,如今的狗儿好命的身价不知翻了几倍。

最近看本地报纸:一只狗儿被一辆轿车撞死,狗主怒而索赔,要为爱犬讨回公道。而法有明文规定,无论是撞到人或动物,肇事者都会触犯公共交通法令。——这只不幸的毛孩子,虽不懂人言人语,但幸有家人维护它的权利,为它伸张正义,但弱势的,落难的呢?防止虐待动物协会(SPCA)里的它们,正奏着哀歌呢。同狗不同命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