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果:憨憨拙拙也就够了

渴望有那么一天,自己笔下的插画,都没了刻意,就仅是返老还童的简朴与稚气,憨憨拙拙的,那也就够了。

我以为我观察力很强,但似乎又不是。因为我画画,理应善于用眼看,用脑记;在看与记的过程中,经由抽象的处理,把画面抽解分析归类,方便记存。

有时候的确是这样的,例如看到某个景象,就会很有意识地记住颜色的差别,光影的布局,形态构造的特质,分门别类藏在脑海里,等开始作画时,才重新提取。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